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八四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因为我团刚从辽宁新民县抗洪归来,战友们都挺疲惫的,各个连队都在改善伙食, 晚饭时我知道营部的人员都去各个连队混饭吃去了 营部没人我就匆忙地九连吃了口饭就跑步回到营部的小楼了。 我们是单独的一个营的营房住在一个叫做啦啦屯的一个山脚下,临近公路是我们三营部,我们营的驻地是没有围墙的,北面山坡上依次是九连隔个山头是八连,在隔个山沟是七连。 我们营部是座两层的小楼,两边是二层的楼,中间是人字梁连接的棚顶,中间空地是能停六台五九式坦克的修理间。一楼的各个房间都有冲东开的单独的门。 通讯员的屋子在西边的一楼最南面,门冲东窗户向南,南面楼房前我们营的操场,操场下坡不远就是河道了。 我回到营部一看真如我猜到的一人没有,天已漆黑了没有开灯的,我进到我的屋里打开灯然后烧了壶水洗了洗头,洗完了一遍头发还没有擦呢我就双手端着盆,然后用脚踢开房门。 外面是漆黑的,踢开房门的刹那间屋里的灯光照见了一个近在咫尺的和我面对面的一个我没见过的没穿军装的惊讶的张着一个大嘴的人 。 我看到那个人的瞬间就觉得不对,应激反应我迅速的把双手端着的一盆水连盆带水向着那个人的脸上扔了过去,同时又向那人的肚子猛踹了一脚,又迅速的利用踹出的那脚的反作用力收步回身退后拉门把门关上插好。因为不知外面的人啥意图,几个人? 插上门的同时把电灯关闭,然后打开窗户把被子团好扔了出去,被子扔出后半秒钟后我蹿上窗台蹿了出去,落地后我连了两个前滚翻站起来后我就站了起来。就看到有个人影向南跑下操场,我就往南边的操场边缘追,快到边缘坡下的时候看到有个人站起来就跑,我就喊,别跑,再跑我就打死你,那个人就站下了。 当时那个人站在半米多深的草颗里,我怕还有人我就喊过来,往操场这边走,那人走了过来,我说你趴下别动动我就打死你,又问你们几个人,他说就他自己,当时我感觉我的头发都是竖着的老紧张了。 这时很远的地方有人就喊,谁呀?干啥的?我一听是我们营部的装甲车驾驶员七四年的老志愿兵靳世友,我就喊老靳快来,我他妈的抓了个小偷,老靳就跑了过来。 那人说是老靳吗?我是谁谁的,老靳问他说你咋认识我呢,那人就说谁谁谁啥的。噢,,老靳在这里呆了十多年了,老靳说我听明白了告诉我他是跟前不远处的屯子的人,连他家几口人他都知道,完了老靳和我说既然他也没偷到啥就让他回去吧,我一想也是就让他走吧,要不的反映到营长那里营长还得追究没人值班的责任那就放他走了。哈哈 ,现在我在这码字呢我还能想起他和我对脸时的那个惊讶的表情呢。。。。。。其实也把我也吓够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