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 王文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文献,1925年元月生人。

部队番号:新一军38师112团平射炮连 。

我是被抓壮丁到许昌师管区,然后被送往四川成都飞机场,记得坐飞机去印度的时候是19岁,在印度东南方的丁江下了飞机,被交给新一军38师112团平射炮连。军长孙立人,师长李鸿,团长张建之,连长何恩伯,排长赵军平。和我一同去的还有周庄的孙老根,徐庄的耿建一,孙老根早已去世了,那个耿建一在战场上埋伏的时候在泥水当中趴了一夜,内脏受了寒气侵袭,就病了,一直也好不了,回国十来年就死去了。王老在印度的密支那训练三个月炮兵技术,学的是美国造的三七平射炮,它可以装四中炮弹,穿甲弹、强深穿甲弹,散弹等, 跟105重炮配合,以防备日本战车冲过来袭击。第一仗打的是印度的密支那, 第二仗打的是八目(音),打了三天三夜,各种炮弹都用上了,还有燃烧弹照明弹等,那几天里,白天晚上都分不清了,夜里的天空也跟白天一样亮堂。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咱用的枪梢太短,日本人的枪梢长,咱们的部队受到委屈了。孙立人下命令用飞机运来了长枪。 后来,日本人招架不住了,日本人在前面逃,咱们在后面追击,国军士兵死亡的很少,路上都是被打死的日本人。 第三仗从是新蜡戌,打到中蜡戌,打到蜡戌 ,把那里交给了英国部队。 俺就回国到了广州。一部分日军不投降还在打广州,8月日本投降了。我们 在广州东大营训练三个月,46年部队到东北吉林住了一年多,拐回长春,49年10月初7,傅作义下令谁打一枪就地枪决,没打一枪,全部起义。共产党的张团长把我们集中到一块儿学习三个月,开诉苦大会,让我们说都会干啥不会干啥。我说会开车,就把我送到沈阳东大营朱瑞炮校,交给张科长开车,到1950年10月上旬复员回家。转到县转建委员会,叫我到洛阳学习7个月,分到许昌公路运输公司开车,到了63年因家里子女多,老婆腿上长了瘤子,经济困难,就要求辞职回家。

我见过孙将军一面,我原来还有一张孙将军的照片呢,后来放丢了。当年打开八目(音)后,孙将军请来了一批京剧演员慰问演出。 他至今仍记得闫富华、林桂英两位名角, “她们唱的真是好啊” ! 王老就是在看京剧演出的时候见过孙将军一面。言语中可以看出王老对孙将军的敬重之情,王老给我们唱了一首改编了的《满江红》,他说当年在印度孙立人要求全体将士都必须会唱。 王老很认真的给我们唱了一遍,声腔抑扬顿挫,并且不时的停顿下来,给我们讲歌词的含义, “陈之恒(音),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了富士山缺。报祖国” 等 ,王老说孙立人将军对部队讲,如果老日进了咱的家,咱们的老婆孩子都不能活了,咱们要拼了命的跟老日打啊。

生活状况:王文献独自一人生活,出老龄补贴外没有其他收入,生活困苦,平时有儿子照料。

(二)周廷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生年月:1914年10月生人。

部队番号: 第14军85师254团。

周廷聘,国民党党员。小时候因族人信仰天主教在许昌天主教堂读书,1940年(民国28年)考上抗日教导团(胡宗南所办),当年黄埔军校招生,又考入黄埔军校西安分校,第16期,步兵科,学名周聘卿(随后又改名周勇)。1942年(民国30年)黄埔军校毕业(据回忆在校期间,总队长李胜武,大队长李焕南,中队长朱介斌,同学杨东奇,山冠峰等)

1942年(民国30年)毕业分配到国民党第14军85师255团,做见习排长,参加河北中条山战役,同日军作战,之后参见中原会战,洛阳龙门战役(时任排长)、灵宝战役(时任副连长),指挥并自己打死日军数10人。灵宝战役之后,1945年随国民党部队调入四川整编,在第14军85师254团任连长(据回忆对日作战时第14军军长陈铁,255团团长陈匪石,副团长卫道杰(卫立煌之子),副团长刘明镜,所在连连长冯玉奇。

