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笑旅途]之皆大欢喜

[狂笑旅途]之皆大欢喜《序幕》

在婚纱影楼里,舍一凡和丁明真正在试衣服。此时,笑里昂和谭明华走了进来。舍一凡拉着丁明真的手走过去向她介绍:“阿真,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两个兄弟。”丁明真向他们俩打招呼。谭明华说道:“我早就听说过秀明学院的校花丁明真,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丁明真说道:“哪里,比我漂亮的女孩太多了。”舍一凡介绍道:“他就是谭明华。”丁明真很激动:“你就是谭明华?阿玲老是提起你,我妹妹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不好意思。”谭明华笑道:“没有关系,这个小丫头调皮了一点,人倒是挺可爱的。”舍一凡又介绍道:“这是我兄弟阿笑。”丁明真笑道:“笑里昂,我早就听说过了。”笑里昂纳闷:“我还挺有名?”谭明华说道:“当然,臭名远扬。”笑里昂怒道:“拉倒吧。”舍一凡乐道:“他们俩就喜欢斗嘴。”摄影师在一旁叫道:“新郎新娘到位。”舍一凡和丁明真走了过去。笑里昂看着他们。

谭明华:阿笑,你盯着看什么呢?

笑里昂:阿舍真幸福。

谭明华:是啊!此女只因天上有。

笑里昂:那她又为何下凡尘?

谭明华:来到凡尘为嫁人。

[婚宴上]

舍一凡和丁明真在大家的祝福声中紧紧拥抱,相互热吻。丁玲真乐道:“看到姐姐这么高兴。我也想结婚。”丁正海瞪乐她一眼,丁玲真吐了吐舌头。两位新人在一旁招呼客人,笑里昂和亲朋好友聊上了,好像他结婚一样。谭明华说道:“阿笑,你别忘了今天的任务,你是伴郎。”笑里昂说道:“今天是阿舍大喜的日子,我高兴啊。”谭明华说道:“别太疯了。”酒席结束,大伙一块闹新房。最后,笑里昂喝得太多,谭明华把他扶了回去。”

《第一幕》

新居苑

笑里昂:阿舍结婚,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人住,有点不习惯。

谭明华:放心吧!以后你一个人会慢慢习惯的。

笑里昂:什么意思?

谭明华:我跟阿莲也快结婚了。

笑里昂:这年头怎么流行结婚?男的急着娶,女的急着嫁。

谭明华:不想再唱《单身情歌》。

笑里昂:那我怎么办?

谭明华:很简单,快向方小姐求婚。

笑里昂:她为什么不向我求婚?

谭明华:没听说过女方向男方求婚的。

笑里昂:我再酝酿一下。还没有找到求婚的状态。

谭明华:随便你了,我们先结一步。

笑里昂打开电视,里面正在直播足球联赛。

谭明华:我们东区的联赛质量太差,后卫进球比前锋还多,最离谱的就是经常打出篮球比分。

笑里昂:今天这场不错,是青蛙队与蛤蟆队同城德比。青蛙队的赞助商是我们大头宝公司。方月婷的叔叔还去剪过彩呢。

谭明华:据我所知,这个队开赛六场,唯一打进的一个球还是乌龙球。

笑里昂:里面的前锋长的跟老猫挺像。

谭明华:你别说还真像,达年自从当上飞行员之后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

笑里昂:四年了。

第二日,笑里昂在街上走着。一对情侣向他走了过来。笑里昂仔细一看,正是山达年和他的女友。两人拥抱在一起。

笑里昂:老猫,四年了,你这臭小子。

山达年:阿笑,不好意思,一直想去看你们,没有时间。听说阿舍结婚了,恭喜他。

笑里昂问道;她是谁?

山达年说道:这是我女朋友,涂子枫。外号兔子,是个空姐。

笑里昂说道:你当年去考飞行员,不会是因为她吧?

