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九五八年,我在空军某轰炸机部队服役。那年夏季,我国西部出现了一些不安定的因素。藏独分子开始蠢蠢欲动,甚至刺杀我基层干部。一次,我们的干部诚心去做工作,他们装作献哈达,当我们的干部低头接受时,竟被他们一刀将头砍下来了!

是可忍,熟不可忍!事实教育了我们。我们还是启用老法宝:军事打击为主,政治争取为辅。单纯的政治工作,他没有看到你的实力,还以为你是软弱可欺。我们就在这个情况下又一次奉命西征。

我们到了青海首先去参观塔尔寺。塔尔寺是青海最大的一所寺庙,距离西宁有60公里。在那穷乡辟壤的村野居然有着一座那金壁辉煌的大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那儿没有树,没有石头,几乎没有一切建筑需要的材料,都是肩挑、手提、人拉,从遥远的地方运来材料,建成了这么宏伟的殿堂。而且顶端还是一个用纯金做的金顶,估计要数以吨计吧?在飞机上从老远就可以看到在阳光下金光四射。我在一次训练飞行时就把它给照下来了,至今还保留着。但是,当你走进这座庙宇,又是另一番景象了,我们不时被它的阴森而战粟,只见那头骨,腿骨,手骨,人皮,布满着几个大厅。经解说员介绍才知道,这就是农奴的处境。逃跑的就砍脚,小偷就砍手,多嘴就割舌头,偷看就挖眼晴。我就在寺院附近看到有两眼塌陷的盲人,也看到没有脚的残疾人。用“惨不忍睹”、“罄竹难书”来形容是恰当不过了。至于奸污妇女就更不知其数了。给人总的感觉就是贫穷,愚昧,惨忍。我们亲眼目睹了农奴制度是世界上最反动、最没落、最惨忍的制度,大家纷纷表示一定要坚决、彻底、干净地将农奴制度消灭掉!

那时,西宁附近的一些头人,喇嘛,活佛,千户,土司等,正在蠢蠢欲试要举行暴动,被我们提前发现了。当地驻军就在一个下午将他们一起集中起来,用三辆军用卡车装了100来人,动用了一个加强连护送,把他们运到我们西宁机场来,说是来“参观”飞行表演。

西宁机场是在一个峡谷当中,南面、东面是山,北面是湟水。跑道就修在那狭长的山谷中。机场的方向就是东西向。飞机向西起飞,上升到200米向右转一个半径,再左转180度落地。

那天,我们在机场跑道的南面大约50米的地方,放了20个汽油桶,装满了汽油,摆成半径10米的园靶。

这些头人到后,被安排在机场中间“观战”。首先是空二十六师的两架拉—11飞机起飞爬高到1000米后掉头往回飞,在水平距离跑道2000米时猛地俯冲下来,对准汽油桶就是一阵连发扫射,只见飞机上的机关炮冒着火舌,刹那间那些油桶火光冲天而起,接着就传来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加上飞机俯冲时尖利的呼啸声,那阵式对一般普通百姓来说,可真是有点闻风丧胆呀!拉—11轮番扫射绕场一圈后落地,接着就是空二十五师的两架杜-2跟进起飞。他们也是由西向东,高度 600米,向着南面的山头实施轰炸,每机携带三颗250公斤爆破炸弹。炸弹准确落在地靶上,窜起冲天的浓烟,大威力的航弹震得大地都在抖动,伴随着气浪冲击波,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真给这些“参观者们”前未有的震慑。尤其是这些个西藏喇嘛、活佛们都是很迷信的,以前又没见过飞机,对于飞机,他们非常畏惧和崇敬,形象地将其称做“神鹰”,这下子真感到解放军是“天兵天将”了。当时就有人经不住这种场合而瘫倒在地上,有个别人尿了一裤子,还有人高呼口号: “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真是丑态百出,无奇不有。

接着我们就在机场休息室里开起了了座谈会。哈,那个热闹劲就别提了,他们都纷纷地表示要拥护党的民族政策,拥护人民政府,要带领藏族人民紧跟共产党,做民族团结的表率。我们知道,对这些人,一次二次的教育是远远不够的,今后的工作还相当的漫长和艰苦。但通过这次的飞行表演,对当时的局势稳定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的。

