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马航飞机失踪最新消息:“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航空管理局和美国全国运输安全委员会在调查该(马航MH370失联)事件方面都作出了显著贡献”,而“中国方面提供的则是一些误发的卫星图像、不可靠的水下搜索技术,以及对马来西亚的一系列指责。”昨日(16日),美国发行量最大的财经类综合报纸《华尔街日报》以“航班搜寻暴露中国式危机管理”为题,紧随《纽约时报》诬称中国提供错误线索妨碍马航MH370搜救,“挑刺”中国在搜救失联客机工作中的表现。

“在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指示下,”该文指责在失联当天就积极参与搜救工作的中国外交官的举动“加剧了本已十分沉重的气氛”。尽管大部分中国乘客家属和公众都通过理性和客观的方式来表达其关切和感受,该文唯独聚焦个别情绪激动的家属,批评中方不“理会和阻止”其对马方官员进行质疑和指责。

对中国搜救人员在本月初率先探测到疑似水下脉冲信号,《华尔街日报》批评中国先将消息报告北京,同时“遗憾指出”中方探测设备“侦听范围极小”,最终被英国搜救人员判为错误线索并“不予理会”。在高度称赞今年1月澳方在新加坡主持召开的15国航空安全会议意义重大的同时,该报分别在文章开头和结尾用“中国官员缺席该会”完成了报道的首尾呼应。

以下是《华尔街日报》报道全文:

华尔街日报也称中国搜救帮倒忙 暴露中国短板

今年1月份亚洲民航专家曾聚在一起研究飞机在海上失事时如何协调搜救行动,当时中国政府表示缺乏应对方案,但是并没有派任何人参加这个会议。

不过就在一个多月之后,中国政府对于马来西亚航空(Malaysia Airlines) 370航班失踪事件作出了全力回应,向搜索区域派出了飞机和船只。3月8日失踪的这架航班上搭载的239人中有一半以上是中国籍,中国外交官员与其他政府进行了积极接触,有时与他们打交道的官员就是曾组织地区搜索预备活动的官员,而中国已连续两年缺席此类活动。

中国在370航班搜索工作中的策略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机会,让外界能够了解这个亚洲新兴超级大国在危机中是如何与邻国互动的。其策略还揭示出,中国在其不断扩大的军事力量让整个地区感到不安之际,也渴望展示温和的一面。

涉及搜寻工作的人士表示,自近40天前飞机失踪以来,中国证明自己是坚定而有力的冲在前头的应对国,只是有时过分自信,还曾出现混乱和失误。作为美国几十年来建立的深厚政治和军事联盟的局外者,中国已要求了解其内部掌握的信息,但对于与26国联盟合作表现出兴趣并不高。

涉及搜寻工作的人士称,在飞机失踪的当天,中国外交官就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指示下参与进来,他们向亚洲各国的高级领导人施压,有时还加剧了本已十分沉重的气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搜索失联客机的国际合作清楚表明,地区国家完全有能力共同应对面临的挑战。他称,自飞机失联后,马来西亚方面一直在配合多国共同参与的搜索工作,同时投入了巨大资源,中国也将继续与相关各方合作。

这架由美国制造、所载乘客大多为中国公民的客机的失踪事件也凸显出相互角力的两个大国迥然不同的行事风格,两国在调查中都有自己的利益考虑。

一名了解调查情况的马来西亚官员称,在危机时刻面对美国和中国的情况下,马来西亚左右为难。该官员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简称FBI)、美国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简称FAA)和美国全国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 简称NTSB)在调查该事件方面都作出了显著贡献,此外还提供了黑匣子定位仪、蓝鳍-21(Bluefin-21)水下搜索器和P-8波塞顿(P-8 Poseidon)侦察机等起到重大和直接作用的设备。

这名官员表示,中国方面提供的则是一些误发的卫星图像、不可靠的水下搜索技术,以及对马来西亚的一系列指责。该官员所指的是,在失联客机搜索初期,中国曾提供卫星图像,称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发现疑似飞机碎片的物体,但最终被证明是错误的。

