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黑旗孤军抗拒五万日寇:血战台湾 反对割台 – 铁血网

一万黑旗孤军抗拒五万日寇:血战台湾 反对割台

一万黑旗孤军抗拒五万日寇:血战台湾 反对割台

1895年10月,黑旗军与日军近卫师团在台南盐水港激战。图为英勇战死的黑旗军战士

1894年,日本发动了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1895年,战败后清朝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马关条约》最主要的内容和最严重的后果之一,是将我国的台湾省,包括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侵略者,由此在中国大陆和台湾激起3场波澜壮阔、气吞山河的全国性的反割台斗争。刘永福作为台湾防务帮办,毅然挑起保台抗日的重担,给予侵台日军以沉重的打击。虽然刘永福最终没能完成时代所赋予的保台抗日历史使命,但是我们不能全盘否定刘永福在反割台斗争中的积极作用,所以本文试图对刘永福在反割台斗争中的作用做一番客观全面的考察。

一、反割台斗争之前的刘永福

刘永福(1837-1917),清末爱国将领,字渊亭,本名义。刘永福出生于广东钦州县古森洞小峰乡(今属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自治县)一普通农民家中,其祖上世代以农为生。刘永福成长的年代,正是中国社会发生巨大社会震荡的年代。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爆发,顿时间,厦门失守,广东告急,浙东沦陷。1842年,中国近代历史上第一个屈辱的卖国条约中英《南京条约》签定。自此,中国社会经济发生重大变化。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在金田村庄严宣告起义,建号太平天国。起义后,太平军在江口附近之牛排岭、屈甲洲大败清军,然后挥戈北上,攻桂林、长沙,北取武昌,又沿江东下,一举攻占南京,定为天京。在太平天国革命运动进军的推动下,遍及广西全境的天地会武装起义也迅猛的向前发展起来,刘永福也就是当时广西天地会起义中的一员著名的将领。刘永福最早投奔的是天地会旗头郑三的起义队伍,是山寨式的小股武装。而后,他离开郑三,投奔了吴二的起义队伍,吴二由于他没有建立起巩固的根据地,采用流寇式的作战方式很快被清军击败。此后,刘永福又先后投奔王士林起义军,黄思宏起义军,吴亚终起义军等。在长期的斗争中刘永福迅速的成长起来,他意识到没有自己的队伍,没有自己的根据地是无法真正成就一番事业的。1866年(清同治五年),刘永福聚集天地会起义军部众数百人在广西安德(今靖西)建军,仿当地神庙中七星黑旗为军旗,故称黑旗军。

1867年为清军所迫,避人中越边境越南一侧的保胜(今老街)山区,垦荒耕牧,设卡抽税,以为根据地。1873年11月,法国殖民主义急先锋堵布益企图以武力打通红河,搜刮我国云南矿产资源、开辟进入西南腹地新商路的阴谋受阻后,法国当局派安邺带兵180名和2艘炮舰向河内进发。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法国侵略者相继攻馅了河内、海阳、宁平、南定四省。越王迫不得己,派人分别往谅山和保胜请求清朝政府出兵援助。但清军无动于衷,只有刘永福挺身抗暴,亲自率军2千人,翻越宣光大岭,日夜兼程,南下抗法。11月21日黑旗军在河内郊外罗池与安邺殖民军正式开战。法军按照步兵战术,排好一字雁队,分前后两排,前排持步持枪瞄准射击,后蹲跪填装弹药,轮番射击,交替前进。刘永福传令全军沉着应战,先派出一部分兵力,向左右两侧运动,迂回包围。接着又出动敢死队正面迎敌,接火后佯装败退,诱敌深入伏击圈。法军大摇大摆撞入包围圈,黑旗军将士装上刺刀,与法军展开惨烈的白刃战,打得法军抱头鼠窜,争先恐后缩回河内城。黑旗军的先锋营吴凤典尾追安邺,击毙这个不可一世的战争狂人。这一仗缴获枪械百余枝,弹药一批,取得诱斩安邺,覆其全军的大捷。这是刘永福捍卫国疆,支援友邦抗法的首次战功。而后,在中法战争中,刘永福又大败法军,取得左育、宣光、临洮大战的胜利。被越王封为三宣提督,堪称“北圻之长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6楼a元

刘永福墓在广州白云山能仁寺,看来要去祭奠这位大民族英雄。

我们湖南平江勇二十营人马为了救援台湾。全部战死。向那些为祖国贡献自己热血与生命的人们致敬。

台湾人民保台抗日斗争经过数月激战,虽然最后失败,但是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使其迅速占领台湾的企图遭到了粉碎,在保台斗争中,台湾人民共消灭日军达到3万多人,日本近卫师团损失过半,小林少将和北白川能久亲王被击毙。