但少数地区还是有些零乱的流窜叛匪在进行顽抗,对付他们,就由空二十五师配合陆军来进行围剿了。

在空中政治攻势的飞行中,我空军飞机飞临叛匪上空时,他们不躲避不疏散。有些被陆军俘虏的叛匪甚至说:“共产党的空军和陆军不是一家人”。随着叛匪的日益猖獗,指挥部开始下令执行空中打击。开始,我们用杜二轰炸机的主要武器——航空炸弹对叛匪实施轰炸,但是收效不大。由于叛匪多是分散小股活动,所以我们空中军事打击的方法,改为对叛匪实施空对地射击。在空中打击实施不久,叛匪很快就成了惊弓之鸟。一旦发现我们飞机,他们就迅速疏散隐蔽起来。这样一来对地扫射的效果也大打折扣了。后来,由于陆军对分散的小股叛匪围而歼之,叛匪为了提高抵抗力,被迫又把分散的人马集结起来。

一次,集结起来的数千叛匪,被我军包围在玛沁雪山的山顶上。开始,陆军从四面向山上发动强攻,由于敌人居高临下,山势险峻,没有成功,而且我军还有不少伤亡。平叛指挥所下达了立即出动轰炸机对玛沁雪山上的叛匪实施轰炸的命令。

空二十五师的周庭彦机组经过仔细搜索找到了聚集在玛沁雪山顶上的叛匪。叛匪们大概还未曾尝到人民空军铁拳的滋味,竟向飞机打起了排子枪。周庭彦机组准确地将所有的重磅炸弹全部投下,当场炸死炸伤叛匪约300余人。与此同时,陆军部队乘势进攻,勇猛地冲上山顶,一举全歼了这股顽抗的叛匪。

在我空军陆军密切配合,反复围剿下,叛匪大部分被歼灭,一部分逃到了通天河以南、玉树机场以西,计划进入西藏。这批残匪共有五百余人,裹胁群众一千多户。我们陆军跟踪追击,但因地区广阔,地形复杂,天气变化无常,追击了二十八天,仍未找到叛匪主力。周庭彦机组被派往执行侦察任务。由于机械故障,飞机迫降在莫云地区的平地上。地面的叛匪看到飞机迫降后,疯狂地向机组发动了进攻。而在当时,机组每人只配备了一支54制式手枪和24发子弹。他们依托着飞机机体进行了顽强英勇的抵抗,但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等我们救援部队赶到时,叛匪己经撤走。结果发现我们的烈士统统都被割去了生殖器。多么惨忍的一伙叛匪!在政工干部的实例教育课上,我们都纷纷表示要为死难的烈士报仇!此后我们也接受了教训,每架飞机都带足了弹药,除了手枪外,每人还有一支冲锋枪,配备了300发子弹,另还有一挺轻机枪和四颗手榴弹。有了这些武器,就可以顶一阵了。大家约定,万一弹尽粮绝,最后一颗子弹一定是留给自己。

这时山南的唐乃亥地区,出现了一股叛匪,张自德机组去侦察了一次,报告给陆军。陆军没有及时赶到让他们跑了,而且还用机枪打中了他的飞机尾翼,这就证明这股叛匪军事技术有了提高,懂得用提前量了。以前,叛匪只知道对着飞机开枪,但是,飞机有高度,速度又很快,子弹都落在了飞机的后面。据指挥部说己经发现有国民党战术教员参战了,于是我们的飞行高度不能再低了。

ZT 空中打击叛匪,叛乱份子被吓得尿裤子

ZT 空中打击叛匪,叛乱份子被吓得尿裤子

六月二十日,指挥部命令我们机组到唐乃亥去侦察扫射。那是在一个黄河边的一个小镇,离它不远我们很快就发现了叛匪聚集在一个小坡上,大慨有300人左右。当时我们高度只有600米,叛匪的头目穿的黄长袍都看得很清楚了。同时我们也惊喜地发现陆军同志就在他们旁边不远的一个山坡背面,大慨只有二公里距离。于是我们马上和地面陆军联系,并对地扫射来为他们指引方向。

这股叛匪可能以前没有经受过空中打击,我们在他们上空盘旋了有二十分钟,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一个头目在给大家讲话。于是我们就一个俯冲下去开始扫射。当时的射击员是王守忠,他可过瘾了,一直按住按钮把380发子弹倾泄下去,只看到叛匪就像蚂蚁群被开水浇了一下那样,狼狈地四处逃窜,有的向河里跑,有的向山下跑,有的向山上跑。我们在前舱直喊:“打得好!”

