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猎枪擅自增加装药量险些丧命

这件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河北某县的一个村子里,当时我刚参加工作不久,一次跟随单位领导去这个这个县做调研工作。这个县虽不大但矿业资源充足,矿业经济发展也比较早。到县里第一天和相关部门人员开会沟通情况,第二天下到抽取的试点矿山进行抽样调查,恰巧单位临时有事带队领导须马上回单位组织材料去省厅汇报,他觉得现场也没什么特别复杂的工作,无非就是收集数据填填表格,就把我和一个比我年龄稍大点的同事留在现场由县里安排车送他回去了,临走时他不免嘱咐我们几句工作要认真、注意安全之类的话,最后还专门强调一句:”这的人家里有枪的多,玩儿得都邪乎,要是让你们玩儿你们可得注意分寸。”正是这句话让我俩躲过了一场大祸。领导走了,我和那个同事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当时都是年轻人平时都在办公室领导视线里循规蹈矩,早就够压抑了,这种机会简直就像小鸟出笼的感觉。县里给我们派一名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工作人员配合工作,加上县里的领导及工作人员我们一行十余人分乘两辆212和一辆三轮挎斗摩托准备出发,年轻人到一起熟悉得快,很快我们讲个就和县里配合我们工作的那个年轻人混熟了,根据他的建议我们主动要求不坐汽车,三个人骑那辆挎斗摩托,主要是为了和县里领导们分开,能随便说笑。当时正逢秋高气爽,我们三人欢声笑语疾驰在农村的土路上,心情极其舒畅,甚至偶尔迸发出就此留下工作的念头。一个多小时后到达矿山,那是一个私营的铁矿,一位40左右岁的矿长提前接到通知早早的在矿部门口迎接,特别热情,积极配合,很快领导布置工作就都完成了。时间已经接近中午矿长顺理成章的安排午饭,相当丰盛,席间矿长轮番劝酒结果把他自己灌得七八成醉。饭后我们要动身回县里了,矿长热情挽留,最后在盛情之下县里领导只好说:我们下午还有工作,必须回去,你陪这两位市局领导在这转转吧,他们年轻人平时到农村机会少,了解下咱们这风土人情也好。小x(那个配合我们工作的年轻人)你留下陪着,晚上回县里吃晚饭。他们就走了,这下正合我们心意。矿长把我们领到他家,是一处村子边缘的大院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放好桌子,安排茶水、水果让我们休息后他进屋说找东西给我们看,大约20分钟后他身背两支猎枪手拎着另一支和子弹带出现在我们面前,真吓了我们一跳,虽然早就知道当时矿区枪支管理比较松到他有这么多,一支单管松鼠牌和一支立管双管虎头牌霰弹枪还有一支小口径运动步枪,他的意思是带我们上山转转,看看能遇到兔子山鸡之类的打几只,因为中午喝酒了身子乏,加上领导事先嘱咐的话,我们格外小心,就说在院子里摆弄一下算了。他说那也行,我这院子离村子远,开枪也没人管。他就立个靶子我们在院子里胡乱开了几枪。枪声响过把这个矿长兴致勾起来了,进屋又翻了一会儿拿出一支唧筒式的霰弹枪,带着炫耀的口气说这是托朋友从国外买的,五连子,换成别人我都不给他们看。又给我们试了几枪,我们一边试他在一旁一边抱怨说现在买的子弹劲儿小,真不如自己压的,说着说着就拿出加工好的铜弹壳和火药之类的还有一套加工工具要给我们演示自己复装霰弹。他站在院子中间脱掉上衣,装好一颗试一枪,总说威力还是小,逐渐加火药量。还让我们帮忙试,我们一直想着领导嘱咐的话,没敢上前,就在远处看着他自己试。最后一次他果断大大增加了药量,上好子弹扣动扳机,只听一声巨响他就被一团黑烟笼罩了,我当时心里想完了,炸膛了!待硝烟散尽我们看到一副既可怕又滑稽的场面,他昂首挺胸站在那儿,满脸茫然的表情,脸上,身上就像扎煤堆里扎过一样乌黑,还流着血,虽然不多也很吓人,仿佛战争电影里的场面。最搞笑的是他左手还握着霰弹枪的前护手,右手握着枪托,双手鲜血淋漓,保持端枪姿势,但枪的其他部分都已经没了。短暂的慌乱之后大家马上围过去查看伤情、找车送他去医院,我们三个也马上意识到摊上事了,互相一使眼色打个招呼赶快骑上挎斗摩托溜掉了,一路狂奔回到县城,一路上谁也没说话,把我们直接送到长途汽车站,我们用公用电话给县里领导打个电话说市局临时有事让我们赶快回去后就坐上汽车回到了市里。第二天上班就赶快给县里那个朋友打电话询问情况,听到他说矿长没有大碍,只是有部分轻度灼伤和擦伤后我们心里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事后我俩在一起提到这件事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枪都炸得支离破碎人却基本没伤着。直到几年后和我父亲提起这件事经过他的分析才明白,我父亲说当时很可能他并不是正端着枪而且横端,也就是枪管向外枪身挨着自己,这样的话在炸膛一瞬间爆炸力把枪管炸得向外飞了出去,而和他身体挨着的木质枪身替他挡住了冲击力,只有被炸碎的木屑给他身体造成划伤,还有泄露的火药燃气给他造成部分灼伤并把他熏黑了,如果他当时是正端枪炸膛时被炸开的枪管会直接打在他脸上,是致命的。后来这点在我当时在场那个同事那儿得到了证实,他回忆说当时他确实看到那个矿长为了不让退出的弹壳跳太远就把枪横端开枪并退壳,这样退出的弹壳就会掉在他的脚下。没想到他这个无意中的动作救了他一命。

时隔多年,每每想起当时的场面都不觉得忍俊不禁,随后又是庆幸,多亏当时听领导的话没去试枪。从这件事大家应该得到一个经验,不管是枪还是机械设备,性能极限都是设定好的最合理状态,不要擅自做大的改动,后果是很惨重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