1948年随国民党黄维兵团参见黄淮战役,被俘,回原籍务农至今 。现在年事已高,生活已不能自理,靠晚辈服侍照料,生活贫困。

(三)杜见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生年月:1924年生人。

部队番号:68军辎重团通信排。

1942年因家乡闹年馑生活困难,投奔在国民革命军68军军部手枪队的本家叔叔,被编入辎重团通信排上等兵,主要任务是在野外架电线,保障联络。由于通讯兵不发武器,晚上站岗时候就拿一根棍子,主要是防狼攻击。辎重团的主要任务是运输粮食弹药,当时没有车辆,主要是靠肩挑背扛。

杜建兴现在与老伴儿依靠老年补贴生活,没有其他收入,生活贫困。

(四)王发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发善,男,1926年生人。

1941年当兵,入伍后由于个子高,被分为轻型机枪手,一挺机枪有3个人抗,一个人抬,一个人装子弹,一个射击手。我眼力好是射击手,在1941年底到达长沙,参加第三次长沙会战,当时战况激烈,一般是在早晨进攻日军,除步兵炮兵之外还有重型山野炮,我军依据地形优势,对日军形成包围攻势,到42年元月长沙会战胜利。随后转战四川云南地区,对日军缅甸方面军进行对战。部队在大山里面对日军进行周旋,与敌人拼刺刀。之后又到武汉与湖南西北交界处打击日本,在这一次战役中荣获上等兵。1945年4月,前往湖南对日军进行全面包围,此次战役取得巨大胜利,我也在这一次战役中负伤,还杀死一名日军军官,荣获中士排长。至今身体中还残留有弹片,随后前往上海治疗伤势,身体恢复之后又对上海残余日军进行围剿,直到1945年9月日本投降。

生活状况:王发善现与老伴儿依靠老年补贴生活,没有其他收入,生活贫困。

(五)孙流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孙流川,男,1926年生人。

部队番号:炮兵15团野炮营。

民国31年年馑,因为生活贫困,逃荒到河南省灵宝县,加入炮兵15团野炮营,任通信兵,看守电话。后来又拨给了93军,由陕西进四川,贵州,广西。在柳州跟日本人打仗,在全德,常德,邵阳打仗。日本投降后参加解放军四野39军116师工兵连,去海南岛的时候,走到南宁南边30里部队停止前进,连长叫刘振杰,指导员叫高巧明,参加过军事大队培训,师长张龙斌,军长顾炳奎(湖南莱阳人),当总机,战事紧张的时候,7天7夜不离电话,连吃饭解手都不能离。

生活状况:孙流川现与老伴儿依靠老年补贴生活,没有其他收入,生活极其贫困。

(六)李文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文轩,男,1924年生人。

部队番号:92军142师特务连。

17岁当兵,卖兵钱给父亲放家里了,当时母亲不在了,有一个妹妹。我在许昌师管区一段时间后,经南阳、老河口去了四川,在92军142师特务连。军长赵自立,市长刘春玲是河北南宫人。后经老河口经石门到了恩施又到了湖南益阳,在马街堂跟日本人打仗。路上遇到日本人,他们说“你们大大的,我们小小的”。后来到了汉口坐飞机到南苑机场,去大街游行,住在帅府园。47年回家,48年结婚,49年去汉口卖烟被127军抓住,军长赵自立,随部队到湖南、四川云阳,奎府、川北南充,49年下半年部队在木门厂起义,编入西南军大学习,在第3区149队,50年毕业分配到军卫营。51年送兵经川北到到天水到齐齐哈尔大兴县。上级命令入朝,我想去,营长不让我去,又给人条换入朝,在28军,在安东过一夜,过鸭绿江,苏联保护到新安洲,到云山弹药库,先分到炮兵,两天后分到步兵8班,班长徐天亮牺牲后我当班长,做工事,立了三、四等功。53年底经上海、宁波,驻守在浙江黄岩,后来因家乡有人写诬告信,被迫离开部队。

