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4月13日,新浪腾讯网易各大媒体,都转载了来源于东莞时间网,由《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发表的一篇报道《绝大多数基层公务员工作负荷过大 盼能减负》。部分摘录如下:

各行各业都有“闲岗”和“忙人” 尽管两年前才进入昆明某职能部门,但现在微信朋友圈上已看不到张帆轻松的影子。2013年12月26日,她发布了一条状态:“作为一个现代文秘,你写得了材料开得了会,做得了接待喝得了酒,擦得了桌子拖得了地,然后最恐怖的事叫做:领导临时交办的其他事情。”张帆说,年前那一阵几乎要忙疯了,加班成为常态,颈椎也出现问题了。 近期,《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访了广东、江苏、湖南、云南、宁夏、辽宁等地的近百位公务员发现,不同地区、不同层级的公务员工作负荷相差巨大。少数地方确实存在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甚至脱岗早退现象,但对大多数公务员,特别是广大基层公务员而言,“白加黑”、“五加二”才是真实的工作状态。 多位受访公务员表示,在一些舆论场中,仅仅因为少数公务员“不作为”行为被放大,大多数勤劳务实的公务员不得不“背黑锅”,导致公务员群体无论是“哭穷”还是“哭累”,都被贴上了“贪得无厌、不知满足”的标签。

“被诅咒岗位”与“被眷顾岗位” 也有另外一些公务员,“累得跟狗一样”的繁忙状态,他们绝对无法想象。 一位南方某地级市烟草局公务员告诉本刊记者,自己的工作非常惬意,“刚入职半年,月均收入就有八九千元”,还经常“莫名其妙地就放几天假”。“在体制内‘混’了十多年,我们现在都是老油条了。”湖南某县级工商局公务员张涛表示,自己所在部门上班真的很清闲,“每天九点多去,先看一下报纸,如果领导有事交代的话那就去办一下,很快就搞定了。” 在公务员们看来,这个庞大的群体中既有“钱少活多压力大”的“上帝诅咒岗位”,也有成天无所事事、优哉游哉的“上帝眷顾岗位”。 苏州某局一位处长认为,公务员内部“忙的忙死、闲的闲死”对队伍建设极为不利。“不同单位间、同一单位内都有这个问题。有些人比较能干,就要干两个甚至三个人的活;有的人能力一般,就干一个甚至半个人的活。最夸张的,个别部门甚至是‘一人干活,其他人看着’。”

“基层减负”与“加强监督”并行 在采访中,绝大多数基层公务员对“减负”的呼声非常强烈。 一些乡镇、街道公务员说,他们的工作“责、权、利”极不对等。比如,工商登记前置的环境影响评估、学生社会实践活动盖章、无房无工作证明等技术难度很大的工作,都要他们去做;在网格化社会管理格局下,基层公务员身上担负着多如牛毛的“第一责任人”,很多事做不了也做不好。他们呼吁各职能部门不要将责任全部压到基层,让他们痛感“工资对不起自己那份付出”。 一些公务员建议,在岗位设置上应该“因地制宜”,不能“因人设岗”。相对忙碌的部门,人员配置应该加强;相对悠闲的部门,则应将人员分流出去,整合到需要人手的部门。 与此同时,加强监督也是惩治慵懒、激励先进的有力手段。去年7月,广州市纪委在市委礼堂大厅以活动公告板的形式,公开曝光了通过网络监控抓取的市属机关工作人员上班时间登录与工作无关的网站看视频、玩游戏、看股市等“庸懒散奢”行为。 受访专家表示,实际上,各行各业都有“闲岗”和“忙人”。“现在,上有中央禁令,下有群众监督,公务员群体应以更加开放的心态与百姓互动沟通,以更好的服务赢得公众的理解和信任。”

文章言辞恳切,拿事实有依据,公务员其实跟其他行业一样,都是有忙有闲。报道没有赞颂公务员都是人民公仆,也没说每个公务员都忙到吐血,中立又中肯。 可这么一篇中立又中肯的报道,各种网友回复还是清一色的炮轰。

直接开骂的有: 百年孤独:少叫点苦,当初没人逼你去考公务员,中央8项禁令出台抓廉政建设,你们就他妈的开始叫累叫苦 来自彗星的Lee钟硕:我见到的公务员天天除了喝酒,泡妞就是打牌,没有一个忙前忙后的,净放屁 手机用户:谁信啊;放屁

“将心比心的“有: 神彩:基层公务员工作负荷过大盼减负,我们工厂工人不怕这样的工作负荷大,要不哪位不想干的公务员与我们工人换换岗位吧,我们很乐意干! anti:绝大多数百姓深深理解公务员工作辛苦,盼望加入这支队伍,分担领导们的工作负荷……

建言献策的有: yz淡墨:公务员该减的不是工作负担,减去一半的机构和岗位,社会也不乱了,工务员也不忙了! 手机用户:公务员队伍永远超数,而且党政两套班子更是没必要,人大、政协是多此一举!应裁减一半都不过分,要说基础公务员忙,那是因为绝大多数不干活!

当然也有可能本身是公务员或者亲人朋友是的,进去辩解一两句的,然后瞬间就会被各种谩骂回复淹没。

其他人我不想管,各个行业各个部门都有不干活的老油条,也有辛勤工作的小蜜蜂。作为一名基层公务员,现在全镇在搞旅游开发,周一至周五要负责业务工作,周六周天要下村走访、宣讲。现在是星期天的晚上8点44,我仍坐在电脑前加班敲字,给领导写信息。 跟那篇报道一样,我并不想说我有多忙多忙,公务员有多忙多忙,我们机关当然有闲得发慌的老油条们。政府不像企业,说开人就开人,按工作量拿工资。老板凳们拿着比我们高的工资,我们还要干着他们的活。 镇街主要领导就书记和镇长,人大主席负责监督,基层公务员能有什么权利,真的就是服务,遇到闹事的群众,被指着鼻子问候了祖宗十八大都不能还口。 我只是觉得,大家不要神化公务员这个群体,太以偏概全、以点概面,一个公务员不好,一个公务员闲,那所有公务员都是不好,都是闲得蛋疼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