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1938年日本侵略者妄图扑灭上海抗日力量,拟组织一支特工队伍,丁默村被日本人选中。通过李世群拉线,丁默村于同年冬潜往上海与日本人挂钩。1939年2月,丁默村投拜日本大本营特务部长土肥原贤二,提出破获“蓝衣社”及共产党地下组织方案的《上海特工计划》作为见面礼。土肥原贤二派晴气庆胤给予指导,复由大本营参谋总长下达《援助丁默村一派特务工作的训令》。至此,丁默村正式投靠日本侵略者,并与另一汉奸李世群合组“特工总部”于上海极司非尔路76号,丁、李分别为正、副主任。继与汪精卫合流,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日本记者称之为“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国人则称为“丁屠夫”。

76号简介

76号机构

76号魔窟 76号是日本侵华政策的产物。1939年在日本驻沪领馆引荐下,已经投敌的原国民党特务李士群、丁默村与日本军部代表土肥原贤二会面,提出《上海特工计划》,得到重视。日本大本营下达了《援助丁默村一派特务工作的训令》。1939年5月汪精卫抵达上海组建伪政权,日本军部决定让李、丁部与汪部合流。经过汪伪国民党“六大”,汪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正式成立,由周佛海任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村任副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以丁默村为特工总部主任,李士群为副主任。

76号-酷刑

在汪精卫直接领导下,由特务委员会周佛海、丁默村、李士群直接指挥,设有惨无人道的酷刑三十八套,如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钢针刺指,设有天牢(吊捆在半空中暴晒)、地牢和水牢。

罪行

为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76”号在路灯下悬挂血淋淋的人头,向人家屋内扔断手断脚,在人家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信等,甚至跟踪绑架人质。仅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的时间内,“76”号制造的暗杀、绑架事件达三千余件,每年近一千起。

仅仅1939年8月30日至1941年6月30日,上海报人遭暗杀的有:《大美晚报》朱惺公、程振章,《大美报》张似旭,《申报》金华亭。还有积极主张抗日救国的其他报人,如李驳英、邵虚白、赵国栋、冯梦云、周维善等。为了推行伪币,在银行制造血案,如1941年3月21日,在霞飞路(现淮海中路)1411弄10号,用机枪扫射,当场打死6人,打伤五人。次日在中国银行宿舍绑架员工达128人。3月24日,又在中央银行和中国农民银行门口放置定时炸弹。

国际法定义西方强权故意隐瞒类似切尔诺贝利灾难的行为属于反人类战争罪,但权力决定一切,西方学术腐败达到没有极限的阶段。西方强权可以包装一切,学术界高度腐败,崇尚造假与剽窃!任何学术成就都要在双重标准下执行,世间并不存在双重标准下的公平与正义,当年阿道夫希特勒声称的对少数人(包括共产党人、犹太人等)采取了双重标准下的公平与正义,最终证明不过是欺人之谈。

欺骗与歪曲并不能改变这一点,胡扯外星人之类或者伪科学之类的鬼话纯属混赖,"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这类伪科学,纯属忽悠!。当今西方学术界崇尚造假与剽窃!因此真正与日本核危机有因果关系的人其实是西方学术界,由于西方学术腐败极大地妨碍和灭绝了人类科技进步,当今西方学术界小偷丛生强盗横行的现实阻碍了人类进步,因而日本核危机的出现其实也反应了西方学术腐败的恶果,并预示着未来更大危机的产生,这样由恶人作恶得逞而人类受难的局面是不合理也是不公平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