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首发]下一代坦克炮选择——迫榴炮

[b]传统坦克炮的无奈

[/b]

坦克自从战后发展成熟以来,就陷入了火力、防护、机动性的重量怪圈之中难于自拔,火力的增强导致防护的增加,防护的增强导致坦克重量的增大,同时为了保证良好的机动性,又需要体积重量功率比巨大的发动机。如此水多加面面多加水,最后导致坦克成为60-70吨的重量怪物,而这样的怪物道路导致适应性极差,除了沙漠地带、欧洲少数平坦坚实的土地外,竟很难找到适应超重型主战坦克的用武之地。而坦克发动机的比功率、体积功率比的巨大,工作环境恶劣,又导致了发动机寿命短,坦克勤务性与可用性的降低等一系列问题。

目前坦克炮的主要作战目标为敌坦克。主要为长身管高初速的直射滑膛炮,以发射尾翼稳定长杆动能穿甲弹穿透敌坦克。坦克的装甲根据其命中率,主要集中在炮塔正面、车体正面。而目前坦克炮打坦克的主要思路就是用动能弹摧毁敌正面主装甲。在甲弹之争中,随着装甲技术的不断改进,装甲重量的不断增强,火药动力发射的120、125坦克炮潜力已经趋近于极致。所以,按照从正面摧毁敌坦克主装甲思路,下一代坦克炮要么抛弃传统的火药动力,采取初速更高的电磁炮、电热炮,要么就继续增大口径。前者存在很大的技术风险,而且对目前坦克的总体布局构造将产生巨大冲击,而后者又带来了坦克炮重量体积的增大,坦克有限空间弹药量的减少,人工装填困难,而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又需要增大坦克体积,而为了防护力不下降,又需要增大重量,如此,又陷入了坦克重量怪圈之中,进一步的增大坦克重量,使坦克变成了一个走不动,出不了门的怪物。

而坦克炮如此发展,导致了坦克变成了只能对付坦克的怪物,对付其他目标,比如说暴露人员,工事力不从心。而为了提升坦克炮的防护性,坦克炮的俯仰角又极低,导致了复杂地形中的射界十分有限,导致坦克在山地作战、巷战中,空有巨大威力,却束手束脚,难于发挥。

所以,这些年来,笔者寻找突破这个怪圈的方法。而使用迫榴炮替代传统直射坦克炮就是其中一个方案。咋一看,迫榴炮根本不具备打破坦克的能力。但是,这是以前技术水平所限,以及存在思维盲区。一般而言,坦克的装甲分布往往是炮塔正面、车体正面防护力最强,炮塔侧面、车体侧面次之,车体尾部又次之,而顶部和坦克底部的装甲防护是最弱的。一般说来,车体顶部、包括炮塔顶部的装甲防护一般相当于20-30毫米匀质钢装甲,即使为了增强顶部防护,加装了反应装甲或附加装甲,其防护破甲弹的能力也不会超过500毫米。而无论是迫击炮,还是迫榴炮,射角大,落角也大,可从空中以大于45度的落角命中目标,如此实际上就是绕过了坦克最强大的正面装甲。实际上,诸如瑞典的比尔反坦克导弹,美国的标枪都是掠顶式攻击的运用,与其他反坦克导弹直射命中目标相比,是通过较高弹道掠过敌坦克上方,发动攻击,而迫击炮直接就是从上方以大落角攻击,更加直接。

[b]精确制导反坦克迫击炮弹药

[/b]

当然,有人会说,迫击炮、迫榴炮精度有限,曲射时即使对静止的坦克直接命中也是困难的,更何况运动中的装甲目标。但是在今天技术已经给我们带来了新的礼物,那就是精确制导,目前精确制导弹药发展迅速,并有普及化的趋势。如果迫榴炮使用精确制导的迫击炮弹,是能够精确命中运动中的装甲目标的。笔者认为最理想的反坦克精确制导迫击炮弹药,应该采用自寻的式制导方式,如此,可以避免迫榴炮初速比不上直射炮,而导致火力反应速度慢,这样采取发射后不管,发射后迅速脱离发射阵位,转移阵地,与敌保持一定距离,依靠远距离火力优势,依靠机动优势,不断后撤,将敌人消灭在追击的路途之上。避免与敌进行1千米内的近距离战斗。

