新一代郭兴福传人 陆军第12集团军连长徐龙祥

新华网南京4月10日电(程永亮、周林、邵明)3月底,记者走进陆军第12集团军某旅装步二连,探访郭兴福“新传人”、连长徐龙祥是如何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带出过得硬的“猛虎连”。

自设险难练:战车贴着头皮“碾”过去

装甲车对冲碾压训练风险高,需要官兵快速匍匐通过只有50厘米高的迎面而来的装甲车车底。一次训练,装甲车开过来时,新兵阮闯却突然转身往边上跑。

就在装甲车碾压过去瞬间,徐龙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拉住阮闯将其压在身下,战车贴着他们头皮“碾”了过去。

事后,徐龙祥带着阮闯完成数次体验训练后,最终使他一个人单独完成这个课目考核。在徐龙祥的带动下,二连一人不落,全部完成“趴车练虎胆”课目训练。

“决不能用安全标准代替训练标准,牺牲战斗力保安全。”徐龙祥说。

在二连训练场上,假地雷、塑料铁丝网,全部换成了“真家伙”;防化训练,官兵们钻进密封帐篷里,才发觉并非常用的烟雾,而是催泪瓦斯,防毒面具穿戴不规范的官兵被熏得满脸鼻涕眼泪。

实弹投掷训练,要求官兵一手持枪、一手投弹;坦克超越装甲车射击,炮弹从官兵头上“嗖嗖”飞过;精度射击,由固定靶位改为随机出靶……

“魔鬼训练”出来的兵果然不一般,二连创造的8000米武装越野纪录,全旅至今无人超越;精度射击十环命中率超过95%;手榴弹一出手大多数人超过50米。

自增课目练:行进间乘员完成换手

去年8月,旅里组织战术训练考核,徐龙祥指挥战车高速通过通路时,上级突然下达“突发情况”:车辆遭炮火打击,驾驶员重伤,要求战车乘员进行处置。

紧要关头,徐龙祥沉着应对,钻进驾驶舱,迅速固定油门卡尺。待车辆减速后,他指挥高射机枪手进入驾驶舱操纵车辆,军械员接替高射机枪手位置。短短数秒钟,车辆行进间乘员完成换手,向前沿继续发起冲击……

平时多练几手,战时就能更胜一筹。上任之初,着眼应对战时减员,徐龙祥紧贴实战走多能化训练之路:推行“一专多能、一岗多位、一兵多用”训练,在驾驶、通信、指挥等6个主战专业开展换岗训练,人人能胜任3种以上岗位,精通电台操作、车辆驾驶、障碍爆破等多项技能,每台战车各个乘员间都能在车辆行进间换手。

“步兵特战化是传统步兵实现跨越转型的必由之路。”徐龙祥说。

走步兵特战化训练新路,徐龙祥先行一步,将特种射击、特种爆破、崖壁攀登等9个特种兵训练课目纳入连队日常训练,托举圆木、背扛弹药箱、负重涉水等极限训练课目成为“家常菜”。

自增课目练,练出硬功夫。上任4年来,徐龙祥带出了一支响当当、硬邦邦的“猛虎连”,连队年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参加12场实兵对抗演习获全胜,多次被评为“对抗演习先进单位”。自寻对手练:“小老虎”啃住“硬骨头”

2011年底的一场实兵对抗演习,二连与闻名全军的“硬骨头六连”狭路相逢,双方战至演习结束也没能分出高低。

“小老虎”啃住“硬骨头”,按理说是个拿得出手的成绩。徐龙祥却顾不上高兴,立马带领官兵认真研讨对抗中的得失,梳理出精确引导火力打击、战场信息实时共享等需向对手学习的经验,并走进“硬骨头六连”驻训点虚心请教,改进完善了一批战法训法。

徐龙祥不仅在演练中热衷于向对手取经,在平常训练时也自找对手练。

3年前,二连由摩托化步兵改编成装甲步兵。徐龙祥主动找到七连连长李克南,围绕战术战法、电磁干扰、阵地攻防、火力兵力运用等捉对厮杀,斗智斗勇。事后双方相互对照“复盘”找短板,两个连队的战术训练水平都得到提升。

二连所在旅是南京军区模拟蓝军部队,先后与10余支部队进行实战化对抗。徐龙祥把参演过程作为查找和解决战斗力建设“短板”的“磨刀石”,在真打实抗中提高连队实战化训练水平。

上世纪60年代,二连副连长郭兴福创立“郭兴福教学法”,引领我军军事训练改革。今天,徐龙祥带领官兵深入研究现代战争制胜机理,战法训法创新有了新方向、新支点,反渗透联合群队编组作战样式、多系统多要素组网要点等多项成果被上级推广。2012年6月,在全军对抗训练研讨交流活动中,徐龙祥率部示范交战器材攻防课目,被普及运用。

阳春三月,又是一场信息化条件下实兵演练。二连担负前沿阵地防御作战,班长段康运用电磁频谱分析和北斗系统定位,将“红军”指挥所精确坐标成功锁定,迅速呼唤上级火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