马来西亚和中国在搜索一开始就出现摩擦,并导致两国相互指责对搜索工作处理不当。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 3月24日表示可以认为失联客机已坠入南印度洋后,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指责称这一说法属于妄下结论,过于草率。

3月25日,失联客机上中国乘客的家属前往马来西亚驻北京大使馆外抗议,中国警方未加以阻止。一名乘客家属在马来西亚驻华大使萨鲁丁(Iskandar Bin Sarudin)哽咽着发表一份简短声明时还质问:“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里?”边上的警察对此也未理会。

还有一名女性家属要求萨鲁丁在她面前跪下道歉,其他人也随声附和。萨鲁丁未作出回应。

洪磊在书面回答问题时说,中国政府和家属们有共同的关切和担忧。他说,中方注意到大部分中国乘客家属和公众都通过理性和客观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关切和感受。

搜索工作向更接近澳大利亚的南部转移后,紧张关系有所缓解。澳大利亚欢迎中国飞机前往该国一个空军基地,并与一艘中国破冰船上(雪龙号——观察者网注)的船员相互协调。在几个月前于南极洲附近的救援行动中,澳方与这艘破冰船建立起了合作关系。

澳大利亚运输安全局(Australian Transport Safety Bureau, 简称ATBS)局长多兰(Martin Dolan)说,澳方实际上扮演了一个可靠中间人的角色。澳方与大多数参与方有良好的关系。

但在4月初,中国搜索队伍报告说探测到可能来自失联飞机设备的水下脉冲信号,这最初看来是一个重大突破。但此事也再度引发了其他国家官员的沮丧情绪,这些官员说中国的相关程序不断带来这样的沮丧情绪。

据一位熟悉搜索行动的西方军方官员说,在中国“海巡01”船携带的探测器探测到信号后,中国调查人员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数千公里之外的北京,而不是通知已经在南印度洋上的附近船只和飞机。

上述军方官员说,这样的汇报体系反映出中国集中式的指挥结构,毫无必要地拖延了信息传递,让其他搜索人员感到沮丧。

不清楚中国方面用了多长时间才把相关消息分享给其他调查队伍。新华社在4月5日晚间公布了探测到脉冲信号的消息,比信号首次被发现晚了超过一天。当记者就发现信号的消息询问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负责搜索行动的官员时,他们的回答显示,他们所掌握的情况也就是新华社那三句话的报道。

之后数天,在对黑匣子电池电量即将耗尽的担忧日渐加剧之际,澳方搜寻人员动用美国提供的一台设备也探测到了脉冲信号,提供了调查工作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线索。

最终英国军舰回声号(HMS Echo)及ATSB的搜寻队伍将中方所探测到的信号判断为错误线索而不予理会。该信号是中国海军基于一款水中听音器探测到的,其侦听范围极小,以至于拥有相似设备的ATSB决定不让海盾号(Ocean Shield)船上搜寻人员携带这种通常仅被潜水爱好者用于较浅水域的设备。

根据一份73页的总结报告,1月份在联合国下设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牵头下,15个国家的航空安全官员举行会议,就亚洲地区政府如何组织多国搜救工作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海上空难进行谋划。

此次370客机搜寻工作的关键人物、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Australian Maritime Safety Authority)负责救援工作的高级官员康斯特布尔(Scott Constable)主持了这场于新加坡举行的会议。他对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各部门官员的缺席不予置评。

据总结报告,康斯特布尔在会上提出了多种方式以建立一个针对“海洋及偏远区域”搜寻工作的区域整体计划,例如从2009年的法国航空(Air France)空难中吸取教训。专家认为,那场于大西洋上空发生的空难为当前进行中的印度洋搜寻工作提供了蓝本。

另一位与会者、国际应急响应系统International Cospas-Sarsat Program秘书长莱特(Steven W. Lett)称,未来肯定会发生某些事件,若能认识其他国家的应急响应官员,那么一旦出现这些紧急情况,一切都会变得简单许多。

(作者:James T. Areddy / Richard C. Paddock / Daniel Stacey)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