山达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笑里昂:我就知道你小子没按好心。兔子被猫叼走了。

山达年:我们很快结婚了,倒时候一定请你们。

说完两人走了,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笑里昂感慨万千,曾经儿时的伙伴一个个都长大了,不由想起了母校。决定回去看一下。

龙腾高中

笑里昂走到学校门口,门卫已经不再是老丁。一个老头看着他问道:“你找谁?”笑里昂说道:“我是这里以前的学生,回来看看。老丁退休了吧。”老头说道:“老丁早退休了,马上还要结婚了。”笑里昂惊讶:“什么?老丁要结婚。”老头解释:“黄昏恋嘛,老丁在咱们看大门界也算的上是风云人物。”笑里昂问道:“不知谁能看上老丁?”老头说道:“不就是这所学校的训导主任。”当年学校的大门与训导主任办公室的窗户相互对应。笑里昂乐道:“他们还真是门当户对。”聊了一会,笑里昂走进学校,来到曾经的教室,不由想起当年用短信作弊闹出的笑话,这是一个甜蜜的声音传来:“笑里昂。”他回头一看就是当年的初恋林依慈。

笑里昂:阿慈,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依慈:我现在是这所学校的老师。

笑里昂:难以置信。

林依慈:说真的,我还真有点想你。

笑里昂:那当然,我当年在学校里被誉为“少女杀手。”

林依慈乐道:臭美,不仅是我,连训导主任都很想你。她都常对学生说‘学谁不行,去学笑里昂。’

笑里昂:这是想我吗?这个老太婆到现在还在坏我的名声。我强烈抗议。

林依慈问道:有女朋友了吗?

笑里昂:算是有吧,你呢?大美人。

林依慈:鲜花还怕找不到牛粪?

笑里昂:这话听上去怎么这么便扭?

与林依慈聊了很长的时间,笑里昂仿佛又回到当年校园时候的他。

《第二幕》

街心花园

谭明华和陈依莲坐在长凳上,陈依莲把头靠在谭明华的肩膀上,双手搂着谭明华的腰。

谭明华:阿莲,我们结婚吧。

陈依莲:怎么快就要我做家庭主妇啊?

谭明华:我们总不见得一辈子处于恋爱阶段吧?

陈依莲:我跟你开玩笑呢,笨蛋。

谭明华:等我们结婚后,好好工作,再生一个孩子。

陈依莲:干吗要孩子?

谭明华:结婚当然要孩子,男女结合不是为了传宗接代,那就是互相伤害。

陈依莲:看把你急得,一点没有幽默感。

谭明华:这是幽默吗?

陈依莲:华。

谭明华:莲。

陈依莲:华莲。

谭明华:听上去像超市。

两人在公园坐了许久,然后去了一个热闹得集市。

陈依莲看见一个算命的相士在摆摊,上面写着:科学算命预测因缘。

陈依莲想去算一下,谭明华笑道:“这不是无稽之谈吗?”弄不过陈依莲的撒娇,谭明华决定去试一下。算命相士说道:“两位,我这是科学算命,告诉我两位的生日即可。”两人说出之后,那人算了算,说道:“你们两位星座很配,一个是处女座,一个是处男座。”谭明华笑道:“拉到吧,我就没听说过处男座?”算命相士解释:“可能有些偏差,我发功再算一次。”他站起来一边跳一边唱:“天灵灵,地灵灵。看我算的灵不灵,不灵请吃冰激凌。”谭明华纳闷:“这哥们专业是跳大绳的。”此时,算命相士用力过猛把腰扭伤了,谭明华拿出手机拔了号说道:“精神病院吗?我们这里需要帮助。”

[翔龙馆]

刘虎:馆长,我想请个假,我要结婚了。

谭明华笑道:小虎,不错啊!恭喜你。

刘虎:馆长,我不太有经验,还是要馆长多多指导。

谭明华:傻小子,这种事情要自己探索,别人帮不了你。

刘虎:也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谭明华笑而不语。

《第三幕》

花园酒店

笑里昂和顾客在这里吃饭,这是他和庞岭如约会的地方。虽然庞岭如已经结婚,但是这次经历却是阿笑难以忘怀的。

顾客:笑里昂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笑里昂:谢谢!

吃过饭之后,笑里昂回到草里塘。他很久没有见到劳哥了。可惜劳哥不在,几个小乞丐正在聊天。

笑里昂:劳哥呢?

