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厂房投资者的窘境

“卖完厂房我还回苏州发展,说什么也不在沭阳投资了。”杨飞今年34岁,是土生土长的沭阳沂涛镇二圩村人,他17岁便到苏州打拼

法治周末记者 刘立民

发自江苏沭阳

“卖完厂房我还回苏州发展,说什么也不在沭阳投资了。”杨飞今年34岁,是土生土长的沭阳沂涛镇二圩村人,他17岁便到苏州打拼,小有成就,2012年被当地政府招商引资回来建“2158”厂房,如今弄得债台高筑,急于把厂房转让。

法治周末记者在沭阳了解到,由于赠送土地、按平方米奖励等优惠政策,确实有一部分人自愿建厂房,他们财大气粗,建了厂房可以留着慢慢增值,尤其是一些建在道路两侧的厂房,将来还可改商住楼,价格不知翻多少倍。

“‘2158’工程是县里的一阵风,过去就没人管了,很多人都是两套图纸,等着将来改厂房发大财。”一位厂房投资者说。

然而,像杨飞这样倾尽所有举债建厂房的人以及被动接受厂房的建筑小老板们却苦不堪言,租不出去,卖不出去,债主频频催款,看着厂房干着急。

返乡投资反成空

在沂涛镇二圩村326省道南侧,有一家叫做“创亿”的木业公司,该公司3栋**型白色标准化厂房分外引人注目,靠路边的两栋空着,里边一栋装有机器设备,正在生产一种建筑用木板。当听说有人来看厂房,老板杨飞很快从县城赶过来。

“我这3栋厂房共计4.2万平方米,**超宽,标准很高,租和买都可以,如果整体买,成本价出售,42亩土地免费送给你。”杨飞急切地说着买他厂房的好处,生怕上门的客户跑掉。

“你还开着工,好端端的厂子为什么卖掉?”记者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杨飞脸色顿时暗淡下来,指着身旁一位60来岁的男人说:“你问我王叔吧。”

据“王叔”介绍,杨飞是土生土长的二圩村人,17岁便独自到苏州发展,经过10多年的打拼,小有成就。“王叔”很早就与杨家交情深厚,与当时的沂涛镇党委书记关系也不错,因“2158”工程任务艰巨,书记请“王叔”帮忙,“王叔”便把杨飞招了回来。

记者看到杨飞与沂涛镇政府签订的厂房建设协议书,除了土地免费办证、每平方米奖励200元等优惠政策外,镇政府还出资建设一栋,“最关键的,是镇政府承诺招商引资,保证把厂房租或卖出去”。“王叔”说。

正是基于这些优厚条件,杨飞变卖了苏州的所有资产,回家乡投资,“我当时很兴奋,离开家时是穷小子,现在能为家乡做事感觉很荣耀”。杨飞拍着胸脯说,没想到一头“栽”了进去。

厂房投入建设,镇政府兑现第一期资金后,就再也跟不上了,是杨飞花光所有积蓄,又借了外债才将厂房完工,“镇政府至少还欠我680万元”。杨飞说,厂房建好了,却招不来商,不能老闲着呀,又借款办了个木板厂,其实连所有厂房的十分之一都占不到。

杨飞在与记者攀谈期间,不断接到电话,杨飞叹息道:“这都是要账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日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难过,如果能整体卖掉工厂,我还完外债,还去苏州发展,再也不回沭阳了。”

杨飞告诉记者,两三年间,沂涛镇换了三任书记,镇长不是一把手,说了不算,账越来越难要,现在干脆说没钱了。

“王叔”也觉得很对不起杨飞,“他在苏州好好的,是我把他拉回来,没想到会成这样”。因此“王叔”经常跑过来义务帮忙。

就镇政府欠款一事,记者打电话向镇长李冬生求证,李镇长表示,当年之所以答应杨飞出资建厂房,是因为镇政府向省里申请了一笔扶贫资金,因为资金没有到位,所以不能兑现了。“如果你买厂房,土地证免费过户,但若改变厂房用途,需要补交一定数量的土地出让金。”

建筑商无奈变身搞企业

相比于杨飞,建筑商赵凤河的日子更不好过。

记者在沭城镇赐富路工业园区走访时,看到一家叫作“江苏河沭服饰有限公司”的厂区开着门,便信步走了进去,看到一楼摆放着20多台工业缝纫机,没有工人,而二楼有十几名工人在做儿童裤头,师傅说在做来料加工。

问到厂房卖不卖,门卫说不清楚,要问老板赵凤河,但用值班室电话打了几次赵未接,记者正要离开,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问记者来干什么,当听说准备买厂房时,脸上立即露出笑容。

原来,此人姓江,系赵凤河的表亲,是来讨债的。他告诉记者,赵凤河去年9月借了300万元5分息的高利贷,是他拉着自己的一个朋友两人做的担保,300万元到手后,赵凤河就不管了,前两个月的利息都是江先生替还的,如今债主已经起诉到法院,但赵凤河经常不接电话,只好到厂子来找他了。

江先生说,赵凤河的事他最清楚,赵的房产证、土地证以及与政府签订的合同都在江先生这里,“你要能买太好了,价值1000多万元的厂房500万元就卖,我做主,9亩土地免费过户”。

据江先生介绍,赵凤河为沭城镇建了3栋“2158”厂房,政府欠工程款抵给他一栋厂房,并为赵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赵建厂房时借了很多外债,并借有300万元的高利贷,拿到两证去办抵押贷款,银行不给贷,因为“2158”厂房太多卖不出去,银行收利息不收房子,只贷款给经营好的企业。

没办法,赵凤河注册了一家服装公司,又花几十万元购买了机器设备,招了一批工人开始做服装,并请银行的信贷人员来参观,结果还是没能贷到款,“银行人不傻,隔行如隔山,一个泥瓦匠经营服装厂,说能赚到钱,谁信呀”。

“在沭阳,因为建‘2158’厂房四处举债的人很多,能撑住的还在硬撑。”一位建筑业人士告诉记者,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会充分地暴露出来。

南方一位客商在沭阳建有2栋厂房,他表示,每平方米700元的成本价可以500元出售,不行还可以商量,记者看到他与镇政府签订的合同,即使招不来商政府也负责支付租赁费,但这位客商说:“谁管呀?领导调换频繁,找也白找,我也欠建筑商几百万元,赶快卖掉还账。”

不少人因为建“2158”厂房形成连环债,记者看到,在周集乡西的一处工地上,有两栋厂房已经完工,还有一栋只建到二层,一栋地基刚刚打好,看到记者来问价,看场地的及旁边邻居告诉记者,开发商已经找不到了,现在是工人和供料商占着后边那栋,一个借款的债主占着前边这栋,只要够他们的工资、料款和借款本息就卖,价格肯定很低。

还有一位在自己厂中建“2158”厂房的老板告诉记者,“建厂房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但我的厂房临街,将来能改商铺,那样价格会翻数倍,现在还不想卖掉,你给我投资200万元就行,改商铺挣了钱我们对半分”。

“沭阳的融资费用还是相当高的,2分、3分的都难找到。”一位融资业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