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史学家宫脇淳子:“现在的俄罗斯,其实质就是蒙古第三帝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世界权威蒙古学、满洲学专家宫脇淳子:

“鞑靼(Tatar)这一名称是出自6世纪,指的是蒙古中部说蒙古语的诸多部族,这个词汇进入俄语后,被使用为复数形式Татары。在中国的正史《明史·外国传》里叙述了鞑靼的历史,以鞑靼即蒙古,为故元之后裔为开始。书写《明史》的满清,由于是从元朝后裔蒙古人那里继承正统的,因此没有必要像明朝那样把蒙古换为鞑靼,而且对于他们来说,具有相当正确的认识。

18世纪以来,俄罗斯的历史被卡拉姆金那样的爱国主义国民学派历史学家完全改写了。在现在一般所说的俄罗斯历史中,以蒙古为首的游牧民对俄罗斯的影响,被极力淡化了。实际上,正是在蒙古的统治下,俄罗斯发展成为国家。

成为俄罗斯这个名称语源的罗斯,原本是指称斯堪的纳维亚的诺曼人的词汇。9世纪,罗斯的留里克三兄弟应召请,统治了诺夫哥罗德和基辅,这就是罗斯的起源。

蒙古军侵入之时,俄罗斯留里克家族的王公们进行了反复的抵抗,并与被蒙古统治的一些城市形成对立关系。俄罗斯的各个大公和各个城市,然后是俄罗斯的东正教会受到了蒙古人的完全统治。从此之后数百年间,蒙古人的统治被称作鞑靼的桎梏,宣传在东方野蛮人的压迫下,人人都很痛苦。一直到罗曼诺夫朝俄罗斯时代的19世纪。

金帐汗国的汗进行了俄罗斯历史上的第一次户口调查。代表汗的、被称为达鲁花赤的官员驻在各地,征收贡税,监督驿站的驻屯军队。俄罗斯由此才开始形成统一的地域。

留里克家族的诸大公竞相与成吉思汗家族的公主结成婚姻关系,作为汗的女婿,享受了特权。每当在公主之间起了纠纷的时候或俄罗斯各地方之间起了纠纷的时候,当事者就会携带着大量的贡品前往汗的斡尔朵,求得金帐汗的裁定。

蒙古人来到俄罗斯前,俄罗斯的中心在基辅(今乌克兰首都),蒙古人来到俄罗斯后摧毁了基辅,并一手扶植起莫斯科,把莫斯科打造成俄罗斯的政治、军事和经济的中心,现在的俄罗斯,正是莫斯科的延伸。1237年,莫斯科在遭到蒙古军入侵时,莫斯科尚且是个不出名的小寨子。但后来,由它承办着金帐汗的征税事务,并由此而得以发展起来。1328年,莫斯科公伊凡一世被月即别汗授予了大公的爵位。1399年,莫斯科成为了拥有17个万户的大公国。

另一方面,在金帐汗国的统治层中,从14世纪后半叶爆发了汗位之争。被人认为并非成吉思汗子孙的马麦掌握了金帐汗国的实权,接着他自己登上汗位。然而,属于术赤家族左翼的、被称作术赤的儿子脱哈帖木儿的后人脱脱迷失从东方进攻马麦,在迦勒迦河边击败马麦,成为了金帐汗国的汗。

俄罗斯人趁此时机开始反抗蒙古,在俄罗斯历史上有名的库利科夫之战就是此前的1380年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取得的对马麦的巨大胜利。可是,就在不久后的1382年,脱脱迷失就占领了莫斯科,德米特里大公逃离了莫斯科。库利科夫之战仅在俄罗斯东正教大主教所写的编年史中有记载,而在同时代各国间交往的外交文书中一点都没有言及。

进入15世纪,在金帐汗国的大斡尔朵之外,以克里木(包括克里米亚半岛和乌克兰草原在内)、喀山及阿斯特拉罕等地为根据地的术赤后裔们进行着没完没了的对宗主权的内斗争夺。这期间,由于术赤的后裔们对莫斯科和波兰立陶宛的进攻,莫斯科大公们这次与作为和术赤后裔敌对的斡尔朵结为同盟。