陆军同志接到我们报告后,就向着我们扫射枪响的地方追击而至。我们也体会到在西藏高原追击的艰难,有时叛匪就在你眼皮底下,可就差一点距离,你就看不到。所以空军的侦察就显得很重要。看到陆军同志追上来了,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顺利返航。

返航是返航了,可心中还是有一块石头没有落地,我们扫射的究竟是不是叛匪呢?也许是普通藏民啊?还是一个问号。错了可要受军法执栽的呀。虽然吃了饭,可还是没有睡意,直等到战区来电祝贺,为我们请功,这时才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通报说,打死打伤叛匪11人,更主要是为地面部队赢得了时间。

在我们完成了对唐乃亥的扫射侦察任务后,实际上是对青海地区的叛匪给予了歼灭性地打击,基本上完成了该地区的任务,从此唐乃亥再也没有出现过叛匪了。我们的任务就转达移到了西藏地区。

在西藏飞行给我们的感受觉就是难。一难是地形复杂,升空后你就看不到有一块平地,你想迫降都找不到一块平坦地方能落下。二难是地标不准,关系位置都不对,给心中带来了不小压力,就生怕找不到目标而迷航。而在西藏迷航就不是多飞点时间的问题了,而是有回不来的危险。三难是高度高,带氧气面罩操作十分不方便,飞机也不灵活了,有点飘的感觉。

西藏八月的天气,天高气爽,不冷不热,正好干事业。而这时也正是叛匪活动最频繁的时候,所以我们在这个月出动的次数是最多的了,几乎天天都有任务。

这时的战区已经缩小到江达到昌都之间的一片丘陵地带,在这里分布着我们的陆军部队十多个团建制单位。叛匪己经是瓮中之鳖了,只不过剿匪地面部队一时找不到他们的踪影。这时,飞机的侦察就是至关重要的了,

我们的任务就是报告叛匪的具体方向和距离。其实,叛匪往往就在剿匪部队的眼皮底下,有时甚至就是隔一个山头,直线距离也就是100米,但是对他们却好似万水千山了。

在西藏高原的“寸步难行”,不经历一下是不知道的。我们休息时也去山上砍过柴。那是一个不到100米的小山坡,就那个小山坡,我们上去一次就要用两、三个小时,一天只能上去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为什么这么慢呢?“高原缺氧”!每走动一步都要付出全身的力气,稍微动作大一点胸部就像是要爆裂似的难以承受。上了山还要砍柴,一般就砍下一根小树就拖下来。所以后来我对珠峰登山运动员是从心里佩服,那真是不容易,没有一个健强的体魄和顽强的毅力那是不可能去征服高山的。有一次我们上了山,坐下休息了一下,脱下军帽放在旁边。结果当我们砍了树拖到山下时,才发现我的帽子忘在上面了!哎呀,那时我真急了,当时要是丢了一个月工资我是根本就不想上去拿了,可军帽是军人的代表,丢帽子就等到于丢了军人的仪表,那是绝对不行的,只有硬起头皮再上去一次,那可真是一次极为深刻的教训。

可见,我们陆军同志在地面剿匪是多么的不容易,眼看就在咫尺之间,可能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每当我们报告一次,他们总是十分诚挚一再表示感谢。我们真是不好意思,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功臣!部队在空气稀薄的高原山地行军极为困难,后勤保障也受到很大的限制,他们露宿在荒天野地,披星戴月的,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了下顿,甚至没有干净水喝。看到他们那么辛苦,更加激发了我们完成任务的决心!

我们内地人对叛匪的适应性是想像不到的。他们只要有盐,有针,有刀,有这三样东西就能在这深山老林中脱离人群长期的生存下去。因为他们都带着牛群和羊群。牛生牛,羊生羊,吃了还生,真是取之不尽。但没有盐巴那是不行的,长期缺盐人是没法生存的。针也是不能少的,因为有了牛羊就有牛皮羊皮羊毛,就可以用它缝衣服缝帐篷,就冻不着,也饿不着。有了牛羊就有了粪便,晒干的粪便就是他们的主要燃料。刀是用来宰杀切割牛羊的得力工具。有了这三样他就可长期生活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当然,叛匪的这个特点也是他们致命的死穴:他们离不开牛羊。而这些牛羊就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空中情报。我们在空中首先发现的就是羊群,往往是老远就可看到成百上千只雪白的绵羊在悠闲的吃草,靠近了羊群就会发现它们身边的牦牛,还有零星的帐篷,就基本可断定这就是叛匪了。古人说的祸福之间的辩证关系就这样奇妙地相互验证着。