小乞丐:劳哥上夜校去了。

笑里昂:劳哥真是爱学习。

小乞丐;不是这样的,丐帮选拔新一任帮主,前帮主因为受贿被董事会贬职了。

笑里昂:祝愿劳哥新官上任。

小乞丐:劳哥学的是乞业化管理,看来希望很大。

笑里昂:劳哥很有远见,企业化管理太有用了。

小乞丐:不是企业化,是乞业化。乞丐管理业务化。简称:乞业化。

笑里昂:我早就听说过劳哥想搞连锁经营。野心不小啊!

名城花园

舍一凡:阿真,我们这次去欧洲度蜜月如何?

丁明真:随便你了。

丁玲真;我也要去。

丁明真:别胡闹。

舍一凡:阿玲,这样。等我和你姐姐回来,我们在一起去游乐场。

丁玲真翘起小嘴,很不高兴。

舍一凡问道:那你喜欢什么?姐夫帮你得到。

丁玲真:我要做翔龙馆馆长。

舍一凡苦笑:看来阿华又有麻烦了。

《第四幕》

大头宝公司

笑里昂的同事陈超请他帮忙。

陈超:阿笑,我喜欢阿红,找你帮忙。

笑里昂:你喜欢她,找我有什么用?

陈超:阿红和方小姐是好姐妹,大家都知道你和方小姐关系好。我不找你帮忙找谁?

笑里昂:那要我怎么帮你?

陈超拿出一束紫罗兰给他,说道:“帮我给阿红,顺便帮我约她。”笑里昂不解:“你送茄子给她?”陈超说道:“这是紫罗兰,阿红最喜欢的。”笑里昂拿着花去找刘红。

在刘红的办公室里

刘红:阿笑,干什么?想追我?不怕婷婷吃醋啊?

笑里昂:她吃不吃醋我不管。这是阿超给你的,我是送花使者。

刘红:他为什么不说?

笑里昂:他是爱你在心口难开。

刘红:我喜欢直接一点的男人。你去告诉他。

笑里昂把刘红的话告诉陈超,陈超问道:“阿笑,我该怎么办?”笑里昂教他:“表现的热情一下,关键要灵活一点。我替你约好了。”陈超高兴道:“太好了!你放心吧。”笑里昂反问:“我放心算怎么回事?”

第二天,陈超灰头土脸的见笑里昂。

笑里昂;怎么了?

陈超:吹了。

笑里昂:我不是让你热情一点?

陈超: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谈得很开心。后来她说要上厕所,我就问她:‘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还不热情?

笑里昂:老大,见过热情的。没见过你这么热情的。

陈超:后来我们一起去逛街,我看见一个美女坐在椅子上。我就盯着她的腿看了几眼,阿红就生气了。

笑里昂:你不会灵活一点?

陈超:是啊!当时阿红问我是不是盯着美女的丝袜看。我就说:‘原来这是丝袜啊!’我今天才知道。

笑里昂:娃是个好娃,就是这好色害苦了娃。

陈超:你别说我,我们都一样。

笑里昂:后来呢?

陈超:阿红说我们永远不可能。

笑里昂:彻底没戏了。

就在这时,方月婷往这边走了过来。笑里昂刚想打招呼,谁之方月婷理也不理他,走了过去。

笑里昂不解,陈超说道:“方小姐今天不高兴。你小心一点。不然,我没有戏。弄不好你也没戏。

事隔几日,笑里昂总是找不到方月婷。这天,他跑去找刘红。

笑里昂:阿红,方月婷最近忙什么?总是见不到她。

刘红:吆!想不到笑里昂也会关心婷婷。

笑里昂:同事之间,互相关心。

刘红;婷婷忙着办出国呢。

笑里昂:出国干什么?

刘红:婷婷的叔叔在国外办了家公司,要婷婷去管理。顺便给她找一个对象。

笑里昂一听这话,顿时面无表情。

刘红:怎么了?

笑里昂:没什么。这么好的事情,应该恭喜她。

刘红;你不吃醋吗?

