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低保户是弱势群体,国家和社会都在尽力为他们提供帮助。特别是到了岁末年初、要过节的时候,大家都会想办法给低保户“送温暖”,让他们也能分享到国家发展的成果。可甘肃漳县的部分低保户,最近心里却有点“寒”。原因是这回上面分来的,不是成果而是负担。

甘肃省的漳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县城西南的殪虎桥乡,是贫困县里的贫困乡,人均纯收入每年不过一千六、七百块钱。冯玉梅是殪虎桥乡瓦房村的贫困户,夫妻双双患病,没有劳动能力,再加上孩子正在上学,只能靠低保维持。

和冯玉梅一样,王发贵也是瓦房村的低保户。他是残疾人,妻子长年有病。每一分低保费都是他家的活命钱,不仅离不了,而且不够花。

像冯玉梅和王发贵一样,靠低保维持基本生活的村民,在瓦房村还有不少。这样一个群体应该得到更多的帮助和关心,可最近他们却接到通知,要求他们家家都要购买一件对他们来说称得上奢侈的东西——手机。冯玉梅表示,手机二百多元不算少,可不买又怕村里不给办低保。

一部小手机,花费二百多,低保户没能力买,也不愿意买,可是却不得不买,因为这是村里要求的,那这为什么呢?

村里的钱书记说,要求低保户必须买手机,是为了宣传政策、传播惠民信息,帮着贫困户脱贫,顺便还能提高他们的智力。这话说得可有点大,真有那么神吗?记者问低保户村民:“手机有一些惠农信息你知道吗?”村民说:“我不识字,他来就打开望望,不识字。”

村里说的理由根本就不存在。这不是惠农,是摊派。那么大胆子从哪里来?记者一了解才发现,还真是有人给撑腰。原来,促销电信产品的事,上面都知道。县里甚至还专门为此发过文件。

文件的签发单位是“漳县双联办”。这是什么单位?这还要从甘肃去年推出的“联村联户、为民富民”行动说起。双联,简单说就是“单位联系贫困村、干部联系特困户,帮助特困群众脱贫,让老百姓尽快富起来”。这项工作,是一项民生工程、民心工程,全省各县都成立了由书记任组长的领导小组,办事机构就叫“双联办”。双联办的目的和职责,就是要帮助贫困群众早日脱贫。

这本来是件大好事,可怎么又和卖手机挂上了钩呢?漳县双联办表示:“当时我们考虑欠妥一些”。甘肃省双联办2012年4月就发文要求:禁止利用双联活动从事商业宣传。省里规定如此明确,漳县双联办用“考虑欠妥”,怕是解释不通。

上面的好政策,到了县里,却完全走了样。漳县双联办办公室王主任不经意间透漏出了更大的隐情:“我们看见其它县上也这么做的,也就这么号召一下”。原来不仅是彰县,其它县也在这么做。

记者进一步调查,证实了这种说法,而且还远远不止是“其它几个县”那么简单。记者发现,定西市“双联办”也在2012年12月发布过文件,要求下属区县积极配合推销手机卡。而漳县是定西市的下属县,只不过市里要求卖的是移动卡,县里要求卖的是电信卡,最后到了村里,卖卡又变成了搭售手机。

市、县都违背了省里规定,又怎么能指望他们来管村里呢?市、县推销手机卡,本身就是错误的,到村里又变成“捆绑低保,强卖手机”,这更是变本加厉、错上加错。错事为什么“行得通”?无非是因为村里“管得住”。听说电信商自己也进过瓦房村,可他管不了老百姓,东西就卖不动。但自从傍上了村干部,70家低保户,一户不落,全买了。

这样的事早就有,听说有强迫低保户买山羊的,有强迫低保户买彩票的,还有人强迫低保户出劳务盖房子!低保户钱少病多,出力出钱,都戳到了他们的最痛处。可被人管着,他们又能怎样?国家的民生政策、省里的民心工程,就这样走了形、变了味。该伤心难过的,又何止是低保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