李文轩现与老伴儿依靠老年补贴生活,没有其他收入。

(七)盛顺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盛顺甫,男,1923年生人。

部队番号:93军10师29团。

42年抓壮丁去远征军到过缅甸,从师管区以团为单位送到部队,当机枪手,军长陈慕龙,师长顾炳奎,在广西跟日军打仗,没有一天不打仗,河南去的人大部分都是机枪手,中正式枪。(老人年纪大,记忆及其讲述能力较差。但相邻都能讲起老人当年的战斗经历。)

老人与老伴儿依靠老龄补贴生活,没有其他经济来源,生活贫困。

(八)白和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白和顺,男,1922年生人。

部队番号:68军143师427团1营机枪1连 。

口述: 1939年被抓兵两次,原来是两男抽一,后来独子也抓,19岁到部队在方城赵河,68军143师427团1营机枪1连,用的是马克沁机枪,别人跑了之后,我又顶替确山县马甲云的名。军长刘汝明,师长李增智(李大麻子)人高马大,原来的团长记不清名字,后来的团长是刘福祥,在确山,信阳打仗,在信阳明港驻军,曾经在明港南25里的葫芦店跟日军遭遇,死了两个上了四个。后去55军换防枣阳,军长曹树林。42年8月带着李福祥及家人回方城县投奔二叔(他是排长), 1944年回襄县在叶县旧县从日本兵眼前走过,没有胆怯。四叔作战勇敢,在山东同日本人作战,曾经一天打坏四挺机枪,全连仅剩下30人。有一年五月端午,营长媳妇说“白和顺过来,你叔想你了,你把这本书给你叔带过去”。她把一张纸条缝在我的领子里说:死也不能丢!到部队后交给电报员,电报员给我说那是“密电码”,看样板戏《红灯记》的时候,我就知道那密电码是干啥的。

现在老人独自生活,出料年补贴外没有其他收入,生活极其贫困。

(九)李福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福才,男,1925年生人。

部队番号:68军143师427团1营3连。

42年当兵,68军143师427团1营3连,军长刘汝明,他弟弟刘汝珍,师长黄乔松,我是步兵,命令南阳市民三天逃走完 ,跟日本人打仗,部队从湖北进入南阳,死守阵地,死守南阳,427团、428团驻守东南角,对岸都是日军,说话声音都能听到,不打。后来命令短时间内击溃日军,我们是二月初一进南阳,二月十六战胜日军,外出黄樵松师长命令死守南阳,老百姓都迁湖北老河口,师长前面走,炮弹在身后跟着落地,无办法了,师长说“退”。后来部队撤到湖北独山,淅川突围,一街两行夹道欢迎黄将军。