可采取类似末敏弹的传感器的红外辐射计、毫米波辐射计,或者为了增强抗干扰性采取多模式传感器。这种方式主要的廉价,但视场较小。也可采用电视制导、红外凝视传感器,这种方式成本高,可有效识别目标,但是容易被烟雾遮蔽等干扰。或者采用毫米波雷达制导。

相对于在地炮上实现精确制导,迫击炮迫榴炮的技术难度更低,因为初速低,过载小,所以芯片加固加固,机械运动结构的实现难度更低。

运行时,先使用激光测距仪(为了避免敌军警觉,也可采用望远镜目视测距、事先标定距离等方式)测距,迫榴炮瞄准目标发射精确制导弹药,搭载平台发射后不管,可从容转移阵地或转换打击目标。在弹药越过弹道最高点,进入稳定的下行段时,开启制导系统,在视场内搜索目标,锁定坦克等装甲车辆的发动机舱(之所以选定发动机舱,是因为散热口一般在上方,运行时温度很高,热特征明显,再就是避免落角小时打在炮塔的正面主装甲上)控制尾翼调整落点,精确命中,精度应在1米之内。

反坦克精确制导迫击炮弹,如果采用串联装药破甲弹战斗部,破甲最保守估计也会在800毫米以上,理想是在1100毫米以上,如此,完全可以轻易击破敌坦克的顶部装甲,即使敌坦克安装了反应装甲附加装甲也是如此。

当然,也可采用迫击炮发射末敏弹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虽然成本相对低廉,但是存在误炸、漏炸、重炸等状况,无法精确攻击制定目标。而且末敏弹由于口径受限,其120毫米口径,自锻破片穿甲也就是300-400毫米,如果坦克加装反应装甲与附加装甲的话,是可以抵抗的,即使穿透恐怕也缺乏足够后效。

除了反坦克弹药,迫榴炮也应配置一种激光制导的杀伤爆破弹,用于精确攻击点状工事、火力点等目标。

[b]迫榴炮战术优势

[/b]

迫榴炮有效反坦克,由于绕过了坦克正面主装甲,直接攻击坦克的顶部装甲,这使得使用精确制导反坦克弹药的迫榴炮比目前的坦克炮更具发展潜力,就目前而言,坦克采用厚重的正面装甲,已经使坦克重量不堪重负了,如果持续将坦克顶部装甲加强到防破800毫米水平,坦克的重量至少得在80吨以上。而且对于迫榴炮来说120毫米,破甲水平提升至1100毫米难度不大。而且迫榴炮可进一步采用140毫米,甚至超过150毫米的口径,重量体积提升都不大,可以承受。而坦克炮采用电渣重熔炮管提升弹丸初速与炮口动能,弹药采用钨合金贫铀大长径比长杆弹,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与代价,但是却不能确保在2000米外百分百能够击破最新式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解决方案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榴弹炮除了反坦克方面以外,其他方面与坦克炮相比,更是优势很大。最显著的就是,迫榴炮比坦克炮任务范畴更大,可对付的目标比坦克炮更多。迫榴炮其弹道多变,初速多变,射界宽广,既可以大角度曲射,又可使用高初速弹药直射。俯仰角大,射界宽广,这在山地、城市等复杂地形作战中将比俯仰角受限坦克炮占据极大优势,曲射可以在山脚下攻击山顶上的目标,或从山顶攻击山谷的敌人等。而且装载迫榴炮的作战平台,完全可以借助地形遮蔽,在隐蔽人员,或自身侦查桅杆的引导下,运用曲射对敌坦克进行点名,并在敌坦克靠近前,高速撤离发射阵地。迫榴炮弹种多,几乎可以对付野战中的所有目标,换上杀伤弹可以对付暴露人员,使用爆破弹直射,可以对付坚固的野战工事、建筑物,精确制导反坦克弹药可以摧毁坦克等装甲运动目标,使用激光制导,超直瞄(所谓超直瞄,就是像直射炮一样瞄准,但却是需要测距,装定火炮射角进行曲射,其射击精度要比直射差,但要比间射的精度高,最重要的射程很大)射击可以精确攻击点状的防御工事、火力点等。