笑里昂:我终于解脱了。干什么吃醋?

说完笑里昂走了出去,回家的一路上,笑里昂忐忑不安。从与方月婷第一次见面就吵架,到后来歪打正着冒充她的男朋友,到两人一起约会,再到从沈海波手里抢到她。两年间,两人的关系说不出是好还是坏。总之,方月婷如果真的走了,笑里昂的心感觉空荡荡的。

新居苑

谭明华:阿笑,方小姐快要走了,你还不求婚就来不及了。

笑里昂:走就走吧!看来我注定要一个人,林依慈,庞岭如,方月婷,还有以前的那些女孩,最终都是这个结果。

谭明华:看来你小子除了三月魔咒,还有分手魔咒。

笑里昂:没有事情。一个人也不错。

谭明华:你别跟我来这套,其实你很喜欢方小姐。不然你做梦怎么总是念她的名字?

笑里昂:梦话不能当真。

谭明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证明你白天就对她不怀好意。

笑里昂:我看你对陈依莲才是不怀好意。

谭明华:少提阿莲,我对阿莲绝对真心。详情请见《恋爱之夏》。

笑里昂:我对方月婷只是保护,不信请看《护花使者》。

谭明华打开电视说道:“放松一下,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电视上又在播放足球联赛。

笑里昂:东区联赛确实烂,十元的门票居然没有人买。

谭明华:特别是有一次比赛场上两队各有十二人上场,裁判到结束时还没有发现。

笑里昂:最离谱的就是一名队员被红牌罚下,最后在换人时又重新上场了。

谭明华:更夸张的就是一名观众跑进球场踢进一个球,这样也算。

笑里昂:MY天啊!

谭明华:我的GOD!

《第五幕》

在方月婷家的楼下,笑里昂迟迟没有上楼。

方父正好看见他,笑道:“阿笑,来找婷婷吗?她在楼上。”笑里昂解释道:“伯父,我只是路过。”方父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阿笑,我的女儿我做主。她喜欢你。就看你了。”笑里昂不知该如何回答,他说道:“伯父,我知道她对我很好,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方父说道:“我明白,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说完方父走上了楼。笑里昂问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方月婷?

第二天,刘红见到他。

刘红:婷婷明天就要去机场了。你再不表达就来不及了。

笑里昂:我……

刘红:加油!

这时陈超出来也说道:“是的,阿笑。加油。”说完他用手搂住刘红。笑里昂惊讶:“你们两个?”陈超说道:“我和阿红已经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了。现在就差你一个了。”笑里昂说道:“我明白了!”

他走进方月婷的办公室。

方月婷:吓了我一跳,进来也不敲门。

笑里昂:你是不是要去国外?

方月婷:是啊!

笑里昂: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我还从来没有坐过飞机。

方月婷:我是去工作,不是去旅行。

笑里昂:那么,你什么时候回来?

方月婷: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笑里昂:我……

方月婷:怎么了?

笑里昂:我祝你幸福。

方月婷:谢谢!很少听到笑里昂祝福别人。

笑里昂刚要表白,方月婷对他冷冷地说道:“你先出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笑里昂走了出去,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开口。

隔日,方月婷上了飞机场。笑里昂和刘红去送她。

刘红:婷婷,到了那边别忘给我打电话。

方月婷:红红,这里就交给你了。

笑里昂:我再也忍不住了。你走了,我怎么办?

方月婷:跟你有关系吗、

笑里昂:再我心目中,你和阿华阿舍一样。是我一辈子不可缺少的。

方月婷:可惜!太晚了。

笑里昂;真的没有可能吗?

