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多名务工青年离奇失联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不管你认不认识他们,不管你在哪里,请你用心留意一下这些人的名字以及照片:“王光明,男,现年43岁,失去联系15年;刘冈,男,现年35岁,失去联系5年;张兵,男,现年37岁,失去联系5年……”

这是湖南省人大代表陈建教手中的一份沉重的“寻子名单”。寻人的,是一群花甲之年的老父母。

近年来,常德石门县两个村子的5名青年先后在广东打工失踪,引发5个家庭的大震荡。原本并不熟络的老父母,因各自的孩子失踪抱团联名想当地政府发出求助信,引发社会关注。

令人欣喜的是,在当地政府、省人大代表、湘粤琼警方的联合帮助下,奇迹在发生。

一村4名外出务工青年失踪

这是儿子刘冈失联的第5个年头了。

“病重时想儿子了,她伏在床上,用两个一次性杯子罩在眼周……有时一接,就是半杯眼泪。”4月11日,张姓邻居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讲述起戴月娥的思子之情。

60岁的戴月娥时常回想起整整11年前的分别。

2003年的3月,儿子刘冈着一身崭新的西装走出家门,从石门县三圣乡百红村出发,搭一段摩托,转一趟汽车,再登上去广东的火车。

作为1996年的大学生,跳出农门的独生子刘冈是母亲大半辈子的骄傲,小学从一年级直接跳到三年级的往事,被她一遍又一遍地提起。

2000年7月,刘冈从当时的西南民族学院(现更名为西南民族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在成都工作两年,于2003年应同学之邀,赴粤打工。

“哪个知道,他去了两三个月才打电话联系家里,而且从来只用公用电话。”父亲刘国安说,儿子的神秘行踪,一直是戴月娥夫妇心头的谜。

刘冈在不多的几次联系中,都要求家里汇款支援生活费,家里也都一一予以满足,“两千、三千地打钱”。后来,他一度三年未与家里有一丝联系,最后在2009年报了一次平安后,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无消息。

11年的分离期间,原本身体健康的戴月娥左肾出现积水、结石等病症,经历了几次大手术后,被切除。仅有的右肾,如今也“不行了”。

“要是早点回来,他还看得到我……”她背过身去,用手掩住蜡黄的脸。

戴月娥后来得知,断了线的年轻人,在石门县三圣乡、雁池乡不止刘冈一人;饱尝这份思子之痛的家庭,也就不止这一户。

据了解,近年来,当地至少有5名外出打工青年与家中失联——短的半年,长的,达15年。其中,4人来自石门县三圣乡百红村,1人(王光明)来自石门县雁池乡(原杨柳乡)双桥村。

失联者梁家新的父亲,百红村村民的梁富周常常陷入自责,觉得是自己“赶跑了”儿子。

2008年,他在电话里埋怨在粤打工的儿子梁家新,“别人打工都赚了钱,你怎么没寄一分钱回来”。谁料,那竟成了他们的最后一通电话,在那之后,梁父便再未收到儿子的任何消息。

多年来,梁富周的手机不离身,隔一阵子,就从兜里摸出来,尝试着拨一通——却始终无法接通。

“去年春天打通了,是个女的接的。”不过人家告诉他,不要打了,这是一个刚刚注册的新号码。

“停机了、空号了倒死心了,正在通话中、无人接听才是最煎熬的……”几个失联青年的父母坐在一起,胡忠明寻找女儿的经历,引起了共鸣。

25岁的女儿胡娜(化名)在半年前与家里断了联系,最后一通电话来自海南省。“是被人贩子卖了?是生病了?还是身上没钱,过日子不起了?”一家人不得而知,但是所有的父母都相信,他们的孩子,一定还活着。

失联前的一次回乡,胡娜曾给家人留下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女儿的字迹承载起两口子最深切的念想。

“爸,你是一个有知识,有文化,有见识的人,自小我就以你为我的榜样……妈,见信要开心,我最怕你的愁容,我最喜欢你的笑容,女人的笑容是最美丽的……”

在采访中,胡忠明有些固执地坚持一字一句地念完了正反5页纸。妻子刘玉枚默不作声,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打在手背上。

抱团求助,湘粤琼警方联动寻人

为了寻找失联的子女,这群花甲之年的父母想尽了办法。

2009年,刘国安只身来到儿子刘冈失联前所在的东莞塘厦镇。没有详细住址,没有可联络的手机号码,他只能求助当地派出所。

民警告诉刘国安,他们查到了刘冈使用过的几个号码,都是公用电话。听后,这位老父亲便背着行李,在公用电话附近的小旅店落了脚,拿着儿子有些模糊的相片,蹲守在附近逢人便打听,一找就是10天。

“有什么办法?那是唯一的线索了。”若不是妻子戴月娥病重入院,无奈返家,他或许会一直等下去。

无望的等待,在去年底出现转机。

2013年12月下旬,石门县总工会得知刘国安等村民寻亲的消息后,经县委书记董岚批示,石门县委常委、县政法委书记、县总工会主席李金生将该情况转给了当地有“菩萨代表”之称的省人大代表陈建教。

2014年1月1日,一接批示,陈建教立即动身,驱车上百公里,赴村民家中了解情况。透过老父母的泪水,失踪者名单逐渐清晰:

王光明,男,现年43岁,失踪14年多。

梁家新,男,现年42岁,失去联系6年多。

刘冈,男,现年35岁,失去联系5年。

张兵,男,现年37岁,失去联系5年。

胡娜,女,现年25岁,失去联系半年。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家庭都不能提供最新且准确的有效线索——仅凭陈建教一人之力,无异于大海捞针。

