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 个月前,我以为我离毕业不远了,看着师兄走了,我瞬间成了大师兄,心里美滋滋地想着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也能来个完美谢幕。我也以为毕业论文实验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种子萌发实验数据收集完毕,组培有了第一阶段的突破,这算是个阶段性的进展,剩下的三分之一的混交试验马上也开展了,不出今年我就能全部结束实验,开始论文、找工作等一系列的后期事项,可惜事情不是按计划进行的,突然一个急刹车或是一个转弯,一切戛然而止,原来一直我以为的只是我以为的以为,老板轻巧的一个 ,我辛辛苦苦两年来的劳动成果就化为乌有了。

我突然不能理解什么叫数据不理想,什么叫数据不可用,什么叫与预期结果相差甚远......原来我不能理解的真的很多,太过愚钝了......我突然也想大哭一场,把心里的委屈给喊出来,把不满给吼出去,但是我还是很含蓄地掉了掉眼泪,然后很不争气地跟老师说我再把数据处理一遍吧,如果真的没有预期的结果的话,那我重做,可是我要是重做的话结果还是这样的话怎么办?我还能毕业吗?老师并没有理会我,说重做一遍拿数据时间应该是充足的,再试试吧。

结果我的三分之一腾空废了,接着老师提议把重心转移到组培上面去,我突然觉得更悲哀了,说起组培,我心里可是清楚得很,关于乔木的组培本来就不好做,况且之前也没有任何基础,从零开始的走起来,满路荆棘,一直在摸索探索加探究,我只能投石问路小心翼翼,想着怎么减少污染和褐化,怎么找出最适合的培养基,怎么才能诱导出愈伤组织,怎么把愈伤组织诱导生根生芽......终于终于的有了丁点希望,有了小小的进展,我没敢想最后能否整出组培苗,也因为两院的陈老师告诉我,你把组培作为论文实验的三分之一,即使是诱导了愈伤组织那也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可以写论文了,所以我的重心一直不在这里,也不知道做组培做到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一直秉着一个做吧做吧做到哪步算哪步吧的态度,突然这么一说,让我成功诱导出植株来,我又一次很没底气地反驳老师了,这个不能作为重点。


于是我的三分之二变成虚有的了。可是啊可是,我能把希望寄托于最后这三分之一的混交实验吗?显然不行的,混交林模式的探索任重而道远,我能做的也就是进行最初的简单摸索,说起来不是那么短短一年半年就能出来漂亮的数据的,所以我再一次沉默了。


最终,我幻想着,不,应该是坚信着,我一定能一定能一定能按时毕业的,迷迷糊糊了几天,然后狠狠地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对自己说,我是打不死的小强,不怕死不怕累不怕脏不怕挫折不怕困难(我知道是扯淡的),跨过万丈高山,不达目的不罢休,大不了也就是把所剩无几的青春彻底奉献在我“伟大”的科研实验里嘛。然后写了一篇日志,诉说着,自我开导着,好了,该要去做实验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