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广州有名的驯犬师杨斌正在训练爱犬 (杨斌供图)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杨斌训练的狗获中国全犬种积分赛“广东站”全场总冠军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驯犬师和他们的“汪星人”

文/赵鹏 易芝娜 图/周巍

你或许在电视上曾看到这样的广告片:一只在街头流浪的金毛犬,看到商场橱窗里展示的一套温馨家私时,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家,伤心落寞。第二天,阳光洒满街道,这只流浪犬突然蹿了起来——它看到了主人一家正从远处走来!它最终可以回到日思夜想的家。

广告中,这只金毛犬演员可谓把各种情绪把握得相当到位,时而耷拉着尾巴毫无生气,时而失魂落魄地哀鸣,时而带着惊喜的表情一跃而起……这只如今在广告界小有名气的金毛犬就生活在广州,它的名字叫金宝。它的教练则是一位在圈中已颇有名气的职业驯犬师——杨斌。

杨斌从事驯犬这一行已有近17年。经他亲手训练的狗狗,拿了不下100个Dog Show(狗狗表演秀)的全场总冠军,有些更拿过国际级大型Dog Show赛事冠军,如今他潜心经营着一家驯犬俱乐部——位于广州番禺郊区的星耀训犬部落。这里有他的几位徒弟,还有20几只慕名而来接受训练的名种犬。

从“鼓手”到“驯犬师”

杨斌的新浪微博认证信息里是这么写的:高级驯犬教练、Dog Show指导手教练、星耀训犬部落创始人。见到他本人时,他一身运动装、鸭舌帽,看上去非常“嘻哈”,满口粤语夹杂着英语,让人完全想不到——他原本是浙江玉环人。

他笑说自己南下差不多17年了,其间还曾在香港待过一段时间,一开始,他的人生目标其实是“玩音乐”,当一名爵士鼓手。“我记得很清楚,1997年7月1日也就是香港回归的那一天,我来到广州。那时,我就是觉得自己爵士鼓打得不错,想来广州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他曾与人组过乐队,也结识了不少当时在广州乐坛相当活跃的音乐人,比如与非门、张敬轩、施文斌等。不过最终他发现,广州很多“玩音乐的”都是科班出身,他这种半路出家的乐队架子鼓手在这里根本没有优势可言。

有一段时间,杨斌相当失落。因为从小喜欢狗,曾整整一个月,几乎每天下午3点到5点,他都会出现在一家宠物店门口。起初他只是去那里看看那些可爱的狗狗,一个多月后,他已跟那里的老板混熟,他想在这里打工学习怎么养狗。恰逢宠物店招人,杨斌立刻前往应聘,他满以为自己肯定会被录用,结果却因为他不会说粤语,吃了闭门羹。

杨斌没有因此放弃,他还是希望将自己的爱好变成工作。除了宠物店,他开始走进广州、增城等地更多的养狗场。不久,他看上了一只金毛犬,有了做狗主、自己来驯狗的冲动。算了算手头的钱,离金毛当时的身价3500元还差好远,杨斌终于还是开口跟老家的姐姐借了4000元,买下了这只金毛。

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幸运地认识了一位在宠物医院工作的吴医生,并在这位吴医生的指引下,迈入了养狗、驯狗的门坎。

不料此举却遭到家人的集体反对。

说起来,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杨斌也算是个“富二代”,父母在家乡经营着一家五金厂,一直指望他闯荡一番后能回去继承家业。也许觉得杨斌当初要“玩音乐”,好歹也是件可能成名成家的“有前途”的事,但如今要“玩狗”,就有点“玩物丧志”了。好几次,杨斌正在宠物店、驯犬场里打工,家人却跑来要把他强行带回玉环去。

杨斌并没打算靠父母吃饭,他坚持留在了广州,留在了驯狗场。

“狗痴”艰辛创业史

1999年的一天,在广州天河城举办的一场BIS(Best In Show)Dog Show活动中,一只获得全场总冠军的斑点狗让杨斌为之倾倒。他说:“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的斑点狗,完全颠覆了我过去对斑点狗的认识。”杨斌找到了这只狗的主人、一家香港犬舍的老板,决意要跟人家拜师学艺。“一开始我都有点不敢接近他,只好先跟狗狗套近乎,找到这位老板的狗舍后,我就无偿地主动去帮他的狗狗做一些事情。比如他的狗狗排便了,我就主动去帮他捡便便;他的狗狗渴了,我就主动去买矿泉水给狗喝。”就这样,杨斌的诚意打动了这家犬舍的老板,他最终把杨斌留下了,让他在自己经营的狗舍学习3个月。

