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在逃犯,冒充高官

(转载)在逃犯,冒充高官

(转载)在逃犯,冒充高官


2013年9月,非法圈占农地50亩兴建“皇宫”的福建“能人”傅少斌因下令“马仔”围殴新快报记者,一时被媒体推向风口浪尖。就在傅少斌“全军覆灭”之时,那些曾被他使用假身份证骗得一塌糊涂的人们也纷纷找媒体投诉求助。尽管傅少斌涉事被刑事拘留,但他很快通过关系保外就医。

这消息一出,那些被傅少斌害得妻离子散的人们更是谈虎色变,他们当心有腐败官员会让傅少斌“咸鱼翻身”。

傅少斌其人其事

傅少斌,家住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北路嘉滨里21号203室。此前,被媒体披露的傅少斌还有另外两个假身份,分别是湖南省宜章县城南乡成家村一组郑振辉,广东省惠来县河林乡河田管区沟畔一横巷12号林云孟。在媒体介入时,两地公安机关将傅少斌多余的身份依法注销。

除此以外,傅少斌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名字-----郑国辉。广州市白云区法院“(2009)云刑初字第1958号”刑事判决书清晰载明,郭锦秋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郑国辉、刘福会从郭锦秋手上承租了“狗眠地”50亩农用地。法院在判处郭锦秋有期徒刑1年的同时,对郑国辉等人也作出“另案处理”。

然而,傅少斌又是利用假名郑国辉蒙蔽过关,他不仅欺骗了法院,还欺骗了当地庶民,这一细节就连当地官员也说不清楚。据媒体报道,当时主管城建、国土的白云区副区长龚辉对“狗眠地”50亩农用地违法主体也是时而“郑振辉”时而“郑国辉。

全国人大代表、知名律师朱列玉认为,已生效的刑事判决书中另案处理的“郑国辉”一直没有得到处理,这明显是纰谬的,须问责相关部分。在傅少斌非法圈占农地50亩兴建广州版“皇宫”被媒体“狂轰乱炸”不久,分管城市运行管理、国土的副区长龚辉因利用职务方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被立案侦查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冒充高干子弟行骗

十多年前,哈尔滨原常务副市长朱胜文在监狱服刑期间自杀身亡。但家属认为,朱胜文已在哈尔滨监狱服刑5年多,并获得了两次减刑机会,还有5年零8个月便刑满释放,他弗成能去自杀!为此,朱胜文的妹妹为帮逝者申冤东捱西问趋承“关系”。

2011年,经朋友介绍朱女士终于认识一个很有“本领”的湖南宜章人“郑振辉”。见面那天,“郑振辉”开着军牌号为VA.08199的黑色轿车,身着笔挺笔挺的军装,让人见了就感觉不是一般的“军官”。

两人在交谈时,“郑振辉”自称是中央某高官的干儿子,要给朱胜文平反问题不大,但事先需要一百万的活动经费。“郑振辉”边谈边拿起电话高调地与北京方面联系朱胜文平反事宜,这让一旁的朱女士兴奋不已。经过一番交谈,“郑振辉”很快从朱女士的身上骗走一百万的活动经费。

自那以后,朱女士如同聋子听雷总想听到上面有批示下来的消息,以便推翻朱胜文在监狱自杀身亡的结论。但事与愿违的是,朱女士不仅没有得到好消息,反而经常接到“中央”方面的恐吓信息,大意为不要再纠结朱胜文自杀身亡一事,否则会惹更多的麻烦。

这时,朱女士明白自己的一百万是打了水漂,她也知道受愚走的钱弄不回来更欠好报案。而在生意场上混了几十年的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朱女士开始通过所有朋友打听出“郑振辉”的真实名字和身份。期间,朱女士也结识一批正要找“郑振辉”算帐的人们。

违建“皇宫”屹立不倒

近年来各地陆续爆出深圳“海上皇宫”、北京“最牛违建”等,这些都被陆续拆除。但广州市白云区帽峰山脚下,地处太和镇头陂村第十二经济社“狗门地”是傅少斌装修奢华违建私人会所,圈占农地达50亩,被媒体称为广州版“皇宫”。

有媒体报道,舍去“皇宫”违建的身份,这样一个仿古建筑群的奢华,让介入此次采访的新快报记者、羊城晚报、广东电视台新闻最前线及DV现场记者都为之惊诧。很难想像,在帽峰山脚下会隐藏着这样一座别致的院落。

这里拥有完整的闽南民居四合院,也有皇城根下原汁原味的老北京四合院,院落均有雕梁画栋;里面有一个硕大的画廊,据主人对外的宣传资料显示,“这里收藏着怪夫子宋大海、关山月、张大千、石鲁等著名书画家的真迹”;“园林内那些尚未开花的桂花树中,也有价值高达百万的百年老树”。

当地媒体还报道,“皇宫”早在2004年即被违规建房,也被认定为违建,且各部分给出的处理意见均为“拆除”。但记者近日走访该私人会所,赫然发现“皇宫”依然完好,并无要被拆除的任何迹象。记者走访相关部分,有文件显示,该私人会所所在的地块为基本农田和一般耕地。

为何违建“皇宫”屹立不倒?他之前的掩护伞龚辉都抓了,现在还有谁是傅少斌的后台?他为何能在广州使用假名字,假身份,开假军车,挂假军牌?相信只要广东高层认真查处,或许查出的比人们想象还要复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