1月6日,陈建教以《关于紧急寻救湖南石门5位在广(琼)务工失踪者的请求》为题,致信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长李春生,海南省公安厅厅长李富林,详述失踪者的已知情况,请求广东警方给予帮助。

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顺利。“1月16日广东警方与我取得联系,称李春生副省长非常重视,并批示要尽全力查找,并与陈代表联系,还要求省公安厅刑侦局牵头,其他警种和有关市公安机关全力配合查找5名失踪人员。同时,海南省公安厅李富林厅长也作了批示。”陈建教说。

随后,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大要案件侦查处专人专案,赴广州花都区狮岭镇、东莞塘厦镇、增城市、中山市及海南三亚对5名失踪者开展搜寻。

好消息,来的很突然。

2月22日,专案民警则通过排查上网记录,判断胡娜所处位置在海南三亚,而后排查掌握了手机号码,QQ账号、微信账号,最终在一家网吧找到了这个女孩。

另外一组民警通过核查梁家新的身份信息,发现其曾在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杨二村加工厂务工,有可能租住在祥凤新庄八巷3301房。

3月3日,在广州市公安局花都分局刑警大队、狮岭派出所和狮岭镇出租屋及外来人口管理中心的配合下,专案民警冒雨在狮岭镇祥凤新庄某出租屋找到了失踪6年之久的梁家新。

3月18日,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长李春生致信陈建教,详细告知了他关于查找5名湖南省石门县失踪人员的情况。信中称,对张兵、刘冈、王光明3位失踪者的查找,仍在进行中。

袒露心迹混得不好无颜回家

“二月初三,正好是他妈妈生日三天前。”4月11日,时隔两个月,梁富周回忆起6年来接到儿子梁家新的第一个电话,脸上的沧桑一消而散。

那天他和往常一样,坐在厅堂用篾片织篓,电话响了,那头喊了一声爸,这头,泪一瞬间就溢了出来,满脸横流。

“那么多年来,嘴上骂着他,说他没良心,心里还是想着的。”62岁的梁母刘湘元指着门外说,“外面有人直接跟我们说,这个伢肯定是死在外头了。我和他爸爸一直不相信。”

梁富周说,电话里,儿子的声音一点没变,俩人话题也依然承接着6年前的最后一通电话,“他说,这些年没弄到钱,对不住家里。”

梁富周告诉记者,梁家新出生于1972年,“曾经外出务工,去了海南、新疆、山西,但处处都只搞了年把子就回来了”,直到35岁时依然一事无成,经济窘迫。

眼看着周围发家致富的人越来越多,梁家新也想成就事业,最终他做出一个决定,南下广东闯闯。2007年,在与同乡沈某一同踏上南下的火车时,梁家新暗下决心,一定要混出个模样再回家。

多年来,梁家新在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多家工厂打工,最近一年在川东机电厂做油锯,月收入1000元左右,出租房房租180元/月,一直未娶妻生子。梁家新告诉民警,自己多年不与家里联系,原因在于没赚到钱,感觉脸上无光。

大概是幸福来得太突然,这一通电话里,这对夫妇积攒了6年的唠叨、关怀、宽慰,一时又不知该如何说出口。刘湘元说,自己担心儿子长途电话费太贵,没谈什么就匆匆挂了。

梁父没告诉儿子,他离家的近7年,他睡的木床一直替他留着;他当年听过的收音机还完好地保存着。而夫妇俩的多病的身体状况,他们更是提都没提。

电话里,梁富周什么都没说。

“爸、妈,我争取夏天寄点钱回来。”儿子补偿似的承诺,梁富周没大放在心上,儿子的平安已经是他最大的宽慰。

喜悦同样在胡娜家蔓延。4月11日,胡忠明告诉前来回访的陈建教,女儿承诺今年下半年就回家。

陈建教将之前为胡父、胡母和奶奶拍下的合照冲印出来,送给他们。“等胡娜回来,再你们拍全家福!”胡娜82岁的奶奶眼角泛起了泪花。

胡家、梁家的好消息,给另外三个失联青年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刘冈的母亲戴月娥更是激动地告诉陈建教,她发现了新的线索。

在儿子2000年大学毕业时的“毕业纪念册”上,她找到了3个住址为广东的同学。她猜想,或许其中就有召唤刘冈南下的那个同学。

“也不知道能不能起到作用。”戴月娥喃喃地说。茫茫人海中能找到两位失踪者,已是奇迹,他们只能盼奇迹再次发生。

编后

这不只是一组焦虑、伤悲的寻亲故事,这些青年失联映衬的,实际上是一批怀揣理想的进城务工人员,在遭遇残酷的现实击溃后遗留的失落群像。

5年前,一个名叫罗炼的湖南浏阳籍的青年农民工留下“终生役役而不见成功”的字条,从他在广州打工的工厂出走,一度引起全国范围的“梦想痛苦症”大讨论。

今天,我们关注的这个失踪群体中,有集全家宠爱于一身的独生女,有残疾父母心中的顶梁柱,有90年代的“天之骄子”大学生。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们似乎在成为下一个“罗炼”。

今天,我们不指责,只讨论、商量。这些渴望成功的“罗炼”们,应该得到我们尊重和关怀,但成功的定义在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是不一样的。成功不是只有升官发财,在我们看来,你们哪怕只是流水线上的一员,都是不能忽略的,因为没有你们,生产不会正常运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就是一个成功者。

这些年在外面的碰撞,你们或许在抱怨才华被埋没、思考被忽视。但是,永远不会忽视你们的,是你们的父母亲人和朋友。

“王光明、刘冈、张兵……”不管你们在哪里,现在过得怎么样,如果看到我们的报道,请跟我们或者直接和父母联系。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有他们的下落,也请告知我们,以便我们马上告诉这些失联青年的家属(0731—82333623)。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