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婆满面春风地对我说:“真是太高兴了!同事都说我结婚以后,更像一朵鲜花了!” 我斜靠在沙发上不以为然地回答:“是吗?人家逗你玩的吧?我怎么没有一点感觉呢?”

老婆见我无动于衷的,有些失望,就故作神秘地对我说:“他们还说你呢。”

“说我什么了?”我心不在焉地问。

“他们说我是鲜花,你说能说你什么?”老婆朝我一撇嘴。

我问:“他们说我是牛粪?”

媳妇“扑哧”一声,笑着说:“他们没说你是牛粪。他们都说你是复合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婆给自己买了许多东西,老公不解地望着妻子慷慨地付钱,纳闷地问:“以前你十分节俭,今天为什么一点也不心疼?”

老婆满脸笑容地说:“我当然不心疼,我花的是你的私房钱。”

丈夫喝醉酒回家,妻子埋怨他又喝多了。

丈夫说:“夫人哪,酒是好东西呀,武松出名就在于他打死了老虎,武松不喝酒能打死老虎吗?还有李白先生,不喝酒,能成为伟大的诗人吗?”

妻子问他:“那你喝酒成了什么伟大人物?”

“我是酒仙,白酒悠悠垂荡进腹,渐渐消溶弥散,啊,就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

妻子恼怒了,“啪”地一声,狠狠打了丈夫一耳光。

丈夫仍然笑道:“尽管霹雳一声雷,我仍在云里雾中啊。”

和老婆各上各的网,这货突然来了句:“老公,听说怕痒的男人都疼老婆。那你呢?疼老婆不?”

我当时正忙,也没注意。

哪知这货突然一巴掌拍过来,问:“疼吗?”

我立刻说:“疼!”

“嗯,我就知道你疼老婆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