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五、见到老班长、两眼泪汪汪

三月十六日,我军已全部撤回国内,在凭祥市隆重举型了欢迎仪式,搭建了凯旋门。撤回来的部队浩浩荡荡,那情景激动人心,欢呼声笼罩着整个小城。三月十八日,我们又发了一套军装,有的战友身上都沒擦洗干净就把穿破的军装脱下,换上了新军装。 今天无战事,我和李华,还有焦正饶在一个小山包上。微风拂面,山边的毛草青青,小树枝上冒出了芽长出了绿叶。

我对焦正饶说:“你去把望远镜拿来,我们看看,越南那地方是什么样的。”

实际上,都是一片山。从望远镜看去,对方的山有一块越军工事。开战时,已被我军消灭,一片狼籍。

山脚下,有步兵的急行军,军用车辆来来往往。此时,焦正饶手指着前方,大喊一声:“你们快看。”

李华接过望远镜看了一会,说:“拉回的,都是战友的遗体。”

我从李华手中接过望远镜,一眼望去,从车上抬下许许多多战友的遗体,边上还停放了好几部车,估计不下百余人。

我仔仔细细地观察着,有的在擦洗血迹,有的在换衣着装,有的在挖墓穴,有的在木碑上写上烈士姓名和部队番号、籍贯。

我们三人无语相对,只能默默地为牺牲的战友祈祷!

回到班里有的战友也在说刚才看到一切,吴仁荣班长从连里开会回来,并组织全班开了班务会,下达了连里的战斗指令,上级要求我们:一、保卫凭祥市是我连的主要战斗任务。二、要注意防患,预防越南炮击。三、各炮班要提高警惕,不得松懈,防止越南特功人员偷袭。四、上级同意,允许我们同家人通信。虽然紧张的气氛沒有消除,但是我们大家可以通信了,让战友们高兴了一凡。很多战友拿起笔和信笺给家人写信。因为出征前,部队巳经不允许任何人通信,切断了同部队来往的信件。现在允许我们可以同家人写信,心里的话都想跟家里人倾诉。告诉家人在广西前线战斗的一切情况。此时心情可想而知,多想早日告诉爸妈,我很好,在前线一切平安。我们当兵时,寄信邮票八分钱都要自己出。参战时,我们把所有的钱化了个净光,连买邮票的钱都没有,一个月七元的津贴还要好一段才能发下来,参战前是六元,后来提高到每月七元津贴。岁月如梭,光阴苒苒,硝烟散尽三十五载。在2014年2月4日大年初四,我驱车四百多公里路程,专程到江西广丰看 望了老班长吴仁荣。1980年老班长退伍后分别三十三年,就杳无音信,我寻找了好多年,在我的印象中,一直以为老班长是江西丰城人,由于当时通讯不发达,沒有留下任何联络方式,我在网络上写了一篇有关老班长的文章,说是在部队时,老班长探亲回部队从家乡带来了烟丝分给大家抽,曾经说过这是他家乡,老家生产烟丝最出名的地方。在网页上有一位江西老兵看到我在寻找老班长,在回帖中指点了我,说:老战友有没有记错的可能?丰城县的特产应该是冻米糖才对!江西广丰县才出上好的烟丝,老战友的班长会不会是广丰兵,所以一直难找到? 后来,我在Q群中看到一位老兵是江西广丰人,我冒味地向他打听,他回答我说可以帮忙,并给他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没想到在2013年3月里的一天,老班长给我来电话了,我接到老班长的电话,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让我惊讶又让我惊喜,我苦苦寻找多年的老班长,终于联系上了,听到老班长的声音,仿佛又让我回到了军营,在训练场上老班长那铿锵有力的步伐,声音洪亮的口令在我脑海里回缭,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影响着我,使我成为了一名合格军人、人民解放军战士。思绪万千的心倾诉着我对老班长的牵挂,下午两点多钟到达广丰,老班长早早就在等候,我把车停放后,走进了老班长的家,一桌的莱早已准备好,我们相互交谈着,相互静思着,又相互面对着,总有着一缕战友的情思,绞织的心难以控制感情,我们相互拥抱,热泪已涌在眼眶。我们相对而望,两鬓已是染风霜,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可就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见到老班长,脑海里触电般闪射,时光穿越在军旅生涯。1978年12月21日晩九点多钟,部队的解放牌卡车从福州火车站将我们新兵拉到了宏路镇,这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我们下了车排好队伍,首长拿着名单点名,好一会儿点到我的名字被分配在五连。我出例,一位首长将我领到另外一个队伍,也就是我们连长曹正龙,我们几十个新兵跟着连长来到了一个村庄里叫龙塘村,连长又将我们分到了各班,我被分在一排二班,吴仁荣班长把我们分在一个班的几个新兵带到了一个老百姓家里,我好奇地打量着房子,墙面粉刷是用贝壳经过烧制化成石灰粉刷的,硬度相当强一般铁钉很难钉进去,这是盐海地区的特征。 我迷惑不解地问班长:这是我们的营房吗?我们怎么住在老百姓家里。

班长告诉我们:这个团是新组建的,没有营房。

我们班就班长吴仁荣76年的老兵,我们都是新兵。几天后,班里又来了几位新兵,我记得是山东济南的梁兴辉,河南洛阳的李根洛和郭晓占,班长带着我们全班战士在当地村庄的晒谷场上进行了队列训练,训练场上班长对我们严格要求,敬礼、走队列、正步走等每项动作要领必须规范达到标准。经过一段的训练,我们有了军人的军姿,军事素质在不断地提高。由于广西边境战事吃紧,队列训练半个多月,我们就带上了领章帽徽,接着就投入了火炮训练。一个多月后,我们五连在一个夜晚,悄悄地离开了宏路镇龙塘村,接防九团营地。九团已开拔奔赴南疆。

79年2月17日,广西前线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我连接到命令奔赴南疆,参加了这场战争。

军旅中的战友情是永难磨灭的,是魂牵梦绕的,老战友相聚,三十三年的挂念,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特别是生死与共的战友,那份情谊,是常人体会不到的,只有经过生死的男儿才懂得那种深入骨髓的友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