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看着映入眼帘的皑皑白雪,站在办公室窗前的Y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是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晶莹剔透的雪花包裹了派出所每一个角落,说它是个新的派出所,是因为刚刚搬来不多久,说它是个老派出所,是因为我在这里干了整整十六个春秋。

这个错落有致的小院,像极了范党育的那个营盘镇派出所,温馨而又不失严肃。但Y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的仕途将在这个院子里划上句号,他不会在这里看到明年的第一场雪。不仅仅是Y,整个分局里与Y有着相同命运的所有人都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明天,他们将何去何从。

十九个月以前

C分局局长到市局开会,被纪检人员当场带走,其司机也被办案人员留下“配合工作”。消息一传到分局,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放起了鞭炮,在一些人的眼里,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很快,一股恐慌的情绪在分局的官场里蔓延开来……

不久,从专案组传出了消息,C局长竹筒倒豆子般地交待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买官卖官。几年的时间里,C分局进行了两次竞争上岗,C局长经手的实职干部,几乎覆盖了所有科所队的负责人及副职,Y当然也无法幸免。据说在四个月后纪检人员的约谈中,Y痛哭流涕,究竟是出于痛心疾首,还是哀怨自己的不幸,个中滋味恐怕只有Y自己知道。

这年冬天,派出所乔迁新居,搬入了一座老式的四合小院,这是一座经历了几十年光阴的建筑,四周的两层小楼,将铺了红色地砖的小院紧紧包裹在怀里。上白下蓝的色调,把整个院落映衬的温馨而又不失严肃。站在院子的中央,你能感受到岁月积淀的那种特殊气息,和蓝白色彩所隐含的警营底蕴。搬家那天,民警们忙得不亦乐乎,一辆辆警车和小货车像蚂蚁般忙碌着,同事们不断地招呼着工人把桌椅板凳搬进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从以前的五六个人一间办公室,到现在的两人一间,派出所的办公条件有了空前的改善。根据三基建设的要求,这座布局陈旧的小院被改造成新式的派出所,办公和生活区域划分的井井有条。

Y皱着眉头在院子里踱了几圈,薄薄的雪地上留下几串漫不经心的脚印,他的内心没有丝毫乔迁新居的喜悦。Y的办公室位于二楼南侧,这是历任所长当中最大的办公室,在摆了一套真皮沙发和茶几、老板桌、书橱后,办公室的空间还显得绰绰有余。我很难去从纯工作的角度去描写Y,因为自从C局长双规的那天起,分局里包括Y在内的绝大多数实职干部就开始被一股恐慌甚至是绝望的情绪所笼罩,很多人“身在曹营心在汉”,有时长吁短叹,有时心不在蔫,更有甚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已经抱着一种无所谓的心态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期,整个派出所显得死气沉沉,其实这种现象仅仅是整个分局的一个缩影。或许是觉得前途渺茫,或许也是觉得所谓的工作成绩已经无足重轻,不仅仅是Y,就连派出所的二当家——指导员也很少来上班,有的民警甚至戏言:都不知道指导员长啥模样了。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些被纪检部门谈过了话的领导,不过是在等待一个结果,他们哪还有心思顾及工作与考核。

那年夏天,市局又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民警非领导职务晋升工作,晋升方式还是民主评议。投票之前,Y在所务会上传达了此次晋升的标准,一再要求同事们在投票中贯彻市局党委的精神,以参加晋升民警的日常表现和年龄年限为标准,公平、公正投出自己的一票。这次投票没有发生S在位期间的贿选现象,结果也是众望所归,几名年龄较大、工作年限长的民警如愿晋升。应该说,在这件事情上,Y忠实地履行了一名行政长官的义务,他没有利用这种机会去回收自己为官的成本,更没有象S那样,利用职权对手下的民警盘剥索贿,敲骨吸髓。

那年冬天很冷,这座城市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的酷寒。一天夜晚,Y从外面喝完酒回来,当看到值班民警坐在屋里取暖,没有外出巡逻时,他大发雷霆,用脚把值班室里的椅子踹了个稀巴烂。没有执行领导安排的工作,值班民警固然有错,但看着那个被踹烂的椅子,其他民警也一个劲地摇头。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第二天的所务会上,Y诚恳地向当事民警道了歉,称昨晚的事情是因为自己不够冷静,希望得到民警们的谅解。一把手当着全所民警的面道歉,这是我以前从未遇见过的。

终于,在一个飘着瑟瑟秋雨的日子里,Y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派出所。他的背影在这个小小的舞台上显得极为悲凉,同时也折射出了一名公安基层干部的无奈与身不由己。 Y还算是一个有底线的人,只可惜在C局长主导的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他不仅要随波逐流,更无法独善其身,而当一切都轰然坍塌的时候,Y也无可选择地以离职的方式退场。有同事掰着手指给Y算了一笔账:为官三年,他连成本都没收回来,赔了。

这是一场暴风骤雨,一些人还没有从美梦中醒来,就被冰冷的雨水淋醒了,几天前还在觥筹交错中弹冠相庆的同僚,今天就变成同命相怜的难兄难弟,我感叹命运的捉弄和人生的戏剧性。当然,身边也不乏兴灾乐祸者,不过平心而论,这其实是一个满盘皆输的结局,曾经的平步青云与名落孙山,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胜利者。

渐渐地,时间冲刷掉了这场风暴的印记,没有人再去关心,也没有人再去提及。而新上任的所长血气方刚,踌躇满志。当他抱着“人定胜天”的信念,意图在一潭死水中力挽狂澜的时候,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