史实表明,反对日本割占台湾的伟大力量存在于台湾民众之中。刘永福对此虽有一定程度的认识,并且在实践中有所成效,但是由于作为“台湾民主国”的“义军统领”丘逢甲早在台北失陷后不久便内渡,又由于刘永福的阶级及历史条件的局限,加上其主要任务是主持防军的抗战,所以,台湾民众的反割台斗争力量没有能够有效地组织起来,这确实使人痛惜。倘若台湾民众真正地组织起来,那么,日军想要侵占整个台湾必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1895年10月,保台抗日战争已经到了山穷水尽,再也支持不下去的危急时刻。据载:“黑旗自七月(新历8月下旬)以来,无饷可筹,仅发伙食。至八月中旬(新历10月初)后,伙食亦不能发矣。……奸民导楼登岸,黑旗腹背受敌,死者极众。”“诸军饥甚溃散,……将士因恫械已空,纷纷内渡。”部将对刘说:“军心散矣!各路倭兵又大至,此城万不可守,请公去。”刘“仰天捶胸,呼号恸哭”曰:“吾何以报朝廷,何以对台民”部将陈树南日:“天下多故。愿公留有用之身,切勿留连。遂拥公登舟去。”

三、对刘永福反割台斗争军事失利的评析

刘永福没能完成时代所赋予的保台抗日的历史使命。然而,他作为守台清军和民众义军公认的抗日领袖,英勇顽强地节节抗击日本侵略者,给日寇以极其沉重的打击。据日方记载,他们在台湾“付出了近卫师团长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近卫第二旅团长山根信成以下4642人阵亡牺牲的代价,花了4个月时间,才勉强地占领了台湾岛。日军在台的伤亡总数近3万人,超过整个甲午战争的伤亡总数一倍以上。侵略者不得不承认:刘军“虽为敌人,其勇敢真值得赞叹;可称为中日战争以来未曾有的勇兵”。可见,败军之将,亦可言勇,不能简单地予以否定。

对刘永福战败之由,我们应作客观全面的分析。其中包括自然地理环境、政治社会状况、军事实力对比等。

先说自然地理环境。刘永福助越抗法与守台抗日的处境绝不相同。越南与我国接壤,有两广、云南作为大后方可依托,无后顾之忧。兵源、粮饷、武器、物资可以源源不断地补给,没有粮饷的困扰。台湾却远离大陆,清朝北洋水师全军复没后,台湾遭到日寇海军的封锁,与大陆隔绝。刘永福孤军守台,无饷无军无援。极少量的偷运援助,也是杯水车薪。正如时人所说:“将军之危亦甚矣二,将军以一旅之师,外无救援,内无策应,其不能支持也必矣,可危者此其一。将军以一隅之地,有限之兵”,怎能与日本“倾国精兵”相抗衡,“可危者此其二”。“朝廷许割台湾”,将以逆命违旨“加罪于将军,将军其何术以自全乎?”“将军既无以自立,台地亦终归于必亡,可危者此其三”。处在兵单、力弱、绝粮、无援的窘境,“纵使武侯复生,亦当束手”。

次说政治社会状况。清朝统治的腐败无能,决定了的刘永福虽有忠贞之志,报国之心,却难以实现救国保台的宿愿。清廷决意割台,军心瓦解,民怨沸腾。“兵勇劫掠横肆,……皆有反戈之意”。“散兵、乱勇群起攘夺,道路不通”。整个台湾社会陷入了无政府的混乱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外无赴援之兵,内乏弹祸之策,……不俟兵临城下,一身已莫保矣。”时人论日:刘永福等人“虽有抱田横之志,……诅能维持残局耶?”“识者嘉其志,未尝不悲其遇,何敢以成败论人哉”。

再说军事实力对比。据日方记载:“日军投入了49835人的兵力和26214名随军伕役”,对刘永福的“共计20余营(1万多人)"的兵力作战。日军不仅数倍于刘军,而且可以不断补充兵员,轮番休整。刘军却受困无援,连续作战,疲惫至极,无法整补,“久而不能保持其战斗力峋。日人分析说:“刘永福缺乏军饷,是其败之一端……兵力不足,是其败之二端。……日本军舰搜索港口,虽有水雷亦无用,此其败之三端。民心惶惶,有惊惧之色,此其败之四端”。

可以肯定的是:刘永福并不是一个“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不屈之士。潜回大陆,说他是为了个人求生活命而逃虽然不无道理,但是说他是贪生怕死却是不太公道。联系他抗日保台的英勇事迹,确是难以令人首肯的。但是如果刘永福想偷生苟活,他就不会临危受命,也不会抗旨守台,他完全可以在奉旨弃台之时,堂而皇之的回大陆继续当官。但他没有这样做,他毕竟是一位爱国英雄,领导台湾军民奋斗了一年多,为国尽了责任,奉献了力量。他是在进无出路,退无归宿,无法单独肩负起抗日保台的重任的情况下才死里逃生。我们实在不能苛求百年前的刘永福。

16楼天纵

黑旗军应该大书特书,事迹相当的多。想当年小日本学中国的口气说话,把犯台称之为理蕃,他M的,他们本来就是夷人还理什么蕃?反思一下黑旗军,并不是中国人不能打仗,实在是朝庭太过腐朽,抗法不败而败,抗倭又屡遭内谗,刘永福在台湾颇有战绩,打的有模有样,到最后不得不感慨而走,朝庭误我,我负台民。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