起初,杨斌只是简单地学习怎样打理狗狗的日常生活及怎样养好普通的狗。但就是这些琐碎的小事,杨斌也表现出超乎常人的热情——他自己宁愿吃盒饭,也要省下些钱让狗吃得好一点——老板开始发现,这个年轻人是个不可多得的驯犬人才。

3个月后,杨斌正式进入驯犬师这一行。过了不到半年,杨斌亲手训练的一只北京犬,在2000年的一次全国比赛中获了大奖。

“当时我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因为我每天去喂它,逗它玩,教它摆pose。在拿了第一个奖之后,那种成就感很让人骄傲。”杨斌没有止步于此,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更深入到这一行的每个角落。他有了机会赴国外深造,荷兰、比利时、日本……他说国外驯犬师这一行已做得很权威,在日本学习驯犬时,他还得到了世界著名的驯犬师巴顿·贝伦的指导。渐渐地,杨斌在驯犬师这一行里开始小有名气。

也是在这几年里,杨斌收获了爱情。他与广州本地的一位女子结了婚。“当时我跟太太和岳母住在一起。我要赚钱养家,但驯犬师工资并不高,大女儿出世后,为了帮补家用,我曾在街边用摩托车搭客。刚开始,太太甚至都不知道……”也是因为他小有名气了,所以有一天,一位狗主在搭摩托车时认出了杨斌,他做这份兼职的事才公开了。

消息很快传到了杨斌姐姐那里,姐姐是个生意人,向来对这个弟弟照顾有加,这一次,她二话没说,借给杨斌20万,要资助他自己开狗场,做老板。

2008年4月1日,是杨斌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日子。这一天,他结束了将近10年在香港犬舍打工的日子,回到广州办起了属于自己的“星耀训犬部落”。

“那几年,因为我在驯狗方面的一些成绩,加上媒体的一些报道,我不断地把那些杂志、报纸寄回去给家里人看,他们已慢慢能理解我的工作与梦想,最起码他们开始觉得,我杨斌不是在混日子,而是真的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业。”

爱打鼓的“犬舍老板”

有了自己的驯犬场后,杨斌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一周7天,他几乎有6天都是在驯犬场里度过。每天早上6点他就要起床,照顾、训练狗狗,同时教学生们驯犬,有时还要出外去做一些驯犬方面的指导。晚上他就睡在犬舍旁的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两把椅子等几件简单的家什,此外就摆着驯狗用的一些工具。有时出现狗生病等状况,他就用航运箱装着狗,放在自己的床头,方便随时看护。

他的驯犬场里还有一间很特别的小房间,里面摆着一套架子鼓。“这里之前没有网络,附近也没什么娱乐场所,休息时我还是会打打鼓,那仍是件让我充满激情的事。”

“因为狗狗,我也与许多朋友结缘,既有在西关拥有多家档口的富二代,也有退休的将军,还有报社的记者、电视台的主持人,甚至明星大腕。只是在我眼中,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爱狗人士。”

对狗狗倾注太多热情,难免会忽略了家人。但杨斌说很庆幸妻子与孩子都很支持他的工作。他每周六回一次家,会亲自动手买菜、煮饭,跟家人一起共享温馨时光。

如今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有时他还会带女儿们回犬舍玩耍。“大女儿继承了我对狗狗的热爱,她甚至也有些驯狗的天分,比如家里养的那只狗狗,两三个月时,她就已教会了它定点大小便。”说到孩子,杨斌脸上有另一种温情。但身为犬舍老板,他承认自己跟狗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女儿在一起更多。

杨斌现在有自己的特长专攻——犬只服从比赛、敏捷比赛训练及国际级Dog Show训练。他的犬舍目前主要工作还是帮狗主人训练宠物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学会简单的表演动作,以及训练一些参加比赛的明星犬。而一些基本的犬只训练,都交给了学生,他自己则把更多精力放在训练比赛犬上。

最让杨斌骄傲的是他在2009年训练的一只拳师犬。2009年10月,这只6个月大的小狗在广州举办的FCI(世界犬协)幼犬挑战成年犬的比赛中获得了全场总冠军。这只狗狗创下了中国大陆的三项纪录:中国第一只幼年犬挑战成年犬获BIS大奖,中国第一只拳师犬获得国际比赛的BIS大奖,第一只本地繁殖的拳师犬获此殊荣。