十月的一天,指挥所下达了新任务。这时天气已经开始变冷,眼看就要大雪封山了。这是一次单机轰炸任务,区域是在江达地区,位于玉树160度180公里。一天准备,第二天八点起飞。

执行轰炸任务还是很有压力的。因为带弹飞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飞机起飞后就不能将炸弹再带回来,因为起飞前都将炸弹引信保险拔掉了,如果要带弹回来,在落地震动时就有互相撞击发生爆炸的可能。特别是我们在西线带的都是子母弹(现在也称作“集束炸弹”),就是将好多小炸弹放在一个大弹箱里。我们飞机带了三个弹箱,每个弹箱里有84个小炸弹,总共252个炸弹。每个小炸弹是2.5公斤,相当于一颗中等口径炮弹的威力。这些炸弹全部都是下了引信保险,处在工作状态的,而那么多小炸弹装在一起,互相撞击引爆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二战时,德军空军装有子母炸弹的轰炸机就多次莫名其妙地在空中爆炸起火。这种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八点整,我们机组准时起飞,爬高后就对准航向目标飞去。此时天己变冷,地面上都有一层薄薄的霜了。到了战区,陆军老大哥正在起火做饭,炊烟袅袅的,老远就看见了。到达陆军营地上空,只见一片黄色帐篷整齐地排列在一座山坡上。我们打开无线电,相互问好之后,地面部队就给我们下达了任务,让我们对他们宿营地的西北方向进行空中侦察。他们这段时间在追击一股叛匪,断断续续有战斗,最后一次叛匪往西北方向逃窜后就失去了踪影。我们当即向西北方向飞去,结果只飞了 3000米左右,就发现了叛匪营地。那儿有二十多顶黑色的帐篷,大约200~300人,牛羊千余只。我迅速报告了地面部队。他们接报后一边迅速朝这里赶来,一边回复要我们再认真看看,确认情报。

我们于是又降低了高度,非常低的掠过目标的上空。这个时期,轰炸机低空飞行是很危险的,因为叛匪有了美蒋特务做教官,也有了重机枪,我们大队的汪自诚机组在执行一次侦察任务时就遭到地面火力的射击,他们赶紧加大油门拉起,飞回来一看,嗬!飞机被打了29个洞!好险!但是,我们这次遇上的叛匪却好像是从未经受过空中打击的,地面上不少人呆呆的指指点点张望着我们。为了避免误伤藏族百姓,确认他们的确是叛匪而不是平民,我们还是冒着危险降低高度,以200米的超低空仔细地又观察了一次,他们的帐篷、衣着、人数、牲口跟陆军通报的完全一致,这肯定是叛匪无疑了。我们迅速确定了目标的具体位置和数量。

我们报告情报准确无误后,地面就果断地命令我们实施轰炸。接到命令后,我们迅速按计划进行轰炸前的诸元计算,先测偏流,后求投弹角,然后将瞄准具设定好诸元,再从选择好的起点,向着目标飞去。高原的能见度非常好,我们很远就对准了目标。出乎意料的是,地面上的叛匪竟然无动于衷,一切都没有丝毫变化。叛匪们没有想到,惩罚性的灭顶之灾就要降临到他们头上了!

在经过几次细微修正后,飞机正好压住目标,在纵横指标都重合时,我立即按下了弹钮,将252个炸弹全部倾泄了下去。瞄准镜里,炸弹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刹那间只看到目标区像是“满天星”礼花绽放一样闪闪发光,一股股浓烟腾空而起,一片片帐篷被冲击波掀飞,一群群牛羊倒下,剩下的受惊在四处狂奔,这一切都标志着“准确命中,全面覆盖”。这时,耳机里也传来了地面指挥部的声音:“炸得好!炸得好!”。跟上次在唐乃亥地区的扫射相比,这次我们自我感觉也有相当的把握,因为一切都是反复确认无疑的。

执行完轰炸任务后,我们和地面部队道别。他们很兴奋,在无线电波中反复和我们说“再见!祝你们一路平安!”我也由衷的大声回答:“向你们学习,你们辛苦了!”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当年最后一次任务了,江达地区也从此再没有叛匪了。

我们并不是在单独作战,在我们执行任务的同时,还有兄弟部队“独四团”在和我们并肩作战。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人民空军的“独四团”。半个世纪以来,这支英雄部队一直神秘低调很少有报道。要介绍“独四团”,得先介绍一下“杜-四”轰炸机。

