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日本共同社4月18日消息,日美关系消息人士17日透露,日美就是否将钓鱼岛这一具体岛屿写入《美日安保条约》出现分歧。消息人士称,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会谈并发表联合文件一事,日方提议在联合文件中写明美国对所谓“尖阁诸岛”(中国钓鱼岛)的防卫义务,而美方仅同意写明在日本施政权之下的区域属《美日安保条约》适用对象,不希望写入岛屿具体名称。而围绕钓鱼岛问题,日美出现了微妙的分歧。那么美国为何不愿美日安保条约中写明钓鱼岛呢?

从历史方面来说,钓鱼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历史上中国最早发现钓鱼岛并命名,早在明朝就有关于钓鱼岛的历史文献记载。甲午战争后钓鱼岛被日本窃取。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无条件接受《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公告》,根据此约“日本只能保有其本土四岛”,“日本必须放弃其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所有土地”,其它武力吞并的领土必须放弃,钓鱼岛作为台湾所属岛屿自然也在其中。1971年,由于中美关系紧张,美国私自将中国的钓鱼岛交给日本“代管”,也就是说,美国把中国领土暂时借给日本。中国历届政府从给予未承认,而且这是有违国际法基本准则的违法行为。其实钓鱼岛本是在二战后已经解决的问题,钓鱼岛问题的再次发酵与美国有着莫大的联系,美国对钓鱼岛问题的来龙去脉再清楚不过了,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从现实因素来讲,在中日建交时,在钓鱼岛问题上两国达成“搁置争议”的默契。自奥巴马政府高调宣称重返亚太后,日本政府借机不断在钓鱼岛发起挑衅动作。2012年9月10日日本悍然对中国领土钓鱼岛进行所谓的“国有化”,加强了对钓鱼岛海域的巡逻,致使中日关系恶化。从其国家战略上来说,是其军事重心转向其本土西南诸岛,控制东海到南海至印度洋海上交通要道的重要举措;从战术上来说,日本政府意在加强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谋夺东海海洋权益。从而控制中国海军进出太平洋的海上交通要道,进一步对中国及台湾地区进行有效的军事侦察和前沿部署。此外,近年日本右翼势力和军国主义有所抬头之势,日本意在借钓鱼岛争端改变战后的国际秩序,其目的就是为突破战后“和平宪法”的束缚。而美国出于自身利益在钓鱼岛问题上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使钓鱼岛局势持续恶化。美国政府官员在多个公开场合力挺日本,并扬言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以此来显示其对盟友的支持及对重返亚太的坚定决心。给日本吃下一颗“定心丸”,使其义无反顾的与中国进行对抗,从而打破或者说延迟中国快速崛起的进程。

中日之间在领土问题及历史问题上的分歧不断加深,究其原因在于日本执意将钓鱼岛“国有化”,并企图否认战败历史。对于中国而言,在钓鱼岛问题上不仅仅是维护二战的胜利果实,更涉及到民族尊严及维护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由此,在日本打破“搁置争议”的现状后,中国对日本无理行为采取了一系列的有效反制措施。其中包括公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点基线,大批次执法船在钓鱼岛海域持续巡航执法,并在2013年11月23日划定了东海防空识别区。尽管中国不希望看到钓鱼岛问题变得越来越复杂,甚至成为中日之间乃至地区的“火药桶”。但是日本为了在政治上“修宪”,在军事上成为“正常国家”,很难在钓鱼岛问题上做出让步。中日在钓鱼岛迎头相撞是必然,中日面临擦枪走火的几率正不断攀升,但也势必增加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成本。

客观的来说,美国提出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所针对的目标不仅是中国,也包括日本。而日本试图采用追随美国战略,来化解美国对日本军事崛起的疑虑。美国也正是利用这一点,在钓鱼岛问题中以“口头”形式上支持,利用日本遏制中国;另一方面也利用中国威慑日本,使日本不得不依靠美国抗衡中国。也就是说目前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政策实际上是两边下注,一边企图以钓鱼岛问题为筹码换取中国在经济方面的“合作”和其他领域的“让步”;另一边则以钓鱼岛局势的现状,强化美日同盟,尤其是加强在军事和安全领域的合作,以应对中国未来崛起后地区形势的变化。从而可以在中日之间左右逢源,确保在未来获得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目前,日本政府企图改变战后国际秩序的意识已经重新开始抬头,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抬头已经露端倪,真正意图在于减少对美国的依赖。自我利益至上的美国人当然不会糊涂到养虎为患的地步,美国与日本一旦以书面形式确定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不仅使中美关系极度恶化,而且中日在钓鱼岛如果发生冲突,美国势必将被迫卷入其中,其苦心经营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必将前功尽弃,美国也将难享“渔翁”之利。换句话说,美国不愿安保条约写明钓岛实际上是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美日之间的同盟关系实际上是同床异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