方月婷眼含热泪,拉着行李箱走进机场里。留下笑里昂痴痴地看着她。

刘红;阿笑,振作一点。

笑里昂久久没有说话。几天后,他打算回去一次。

三洋浜

这是他和方月婷第一次认识的地方,如果还有一次机会该多好。

笑里昂走着走着,坐了下来。看着别人一对一对情侣甜甜密密,笑里昂不由感到有些失落。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不是在想我呢?”他抬头一看,方月婷笑眯眯地看着他。笑里昂激动地坐起来,说道:“你没有走。”方月婷说道:“为了你,我放弃了这个机会。我把机会让给别人了。”笑里昂一把拉住她的手,说道:“太好了!”方月婷笑道:“我刚才看你的样子好像哭了。我还是第一次见笑里昂哭。”笑里昂解释道:“谁哭了,我眼睛里流汗。”方月婷说道:“那你真的想要留下吗?”笑里昂点点头。方月婷撒娇道:“那你要有诚意啊!”笑里昂紧紧抱住她,亲吻了她一口。方月婷说道:“还有呢?”笑里昂说道:“我们结婚吧!”方月婷问道;“结婚戒指呢?”笑里昂说道:“我最近手头比较紧,要不你帮我垫上。我分期付款。”方月婷摇头:“想的美,戒指我先不管,不过我要好好管管你。我不在这里,你一定会乱来。”笑里昂说道:“你要管我一辈子。”方月婷依偎在他怀里,说道:“当然。”眼角充满了泪花。

《第六幕》

四对新人一起上郊外旅行。

舍一凡:来吃烧烤!

丁明真:我爸昨天夸你呢,我很少听见他夸别人。

舍一凡:真不容易。

陈依莲:阿华,我用塔罗牌算过我们是天生一对。

谭明华:无稽之谈,你怎么老信这种骗人的伎俩。

方月婷:你送我的戒指好像是地摊上买的。

笑里昂:完了,被你看出来了。

刘红:阿超,你以后再盯着别的女孩看,别怪我不客气。

陈超:你放心吧!我不可能当着你的面看别的女孩。

吃完烧烤,又上游乐场。

四对新人打着网球,打完之后。又进迷宫。

不过一会,四对新人走散了。

舍一凡:阿真,你别怕!

刘红:我不是阿真。

陈超:阿红,往右转。

陈依莲:阿华,是你吗?

谭明华拉着一个女孩走出了迷宫,一看是方月婷。

谭明华:方小姐,我的阿莲呢?

笑里昂和丁明真在里面转了半天。

笑里昂:我没有地理方位。

丁明真:要不我们往回走吧!

几对恋人好不容易又走到一块。

舍一凡:虽然只有一会,我才知道分别的苦。

丁明真:阿舍,我们永远也不要分开。

谭明华:阿莲,刚才我真的很着急。

陈依莲;我也是。

笑里昂:我不是让你跟着我吗?

方月婷:你还说我呢?你一进去,我就找不到。

刘红;你是不是又看别的女孩了?

陈超:不可能,我看人家女孩的时候,你明明不在。

最后,四对新人去爬山。

舍一凡在和丁明真吟诗。

谭明华和陈依莲讲大侠和侠女的故事。

刘红追着陈超在打。

方月婷撒娇道:我爬不动了,你背我。

笑里昂把她背起来,说道:“你怎么这么重?”

方月婷:胡说,我一直在练瑜珈。

笑里昂:怪不得体重增加了。

《谢幕》

草里塘即将拆迁,三兄弟重新回到了贫民区。

望着这片养育自己多年的土壤,舍一凡感慨万千:“小时候虽然穷,但是也有许多成人所没有的快乐。”谭明华走到一片瓦房,不由说道:“是啊!记得当初我和大哥为一个馒头还争抢过。”笑里昂说道:“我倒是没有什么,小时候老是和大军他们打群架。”

三人走了一段路,一群乞丐正在欢庆。

笑里昂:劳哥。

劳哥:阿笑,三兄弟都回来了。

谭明华:劳哥,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小乞丐:劳哥当上丐帮帮主了。

舍一凡:那要恭喜你了,劳哥。

劳哥:哪里!还要继续努力。丐帮发展任重道远。

笑里昂:劳哥,你学会降龙十八掌吗?

劳哥:你别信那个,我连打狗棒都不会。

谭明华:现在不流行了。

与劳哥寒暄了半天,三兄弟继续往前走。这时候,他们看见三个小男孩正在吃香蕉。

舍一凡:香蕉结义。

谭明华:有福同享,有难可不能再讲。

笑里昂:真怀念啊!

三人哈哈大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