在这些荣誉的背后,都是杨斌给狗狗做“三陪”的付出。杨斌说,在驯狗的时候之所以要跟它朝夕相处是为了跟狗狗建立信任,让狗狗尽快进入游戏状态,接下来才能对狗狗进行严格的训练。在训练的时间里,狗狗的护理和营养要跟上,再根据专业的需求对狗狗的肌肉、步态、服从等各个细节进行打磨。杨斌说,在他的训练下,一般在3到4个月之后,狗狗就能达到参加Dog Show的要求。

杨斌说,一只优秀的赛犬几乎是可遇不可求。之前他驯过的最出色的几只拿奖的名犬都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帮别人代驯的。“我曾经托人在国外物色优良血统的名犬,希望能培养一只属于自己的比赛犬。但这个过程就好像赌博,因为目前一些幼犬是不能直接入关的,但比赛犬必须得从幼犬开始训练。我通过网络预订到一只血统好的幼犬,就得开始投入大笔资金去让国外的驯犬师先去养它、驯它,但每只犬的特性不一样,我花了大价钱培养大的这只幼犬,将来是否够聪明、体形够漂亮,还有很多未知数。”杨斌说,国内也并非没有好的犬种,比如北京犬、八哥犬、西施犬、松狮犬等,这些都是国产名犬,他说虽然现在国人也开始很重视犬种的“纯种”保护,但这些却还不是他想要的理想犬种。

今年,杨斌又从比利时物色了一只新的名犬,他摩拳擦掌,希望能把它训练成新的明星犬。

年轻的驯犬师华女等在训练狗狗做各种动作

一群热爱驯犬的年轻人

对于驯犬,杨斌有很多心得。比如他说:“以前中国驯犬的方法主要是‘军训’,很多还喜欢体罚,所谓‘棍棒底下出好犬’,让狗狗乖乖听话似乎就是驯犬的主要目的,所以很多狗狗驯出来后,眼神是忧郁的。现在驯犬更讲究心理学,狗狗也是有性格的,对狗狗的训练也要针对不同狗的不同性格、体能区别对待,提供‘私人定制’式的训练。怎样让狗狗愿意学习,学习完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开开心心地回来,这就是学问。我相信每位狗主都希望自己的狗开开心心的。”他把这一套悉心教给了学生们。

星耀训犬部落位于广州番禺区新造镇的一个农场内,从广州市区开车过来也要40多分钟,占地面积约有3500平方米。建场6年来,杨斌已教过上百个学生,很多学生毕业后都从事了跟狗有关的工作,更有人跟他一样开办了自己的狗舍。如今在这个远离闹市的地方,杨斌还有5个学生,他们加上两位负责杂务的大叔和阿姨一共8人,跟30多只狗共同生活在一起。

杨斌年纪并不大,还不到40岁,他那些徒弟更是年轻,最小的才刚二十出头。杨斌说,他收徒弟的条件很简单,就是要爱狗。他也会收取每人2万元的“诚意金”,“但那是押金,学满两年之后,就可以退还”。说起这些徒弟,他不由得笑起来:“这些孩子们可都不简单,现在这几个,家里都是非富即贵,可他们就是愿意跟着我在这穷乡僻壤,与一群狗狗为伴。”他说起其中一位女徒弟,“当初她来我这拜师时,第一次是辆奔驰车送来的,第二次换成了宝马,下次又换了辆路虎,但她本人看上去倒特别朴实。我觉得好奇,便问她,她说那是家里人的车,原来她家里开着一间汽车皮座椅厂,她父亲早年离开了,但留下这家运营得不错的厂,还有一套大别墅给她。她其实完全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地工作。”

有趣的是,目前他的5个徒弟中竟有3个都是女生。问他是否女生驯狗有什么特别的优势,他又乐了:“那倒没有。但是很奇怪,目前国际赛事上,知名的一位已连续五夺冠的驯犬师就是个女的。我有一次也是输给了她。”

杨斌口中那位“富二代”女徒弟叫华女,她性格外向,相当健谈,似乎整天脸上都挂着笑容,用她的话说,她“就是很单纯地喜欢跟狗狗在一起”。她对犬舍里的每一只狗都如数家珍:“‘恰恰’是一只才3个月大的金毛犬,它最喜欢被人抱抱;‘金宝’虽然是狗明星了,但它并不是狗狗中的‘高富帅’哦,它日常生活里可是相当‘屌丝’的;这个,就是‘金宝’的妈妈,她5岁了,算起来她都已经‘人到中年’了……”

