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和平不等于安全 军队绝不能只维护和平


金一南:和平不等于安全 军队绝不能只维护和平

资料图:中国海军实弹演习。

原标题: 金一南:和平不等于安全 军队绝不能只维护和平

中新网4月18日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习近平15日主持召开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时说,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

那么,如何解读总体国家安全观这一概念?安全又是否等同于和平?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中国国家领导人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概念。金一南教授表示,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国家安全的内涵和外延都大大拓展,应对今天的安全问题,必须建立二十一世纪的安全观念,即总体国家安全观。

随着中国不断发展壮大,国家安全的内涵外延大大拓展

当习近平主席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时候,中国的国家安全态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新中国刚刚成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候中国的国家安全,主要防范外敌入侵,在东部面临美国的包围,西面面临苏联的包围,很长时间内都处于这样的状况来维护我们的国家安全。

那时候,我们的安全主要是指领土领海领空的安全、政权的安全,主要是确保领土不被侵占、不被分割的安全。今天已经大不一样,因此习近平同志在这次会议上指出,今天我国安全的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这就是我们今天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时代背景,这都与中国的发展密不可分。

过去我们的经济叫自给自足、自力更生,而今天的中国今天广泛利用国际资源、市场、技术和资金。比如,我们的石油进口将近60%,铁矿砂进口占70%以上,而轻工机电产品出口都在58%到64%。

中国今天已经高度融入世界,我们的安全问题也越来越具有世界性和国际性,今天单单维护我们领土领海领空和政权安全是不够的。

经济安全已经上升到很重要的层面,包括战略空间的安全、海上运输通道的安全、金融安全、能源安全、粮食安全、信息安全,出现了一系列新的安全问题。而这些安全问题是我们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个发展水平和七八十年代那种安全状态所不具备的。

今天筹划中国的国家安全,仅仅从领土领海领空的角度是不行的,从政权安全的角度、主权安全的角度也是不行的。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核心是什么?中国今天安全的复杂性。既包括传统的国土安全、军事安全,政治安全等因素,也包括大量的非传统安全问题,如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等一系列的安全问题。

我们如果再以过去那种安全观念处理今天的安全问题肯定是行不通的。应对今天的安全问题,必须建立今天二十一世纪的安全观念,这就是总体国家安全观。

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还首次明确提出了构建即政治、经济、信息等安全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

金一南教授分析认为,安全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诸多领域的安全问题具有连锁性和联动性,在一定条件下安全形态可进行转换。今天处理安全问题,采须上升到总体安全的高度。

一个国家的安全问题既可以说它是分立的,比如说食品安全,主要在食品的生产、加工各环节处理,反恐的问题主要在防止恐怖主义活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但是,这种分散处理的安全与把安全作为一个总体形态来对待,它是不一样的,安全问题牵一发动全身。

比如,2003年发生的“非典”危机,给公共卫生提出了很大的挑战。从表面来看,“非典”危机就是个公共卫生安全的问题,但在今天信息社会的情况下,2003年只是有了网络,那时候还没有微博和微信,那到今天更不得了。2003年那场“非典”危机如果处理不及时、处理不好的话,这种公共卫生安全马上演变成政治安全和社会安全问题。就会导致社会不稳定,人民对政府不信任,就会带来更大的破坏性。

安全问题不是一个固定的状态,比如,公共卫生安全不一定只是公共卫生安全,但如果处理不及时,它马上衍生出社会安全、政治安全问题。再比如,奶粉问题是食品安全问题,空气污染问题、雾霾的问题是个生态安全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同样也涉及到社会安全和政治安全,威胁国家安全。

因此,诸多领域的安全问题具有连锁性、联动性。在一定条件下,安全形态将进行转换,可以由生态安全、公共卫生安全、食品安全迅速转化为社会安全问题、政治安全问题,当然前提是应对和处理不及时,产生安全问题的衍生效应。

因此处理这类安全问题,有句话叫做“上升到政治的高度”,我们今天处理这类安全问题,就要上升到总体安全的高度。不是说单独地处理某个安全问题,而是要把整个大安全联系起来看,那样我们处理安全问题的决心、意志和手段,都与单一方面的处理肯定是不一样的。

和平可通过牺牲自身利益获得,安全必须有效维护国家利益

在一些人的思想观念中,国家安全是与和平划等号的,只要不发生战争或者军事冲突,就意味着国家有了安全。

对此,金一南教授认为,我们长期存在着把和平等同于安全的误区。和平可以通过妥协退让的方法来换取,而安全必须有效维护国家利益。和平可能是表面的,安全是根本的,我们追求的根本目标是维护自身利益的安全。

为什么说把和平等同于安全是个误区?和平与安全的定义完全不同:和平是什么?和平是无对抗、无纷争,那么安全是什么?安全是无威胁、无纷扰、无侵害,这样才能称为安全。安全是无威胁、无纷扰、无侵害,或者有威胁、有侵害,我能够有效地应对,有效地防治,我才能有效地维护自己安全。

和平可以通过退让的方法获得,我不对抗、我退让,就可以得到和平。和平不等于安全,尤其是低质量的和平不等于安全。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安全是国家最根本的要求。任何国家都爱好和平,那么有些国家为什么不惜发动战争呢?因为觉得自己的安全受到了威胁,而安全高于和平,所以采取军事手段、战争手段来解决,这是当今国际社会公认的道理。

一个国家维护和平其实并不难,对方挑衅我不回应,对方步步紧逼我步步后退,这就是和平,和平可以通过妥协退让的方法来换取。安全不一样,安全是必须有效的维护自己的利益,当利益受到侵害,必须有效、勇敢地捍卫自己的利益,这是安全。

无原则的和平就是损害自己的利益,我哪怕放弃利益我也要和平,那你能实现和平。但安全呢?安全强调的必须是无威胁、无侵害,或者有威胁、有侵害能够有效地对付这个威胁和侵害,这才叫安全。

我们中国人真正追求的是国家安全,是安全发展。当然,安全发展才是真正的和平发展,没有安全发展,和平发展就是个空的。

军队也是一样,军队绝不单单是维护和平的,军队最根本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否则如果仅仅是维护和平的话,那军队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也一样能获得和平,对方挑衅我不回应,对方要哪块领土,我给它就是了,那就和平了,但你失去的是安全。

和平与安全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安全具有国家利益追求的根本性,和平可能是表面的,安全是根本的,我们追求的最根本的就是维护利益的安全,就是安全发展的环境和国家安全的态势,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这才是最根本的。(本文作者是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