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被派往一个最偏僻的地方,并且那个地方对于我而言,几乎相当于一个传说,因为那是我们镇最远的地方。那时候,要到那地方,必须借道邻乡镇。接到任务时已经下午三点多,再吃过饭,已经是将近五点。天灰蒙蒙的,雨色很浓,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带上相关东西,我一人一骑,独自前往。起先将近50公里都是柏油路,一棵棵树、一个个村子、一个个弯道被我甩在身后。惬意的同时又有丝丝的无助于茫然——因为,我连到那里的路怎么走都不是很清楚,对于怎么走,我头一次从别人嘴里得到——只知道在哪里的岔道口拐弯,对于我,那也只是一个地名而已。六点一刻,我来到一个道路维护班,我走进去打听离岔道还远不远。人到中年的道班工人为人很厚道,把我请到家里,递凳倒水,还满含歉意地说,晚饭快做好了,让我在客厅等一下,待会和他们家一道用餐。我说,我还要赶路,我想他们问岔道还远不远,这里是不是叫青龙坪?他说,这个道班叫青龙坪道班,但是青龙坪寨子还要再上去3公里左右。我向他告辞。他问我要到哪里,我把自己的目的地告诉他。他一听连忙说:"这条路你没走过,这条路岔道多,走过的人都会迷路.何况在这个时候?今晚你就不要走了,在这里歇一宿,明天再赶路."我知道他是一番好意,但是我任务在身,得赶路.到了青龙坪,车头向左一拐,我走上乡间小道,路的那一头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才走不久,一辆出状况的农用车挡住了去路。我打电话向目的地的主人说了这边的情况,请他们多等我一会,因为他们要等我到才吃晚餐。再次起步后,我又疾驰在这崎岖的乡间小道上。道路两旁不时出现一两尊新坟,惨白的坟标(像旌旗一样,插在坟上,表示死者有后人或家族有多兴旺的东西,本楼楼主注)或花圈在我得出车灯下非常阴森和诡异。这时恰好有月光,月光下远山如黛。我很满意这样的骑行,因为一路有微风和月光陪伴着我,因为我的车很争气,我很享受这次的经历。直到目的地主人来到半道把我接着,他们担心我迷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