老人现在与儿子生活在一起,儿媳及孙女都是残疾人,生活贫困。

(十)刘玉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玉亭 ,1923年生人。

部队番号:97军497团迫击炮连,

民国32年,保长孙本把我抓到许昌大任庄(音)师管区,顶的是刘占的名字,当时是在3营2连,在那里住了几个月后,出发到四川重庆,入编166师497团,到那里的时候,队伍中的河南人死了90%(因为师管区不让吃,人都有病了,他们在老河口领了3天的军粮全部都给卖了。)开始死的人还用2-3cm(用手比划厚度)的木匣子装了掩埋,后来死的人用席子卷了掩埋,再后来死的人席子也没有了,直接用身子套住脖子拉出去埋了,上边的人(追查起来),在土桥模范监狱把排长以上全部关起来枪毙很多,也有劳改的。当时襄县去了12人,就剩下我和朱清栋(音),在重庆住了一段时间,当时是97军497团,迫击炮连,排长胡世贵(山东人),对我俩很是斋待,知道我们习惯吃面食,就拿米换成面给我们吃。后来部队开往广西,具体年份记不清了,去接93军的防,(结果)93军还没有下来呢,97军就被打散了。93军军长陈慕龙说:“他妈的,还没打可散了。炮兵都留下,其他的不管了。”(新接管的)炮兵排长抵触很大,陈慕龙把张发奎(是个军官)的小舅子枪毙了,张发奎以此公报私仇,借开会之名抓了陈慕龙,并把他给枪毙了。副军长接任后光退不打,后来日本人攻击过来了(地名记不清了),副军长持枪闸住路口与敌作战。在广西老包街(音)我们把日军引入一个三面环山的地方,第二天中央来了一架飞机,打枪后飞走了。后来又来了两架飞机,往山沟里扔炸弹,日本兵没跑一个人,那场战斗,日军一个师团全部死完。当时我们的师长叫王子玉,连长姓唐。鬼子投降时,我在重庆军事委员会国防部第二厅,见天搬运粮食,有两部卡车从朝天门码头扛包装车,运往军事委员会,每麻袋150斤,有山东人,湖南人,他俩抬起来放在我肩上,有一天累的吐血了,山东人擦起来让我吃,说是吃了补身体。鬼子投降后,又当了一段兵,开小车住在磁器口。后来不想干了,就跑到斧头关(音)茶馆,老板是山东人张体仁,有人抓逃兵找到了我,张体仁说走了穿红的来了穿绿的,你何必非要抓他呢。当时军事委员会警卫队长叫唐家乾,几个月后,张体仁说“你想回家么?”“想”。他说队伍要回南京了,你坐到汉口找机会回家吧。我到汉口的时候病了,就没有回家,随部队到了燕子矶。有一回休息时,我到市区找老乡,到了国防部二厅被认出了,让我回到国二厅,有很多洛阳、偃师、龙门的老乡。快解放时候,随部队到了广州,驻了6个月。又到了重庆,请了长假,挑水卖水。解放后干临时工,又到矿业炸药厂(私人开的)制造雷管、引线、半斤卷装黄色炸药,又因为安全原因停工。后被成都铁路局全盘接收,在绵阳西山观建黑药厂,我们这一批人调往成都欢喜庵,我和李廷领两人做雷管,后来年轻人嫌我俩保守,又被调往锯木厂做枕木,后来又去了宝成铁路柳州铁路局。52年回来,给了13个月的工资。回家后一直务农至今。

老人的长子多年前因病去世,老人把孙子孙女抚养长大,现在远方打工谋生。现在与聋哑智障的次子相依为命,况且老人年事已高,没有劳动能力,除老年补贴外没有其他收入,生活极其贫困。

(十一)刘运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运山,男,1925年生人(身份证出生年份有误)。

29军193师57团卫生队。

民国32年闹年馑,蚂蚱吃光了庄稼,大哥二哥都参军了,我流鼻血很厉害,脸像土一样黄,乡亲们帮助求情,医生给我胳膊扎了一针,打了半支药,大哥请假回家让我去当兵,当时部队就在我家旁边驻扎,队长嫌我体弱,笑我,不想要我,又有人替我求情后,收下了我,顶替刘志立(音)的名字当了卫生兵。当时是在29军193师57团当卫生员。半个月后部队去新郑,走到颍桥脚打泡了,到了石固(镇名),又起了重泡,排长喊“刘志立,咋样?” “两脚泡”。排长又问“想走不?”“想”。排长找来一辆车,我坐到新郑北校场,驻防半个月回来,身体也恢复了,那时候部队驻在山前姚庄,排长让我回家看看,我没有回去。随后部队要开到灵宝,我问这里离灵宝有多远,排长吓我说“八百”。走到洛阳,又坐车到灵宝防区。那是年里头去的,(民国)33年初从灵宝坐车到南阳北王店,这时候老日已经到禹县北了,我们连走几天到南坛门,第二天到禹县,驻在城里头,兵力雄厚,日军过不来,就绕道漯河抄回禹县,部队都在北面防守,没有想到日军会从漯河过来,一下可被动了,战斗打得很惨,伤员也没法接转,城壕沟很深,里面死了很多人,后来部队集中到城西,把老日的防线撕开个口,才冲出去。向西走了一天,到天明时候到了郏县黄道,不知道来了一批啥人,对着我们猛打一阵,人都懵了,把我们给打散了。后来我就转道神垕,回家了。当时部队有个张医官,排长姓石是个山东人,主任姓邱。