在俄罗斯历史的定论中,金帐汗国是于1502年被所谓的克里木鞑靼的明里克莱灭掉的。但事实上,这时是大帐的汗位从那玛罕家族向昆楚克(脱脱迷失)家族的转移。伊凡三世之孙伊凡四世(伊凡雷帝)利用1552年伏尔加河中游的喀山汗家族的内讧,进驻了喀山城并久居不撤。接着,于1556年使伏尔加河下游的阿斯特拉汗国灭亡。可是,莫斯科的目的是获得作为交易据点的阿斯特拉罕的镇子,因此,把汗的家族移往不花刺。另一方面,移到克里木的黄金斡尔朵于1571年对莫斯科进行进攻,并征收了贡税。从此以后,直到17世纪末彼得大帝时代,莫斯科一直必须给克里木汗国缴纳贡税。

1575年,伊凡四世把西蒙别克布拉托维奇这个人物迎接到莫斯科,传给他沙皇的位置,自己则执臣事。翌年,重新接受让位,成了沙皇。这个西蒙别克布拉托维奇过去名叫赛因布拉特,是在卡西莫夫地方被授予了领地的、那玛罕家族最后的大汗的曾孙。通过这个手续,莫斯科大公成了蒙古的继承者之一,获得了术赤后裔们的支持。就伊凡四世自身来说,其父亲一方是德米特里顿斯科的嫡孙,在其母亲一方,则是蒙古人马麦的血统。马麦被称作白汗。莫斯科的沙皇也自称白汗,这个称呼来自方蒙古语察干汗。所以,俄罗斯帝国也是蒙古的继承者。

伊凡四世死后不久,留里克家族的血统便断绝了。蒙古人出身的贵族鲍里斯格图诺夫成为了沙皇。1605年鲍里斯格图诺夫死后,1613年,米哈伊尔罗曼诺夫被选为沙皇,罗曼诺夫朝俄罗斯诞生了。到了米哈伊尔罗曼诺夫之孙彼得一世时代,渐渐开创了连接现在的、俄罗斯帝国的基础。

俄罗斯正是因为其蒙古化,长期以来都被突厥视作同胞,这在《乌古斯汗传》中也有反映,而且马木留克突厥也把俄罗斯人看作同胞。

蒙古帝国在存在了一个世纪左右崩溃后,被认为好像没有给其后的世界留下什么影响。一般所说的蒙古帝国的消灭,指的是作为殖民地的定居农耕地带的丧失。例如,从明朝的立场看,元朝确实在这里灭亡了。而实际上,元朝皇帝的后裔继续统治着其后的蒙古高原,明朝只是继承了元朝统治区域的南半部。在伊朗及俄罗斯情况也同样,他们为了隐瞒长期心甘情愿服从游牧民的统治的事实,从认为自己定居于农耕地带,是优越的社会形态的立场出发,对历史进行删选和再整理。正是由于这样的情况,所以从被统治者的立场出发解释的历史被普及,直至今天。这样,根据史书,蒙古帝国崩溃后的中央欧亚草原,就被视为‘完全黑暗的时代’。曾经广袤的蒙古帝国的领域被这样说明:‘野蛮的游牧民离开文明的中心,恢复到丁昔日的无秩序的生活中去了’。但这是一种曲解。

俄罗斯帝国和满清分割欧亚大陆的历史没有得到正确的叙述,除了他们自身遗留下来的文献很少之外,还有别的原因。一进入17世纪,在中央欧亚草原昔日蒙古帝国的东西两端,与以往游牧王权不同的新型国家满清和罗曼诺夫朝俄罗斯诞生了。满清在1636年建国之际,从元朝皇帝后裔那里继承了统治的正统性。而俄罗斯于1575年伊凡雷帝时代从金帐汗国的后裔汗手中取得了继位的手续。可以说这两个大国都有着十足的认为自己是蒙古的继承国家的意识。

1912年,统治了中国268年的清朝灭亡了。作为汉人建立的国家的中华民国,从中华思想的立场出发,主张自己是继承了清朝旧有领土的‘正统的政权’。

在另一方面的俄罗斯,从1917年革命中诞生的苏联继承了帝政俄罗斯征服的所有领土。在苏联,为了使多民族共和国构成的联邦内部得以安定,只按人为划分的共和国边界编纂了始于石器时代的通史。其结果,对过去游牧民的迁徙记述不足,对蒙古帝国的影响也极力低调评价。历史地看,他们在与相邻共和国的人们有深厚关系的情况下,站在用20世纪后运用的民族名称进行分类,而与邻近民族完全没有关系这样的立场上描述了历史。

