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方改变不了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客观事实

日本外务省4月15日在其官网主页公布了有关钓鱼岛问题的宣传册,称“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说法“没有根据”。据悉,这是日本外务省首次针对钓鱼岛制作宣传手册,该册子还将翻译成汉语、英语等10种语言。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5日在回答有关提问时表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这有着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无论日方如何变换手法宣传自己的错误立场,都改变不了钓鱼岛属于中国以及日本窃取并企图永久占有中国领土钓鱼岛的客观事实。中方敦促日方正视历史和现实,纠正错误,停止挑衅,回到通过对话磋商管控和解决问题的正确轨道上来。

宣传册内容是无视历史事实的霸权主义行为

日本外务省公布的宣传册开篇便妄称:“尖阁诸岛(即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以下简称为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不管在历史上还是国际法上都非常明确。围绕钓鱼岛问题原本就不存在必须要解决的领土问题。”

日本同志社大学教授浅野健一15日对本报记者说,日本政府又在撒谎,日中两国确实存在关于钓鱼岛搁置争议的默契与共识。中国一直遵守两国此前达成的默契,两国因钓鱼岛导致关系恶化的责任完全在日方。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扬言“购岛”,前首相野田佳彦将钓鱼岛“国有化”,日本打破了两国一直存在的共识,开始毫无根据地声称“钓鱼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只要仔细查阅资料就会发现,“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的主张没有任何根据。

日本每日新闻社前驻德国记者村田信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读完该宣传册,对日本政府主张进行总结的话,那就是“现在的中国要承认日本在过去最具侵略性、最强大时期的领土范围”,这显然是非常可笑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战败宣布无条件投降,却对所谓的“日本历史、国际法上固有领土”进行不当要求,甚至还通过舆论与教育否定对日本侵略战争进行定罪的东京审判。日本如果对“历史与国际法”表现出任何忠诚的话,就应该与德国等二战战败国一样遵守“战后秩序”。

日本庆应大学教授大西广对本报记者说,日本外务省的宣传册存在明显问题,日本政府发行这种弊端百出的宣传手册不仅无助于事态的解决,反而让问题更加复杂。

日中协会理事长白西绅一郎15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外务省制作的关于钓鱼岛的宣传册内容是对历史事实的歪曲,是无视历史事实的霸权主义行为。

日本对钓鱼岛主权的主张不诚实不正当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廉德瑰对本报记者表示,日本对钓鱼岛主权的主张既不诚实也不正当。明朝册封使陈侃早在1534年就在其所著《使琉球录》中提到“钓鱼屿”。明朝史书《筹海图编》中的“福建沿海山沙图”标有钓鱼岛等岛屿。日本人林子平1785年出版的《三国通览图说》的附图“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将钓鱼岛等岛屿染成与中国大陆一样的颜色。

廉德瑰说,二战后“旧金山和约”第三条将钓鱼岛划在美国管辖范围内,并不意味着和约认为钓鱼岛主权属于日本,特别是中国没有在“旧金山和约”上签字,故中国不承认旧金山和约体系所代表的战后秩序。中国参加的战后秩序是以《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投降文件为基础和以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为根据的。

廉德瑰表示,日本应该正视钓鱼岛在明清时代就属于中国的史实,尊重国际法关于“先占”领土的公开原则,不应得寸进尺,无理狡辩,否定钓鱼岛问题的争议性,破坏中日关系。

日本横滨国立大学名誉教授村田忠禧2013年6月出版的《日中领土问题的起源——政府文件讲述的失真事实》一书通过史料分析对日本政府窃取钓鱼岛等岛屿过程给出了非常详细的解答。该书介绍说,1885年,冲绳县第四任县令西村捨三因为钓鱼岛等岛屿在清朝册封使所著的《中山传信录》等著作中均有记载为由,对设置地标一事表示了担忧,最终只是进行了调查但并未设置地标。1885年12月5日,日本政府为避免与清朝政府发生纠纷,决定暂缓将钓鱼岛等“纳入日本版图”。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在清政府节节败退的形势下,日本内务省认为形势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遂于当年12月再次决定启动将钓鱼岛等并入日本版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