老人现在独自生活,除老年补贴外没有其他收入,生活极其贫困。

(十二) 李建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建德,男,19 年生人。

部队番号:29军独立排,后加入78军。

民国31年在自家附近部队加入国民革命军29军,排长(独立排)他父亲死了,排长陈如甫(音)就让我跟他一块儿回家到了中牟,后来陈如甫又带我到78军找老师长赖汝雄,他说:“又来干啥哩?恁着我搁这儿哩?” 叫人给我们安排吃饭。在西峡县西半川管化寨,那是个半山腰,山下有何,不翻过山顶到不了寨子。就在那里跟日本人打仗,那仗打得惨啊,战死的人太多了,脚下的土地踩几下都能踩出血来,当地的群众都说那是个“毁人炉”。在那里打完仗日本投降。一团人剩下不到一个连。团长打电话说“剩下我一个人也要保住管化寨”。打仗用的大炮管打40里地,日本人用的是子弹筒。班长叫牛超是许昌人,连长也是许昌人。

老人现在与儿子生活在一起,除老年补贴外没有其他收入。

(十三)柳文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柳文妮,男,1924年生人。

部队番号:93军63团防毒排 。

年轻时被保长抓壮丁送到许昌 师管区,随后入编93军63团防毒排,经邓县、老河口、巴东坐船经巫峡到万县,又续接一部分兵到凉山,在那里的战斗中脚受伤了,住在万县治伤。后来辗转三斗坪,母猪峡,观音庵(音),万县,丰都、长寿、成都彭山、乐山等,后来投诚解放军。土改结束后回乡务农。

老人现在与老伴依靠老年补贴生活,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且体弱多病,生活极其贫困。

(十四)翟春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生年月:1925年2月。

部队番号:13军新编第1师第1团1营1连。

才出去当兵的时候记不住是哪一年了,俺哥18,我15。跟张东南团长在偃城县成立的志愿兵团,到了洛阳三山村〔音〕,被卖给了13军新编第1师,在第1团1营1连。我太小了,人家不愿意要,转到师部,给我办淘汰〔手续〕哩,这是正规地方,在军医处检查身体,问我愿不愿意回家,我不回去。就叫我给军医处长陈传邦当勤务兵。我们后来又去了西平遂平,我记得42年5月5号连夜开往漯河,在那儿打了五天五夜。团部连部在偃城,俺在牛行街。木到万庄,连师部都被老日包围住了,人家从房子上开枪,抓住咱可多人。我在交通沟,下来个担架兵,扶住竹竿,被老日打死了。老日用刺刀刺住我背的皮包〔那是处长的,里面装着文件和地图〕,滑了一下,受伤了摔到沟里了。我摸摸头上也没有流血,腿受伤了,扶着竹竿爬出深沟。部队被打呼啦〔散〕了,都跑散了。我跑到了西华,第二团副官处一个副官领着从遂平五沟营到舞阳,找到大部队。又从舞阳向西到陕西武关,整顿编制去西峡,老日在八王寨,咱的部队在大华山,我留守荆紫关。在医院看守药材,军需。还是新1师,归89军。老日投降,我都到商南县,把东西一交,请假回家了。〔我还寄回家有兵役证,才没抓俺哥的兵。在部队没有用过枪,军需处给我办过负伤证。〕

老人现在独自生活,除老年补贴外没有其他收入,生活极其困苦。

(十五)闫炳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闫炳灿,男,1917年生人。

部队番号:29军91师272团1营1连 。

民国30年从军,在国民革命军第29军91师272团1营1连任机枪手,在河南省禹县(今禹州市)驻防,后开赴河南省灵宝市防守黄河,与日寇隔河相望。后来又在襄城县颍桥、禹县、许昌、南阳一带与日寇作战,在南阳白河与日寇作战时部队假意后退,当日寇追赶一段后部队左右夹击包抄敌人,取得了胜利。

老人现在由两个女儿轮流赡养,除老年补贴外没有其他收入,生活贫困。

----------------------------------------------------------------------------------------------------------------------------------------------------------------

铁血老兵公益,记录历史,温暖老兵。新版网页已经上线,更多内容关注铁血老兵网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