徒弟中有个叫阿健的年轻人,来到杨斌的驯犬场已经有一年多了,经他训练后毕业的宠物狗已有几十只。阿健是广州人,因为喜欢狗,毕业后他专门去学过宠物美容,还和妈妈一起开了一家宠物美容店。但在跟动物的接触中,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对宠物的相关知识懂得太少,于是开始了解“宠物行为训练”这一领域,最终慕名投奔到杨斌训犬部落。

沉稳的阿健聊起狗狗就滔滔不绝:“我们这里有30多只狗,20多个品种,我们每个驯犬师平均每人要负责5到6只狗的训练。每天起床就是先看看狗狗们状态如何,有没有病或者什么情绪问题,然后就是喂食、冲洗,逐个地拉出去训练……一天下来基本上也没多少时间可以休息。”

他和其他几位学徒一起,住在离犬舍不远的一套租的别墅里,但他是已婚人士,太太也在附近的一家宠物店里打工,时不时会来杨斌的犬舍里帮忙,顺便探望老公。他们偶尔才一起回一趟自己的家,阿健说:“我最近都有半个多月没回家了,因为狗离不开人的照顾。平时要训练,周六日有狗主来探望爱犬,我们也要接待。今年的春节和元旦,我也都是在这里跟狗狗们一起过的。”他说学做驯犬师真的要耐得住寂寞,但他却觉得很充实,“我还有好多需要学习的东西,在这里毕业后,我还想去国外拓展一下视野……”

“我想办一所驯犬师学校”

在犬舍,当杨斌让徒弟们把犬舍里那些狗狗都拉出来训练时,记者看到了那些“帅呆了”的狗狗们。

它们其实就住在离杨斌的办公区相隔不到十步的一间南北朝向的小屋里,这间犬舍虽不算宽敞,但干净、明亮,地面一尘不染。墙上的两个很大的窗户,还有4台巨大的风扇,令通风环境保持良好,所以虽然有十几只狗生活在这里,犬舍里却几乎没有一点异味。这十几只狗狗都有自己单独的小隔间,只有少数体形较小的狗狗两只分享一个隔间。在这里,有聪明的拉布拉多犬,有机警的牧羊犬,有顽皮的柯基犬,有高贵的贵妇犬,还有巨型的纽芬兰犬……

阿健带了一只叫TATA的巨型犬出来,向记者展示。TATA已经有一岁多了,它体形庞大,有40多公斤重,却非常听话、温顺。狗狗们的训练场地,是一大片绿色草地,其间还架着些专业的驯犬设备,一边还有个狗狗游泳池。阿健说他们每天都要带每只狗来这里训练两次,一次15分钟到半个小时不等。以每个驯犬师负责6只狗狗来算,他们每天单是驯犬就要花上最少5个小时。

杨斌在一旁看着,他说在驯犬行业摸爬滚打17年,他真切体会到中国犬业在发生着巨大变化。“这些变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方面是中国犬只的品种和素质越来越好。人们能通过各种渠道买到纯种狗,狗主人们对狗的训练要求也越来越专业;第二个方面是中国的狗文化有了很大进步。在农业社会,养狗是用来看家的。而现在城市里的狗都是宠物狗,已经成为家庭的一份子。狗主人的素质也在不断提高,在大街上给狗捡拾便便已成为大多数狗主人自觉遵守的规则,这说明整个社会的文明在进步;第三个方面,是中国犬只在全世界各种比赛上的成绩越来越好,中国犬只的国际排名也越来越前。而所有这些进步,都离不开中国专业驯犬师这个行业的成长。而驯犬师行业的成长壮大更离不开专业的训练。”

就在今年4月2日,全国伴侣动物(宠物)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在北京成立。委员们讨论并通过了家庭养犬分类的草案,根据家庭养犬分类草案,犬类将通过攻击性、体形、运动量、秉性、抗病性、训练难易度等指标的测试和分析,被分为烈性犬、工作犬、运动犬、狩猎犬、牧羊犬、家庭犬、玩具犬等犬种,以明确其是否适合家庭饲养。也就是说,日后家庭如何养狗将有国家标准。这对于专业从事犬只训练的杨斌来说,无疑是一个机遇。他相信,养狗这件事肯定会越来越专业,而像他这样的驯犬师以及驯犬场的前景也将更加广阔。不过对于爱狗的他来说,始终还是以“喜欢”为目的,他笑着说:“其实目前来说,驯犬场赚不到太多钱。但对我来说,能养家糊口已足够。我的下一目标,还是与驯犬有关——我想办一所驯犬师学校,正式开班授课。”

爱狗的年轻驯犬师阿健等人每天驯狗至少5小时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