在中国,为了说明‘现在的领土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其正当的继承者’这样的理论,就把过去的游牧民都当作中国人,蒙古帝国及其后裔们的历史是被说成‘中国少数民族’的历史来对待的。

现在中央亚细亚诸国中的哈萨克斯坦及乌兹别克斯坦的人们是在14、15世纪以成吉思汗的子孙为核心形成的民族。俄罗斯联邦的鞑靼斯坦共和国是成吉思汗长子术赤一系黄金斡耳朵的后裔。此外,在俄罗斯联邦内,还有蒙古帝国后裔形成的各式各样的民族。

在18世纪,哈萨克斯坦的人们受到准噶尔的压迫。为了逃避压迫,他们成了俄罗斯的臣民。布里亚特人本来就和卫拉特部族是联合体,也就是说是卫拉特的一部分。土瓦及戈尔诺一阿尔泰的人们也是一度处于准噶尔的统治之下的。吉尔吉斯斯坦的人们从西伯利亚的故乡迁居现住地也是在准噶尔时代。准噶尔在最兴盛时期,几乎统治了所有乌兹别克斯坦的绿洲诸城市。现在住在中央欧亚草原最西端伏尔加河西岸的卡尔梅克共和国的蒙古系的人们,与准噶尔同为卫拉特民族,在苏联的开创者列宁的身上,实际上就流着卡尔梅克蒙古人的血。

如果说蒙古帝国直接导致了俄罗斯和满清的形成,准噶尔间接为现在俄罗斯和中国领有这些地域而创造了条件,这是不会过言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每天怎么有这么多傻B胡言乱语?中国有文字记录的时候你们还属于猴子,凭什么我们记录的都是错误的,而你们的传说都是历史事实?

2楼ak4ak


元朝本来就是开放进步的,因为毕竟是外国人的政权,被后世中国文人极力贬低也是可以理解的。

比如在元朝之前中国人普遍住草房,在元朝蒙古人的统治下,中国人普遍住上了瓦房。

造纸衣穿纸衣在宋朝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而现今某些学者和网络写手往往无限美化粉饰宋朝,胡乱引用不知从哪里冒出的GDP数字,却对这种现象选择性失明。而元朝时代大力发展棉纺织业推动社会大进步。

穿造纸衣在宋人笔下是一种比较常见的记载,如宋人苏易简在《文房四谱》卷四中有记载:“亦尝闻造纸衣之法,每百幅用胡桃、乳香各一两煮之,不尔,蒸之亦妙,如蒸之即恒。洒乳香等水,令热熟阴干,用箭干横卷向而蹙。”

又如《渑水燕谈录》卷十记载北宋熙宁八年,淮西大饥时,“提刑司督诸郡多造纸袄为衣。。。。等等等等

在宋代,中国人多有穿纸衣的可悲现象,而在元朝时代,广大中国人民才开始普遍享受棉衣的温暖。

早在20多年之前,学者李幹就在《元代社会经济史》中指出,“元朝取代宋朝,不是什么历史的倒退”,“元代整个社会生产力不是停滞不前,而是向前发展的”。但这样的真知灼见,长期以来却被人们忽视。许许多多认为元朝落后宋朝先进的不负责任言论仍在漫天飞舞,这是一种很可悲的现象,侧面反映了落后的夷夏思想仍在扰乱正常的历史研究。

日本史学家宫脇淳子对蒙古帝国历史贡献的评价

日本史学家宫脇淳子对蒙古帝国历史贡献的评价

日本史学家宫脇淳子对蒙古帝国历史贡献的评价

日本史学家宫脇淳子对蒙古帝国历史贡献的评价

日本史学家宫脇淳子对蒙古帝国历史贡献的评价

日本史学家宫脇淳子对蒙古帝国历史贡献的评价

日本史学家宫脇淳子对蒙古帝国历史贡献的评价

5楼ak4ak

4楼 黑白棋子
每天怎么有这么多傻B胡言乱语?中国有文字记录的时候你们还属于猴子,凭什么我们记录的都是错误的,而你们的传说都是历史事实?

现在全世界研究蒙古历史的三大范本:《蒙古秘史》、《蒙古源流》、《史集》,前两本都是蒙古人用蒙古文写的,《史集》是波斯写的。可没中国史书什么事。。。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