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4月10日,华东某机场,春暖花开。

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正在组织飞行训练,飞行教员苏智远和中队长王明磊对刚刚更换发动机的某型战机进行专项试飞。

8时14分,战机滑出跑道,一切正常。

很快,战机爬升至万米高空。根据试飞要求,前舱飞行员苏智远进行加力飞行,突然,从战机尾部传来“嘭”的一声巨响。苏智远发现座舱仪表转速、温度指针急剧下降,战机推力渐失。

苏智远心中一紧,转瞬又恢复了平静。凭借平日地面苦练、空中精飞练就的硬功夫,他迅速判定:出现战机发动机空中停车特情。

“××,空中停车!”8时28分,苏智远向塔台报告。

塔台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万米高空的云雾中,单发战机空中停车,如果处置不当,后果不堪设想。

“保持好状态,保持速度,对向本场,油门放到停车位置,检查补氧压力……”一条条指令,从塔台指挥员陈学明口中发出。

“明白,补氧压力正常,高度13000。”苏智远一边保持飞机状态,一边注意座舱仪表。

“下降高度,创造好条件,听令开车。”指挥员陈学明再次下达指令。

与此同时,战机正以每秒30米的垂直速度下坠。

几秒钟后,险情再次“升级”。苏智远报告:“交流发电机断电,屏显、下显均不显示。”

“利用备份仪表,保持状态。”

“注意补氧压力,注意高度,不要侧滑,油门放慢,可以开车!”

……

指令在空地间来回传递,云雾中没有任何标识物,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前后舱两名飞行员相互提醒:把战机飞回本场,即使不成功,也要避开航线上的村庄……

12000米、11000米、10000米……飞机高度不断下降,苏智远瞅准时机准确打开“空中点火”电门,推油门放慢车,备份仪表指针开始快速转动。

“××,空中开车成功!”8时32分,苏智远沉稳地向塔台报告。

8时42分,飞机安全着陆,苏智远和王明磊从容地走下战机。随后,该团党委召开专项会议,决定为成功处置此次空中停车特情的两位飞行员报请三等功。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