这杜-四是战略轰炸机,威力是相当大的。首先是它的续航能力特强,空中停留时间在八小时以上,最大航程超过5000公里。速度也不慢,每小时550公里,载弹量9吨,机上安装了10部口径为20毫米Б-20Э型航空机炮,5部口径为23毫米HC-20型航空机炮。火力惊人。一直到70 年代我国轰六喷气式轰炸机装备以后,杜-四才于1988 年全部光荣退役。

“独四团”的战区是昆仑山以南,那儿的高山都在5000米以上,比玉树地区还要高,起飞后就只能从昆仑山口过去,并且山口还不能有云,一旦发现了起云,就得赶快返航。因为在云上飞行那就要飞到8000米以上了,那是很危险的。

“独四团”担负着甘肃南面靠近西藏地区的平叛任务。当时,在洮河下游的岸边卓尼县城发生了叛乱。叛匪发动袭击,杀害了我们的县长、县领导及其家人,还调集了上万名叛匪把县城团团围住。而卓尼县城的居民饮用水都需要出城到洮河里去取水,现在出城的通道被封锁,城里的军民就断了水源,情况十分紧急,而地面部队一时又赶不到。独四团当时的驻地在陕西武功,就是在杨贵妃葬身地——马嵬坡附近,他们离暴乱地区最近。于是兰州军区果断命令“独四团”出动扫射,为卓尼县军民解围取水。

接受任务后经过五十分钟的飞行,杜-四轰炸机在一大早天刚亮就赶到了卓尼县城,只见城外是密密麻麻的叛匪,将县城团团围住,水泄不通。在经得大军区的确认后,他们首先轰炸了周围的寺院。因寺院是他们的大本营和指挥部。因为是固定目标,所以轰炸精确度很高。接着,他们就在目标上空,降低高度,盘旋扫射。一顿机关炮扫射下去,地面马上就乱了套了,那些暴乱分子都拼命四处逃散,很多叛匪往山上跑。由于飞机飞得很低,叛匪在山上爬得比飞机还高,于是机组就改用飞机上方的炮塔对着山上仰射,打的叛匪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样一来总算将暴乱分子驱散开了,城中的人员就利用这空袭的隔隙,出城取水。为了防止叛匪再次聚集,他们就充分利用杜-四飞机的续航时间长的优势,每架飞机在目标上空盘旋停留三个小时,杜-四轰炸机有2400发炮弹,可以长时间不间断的盘旋扫射。

机炮扫射的杀伤力很大,但由于叛匪被打散了,射杀效果并不高,仅仅是起到了一种威慑的作用,把他们驱散开,争取时间,让城内军民出城取水。而要彻底消灭叛匪,还是要等地面部队的到来。而陆军部队赶到还需时间,通车的公路很少,而且都是简易公路,从兰州出发最快也要两天。

为了防止叛匪晚上再聚集,指挥部命令杜-四晚上也出动,使用照明弹照明扫射。投照明弹的实际效果很不错,一是能给城里居民出来取水引路,二是也是给他们显示着空军时刻都和他们在一起,为他们壮胆。同时也是给暴乱分子一个心理上的压抑和威慑。叛匪们从来也没有见过黑夜里忽然空中亮了起来,而且亮得连眼晴都睁不开,不知是什么新武器,都吓得躲了起来。就这样每隔二十分钟投一个,一直持续到天亮。直到第二天地面部队赶到,最终胜利地结束了这次的甘南地区的平叛任务。

接近尾声的时候,人们的心情是很轻松的,大家都知道任务己经完成了,大雪即将封山,该我们打道回府了,人们也就在此时才显得更加地依依不舍。

至1962年3月,西藏的平叛全部结束。三年平叛中,投诚来归者占叛乱武装人数的42.8%,歼灭叛匪骨干分子2.3万人,只占全西藏人口的2%。三年平叛中,人民解放军官兵也牺牲了1551人,负伤1987人。他们是为了巩固祖国统一、支持西藏百万农奴翻身的崇高事业而牺牲、负伤的,我们要永远纪念他们!

直至如今,每当皓月当空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巴塘河边那毛绒绒像绿毯似的草原和月亮。在那万籁寂静的夜晚,脚踩着那片软绵绵的草地,呼吸着略带甜味的空气,享受着和平的安逸。

ZT 空中打击叛匪,叛乱份子被吓得尿裤子

ZT 空中打击叛匪,叛乱份子被吓得尿裤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