迫榴炮的初速应该在250-550米之间,射角在-4~+85度之间,使用普通弹,最大射程在8-12公里之间,使用高速榴弹或增程迫击弹药可达到15公里以上。使用普通精确制导反坦克弹药,射程在1000米到6000米之间,远期目标应可达到10千米。之所以,将近距射界定的这么高,是由于坦克靠得过近,迫击炮弹在下行段飞行时制导系统会将己方车辆纳入到识别中,容易出现误伤。使用高速榴弹,直射距离超过1000米,用于摧毁火力点、野战工事。

[b]作战平台的构建

[/b]

在以往,由于迫击炮、迫榴炮的特性,一般用来曲射,进行压制作战,即使在装甲作战中,也是作为支援型力量,部署在二线。所以迫击炮、迫榴炮的战斗平台一般是轻型装甲车辆底盘孪生演化而来。但是如果迫榴炮能够有效地摧毁坦克这种主要的作战目标,我认为迫榴炮完全可以替代直射炮作为坦克的主要火力。以迫榴炮为主要作战武器的坦克,可在传统坦克射程之外,就运用精确制导弹药摧毁敌人,如果能够与无人机、无人传感器、数字化步兵协同作战,前方的侦查平台为迫榴炮坦克提供目标性质、方位,通过数字化通讯网络传输信息,迫榴炮坦克发射精确制导反坦克弹药摧毁敌坦克。主战坦克如果采用迫榴炮作为主战武器,那么个人认为,应该采用140毫米,甚至150毫米以上口径,以增强火力,提升反坦克弹药的破甲深度。当然为了弥补迫榴炮坦克近战中迫榴炮的弱势,应该在炮塔上加装两具重型反坦克导弹,发射后不管,用于与敌接近到1千米内的坦克进行近距离格斗,并获得多目标交战的能力。但理想战术应该是发挥远距离火力优势,依靠车重较轻的机动优势,不断后撤,并不断制造各种障碍,与敌保持在我能打得到你,你却够不到我的距离上,也就是与敌保持在3-10公里的距离上,将敌人消灭在追击的路途之上。避免与敌进行1千米内的近距离战斗。

迫榴炮坦克将改变目前传统坦克直射炮主要以坦克本身为目标的逻辑悖论,回归到二战时期,坦克对付多种目标的能力。这使得坦克在战场的作用显著增强,山地、城市等复杂地形的作战能力显著增强。并有利于跳出坦克重量怪圈,有利于坦克减重,获取道路适应能力,提升坦克的勤务性可用性。

当然,如果主战坦克使用迫榴炮作为主战武器,问题是存在的,一个是大仰角射击,炮塔开口大,不利于防护与密封,三防设计困难,而且炮塔体积增大,相应的会增加防护重量,导致整车重量加大,但是同时也应看到迫榴炮的炮塔体积增大并不显著,所以这个问题并不突出。

轻型坦克、山地坦克使用迫榴炮的作战效果更佳,轻型坦克由于车重限制,所以往往采用较小口径坦克炮,例如105毫米,但是105毫米,对付二代坦克,三代早期坦克是可以的,但是在面对最新型的主战坦克时会显得相当无力。而且轻型坦克的作战目标涵盖范畴会更多,所以显然105毫米坦克炮很多时候难于完成赋予它的任务,即使降低初速,增加后座行程的代价,安装125毫米坦克炮,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够击穿敌主战坦克主装甲,而且由于轻型坦克的装甲薄弱,实际上,轻型坦克虽可对主战坦克造成一定威胁,但威胁有限。但是如果换装120毫米迫榴炮,使用精确制导反坦克弹药的话,其打击敌主战坦克的效率将大为提升。而且迫榴炮使用灵活,受限制极小,可在复杂地形方便运用,这种特性更加适合轻型坦克的作战领域。而且轻型坦克如果能够利用推进式装甲,实际只依靠20-30吨的轻型坦克,完全也能够与敌60-70吨的传统主战坦克进行面对面的硬对抗,甚至会占据相当大的战术优势,具体相关战术请见《陆地导弹巡洋舰—一种新型的陆军主战战车》、《关于屏蔽式装甲的一点想法》(链接:h t tp ://blog.sina.com.cn/s/blog_828e67790101e0ib.html,链接:h t t p //blog.sina.com.cn/s/blog_828e67790101dz5h.html)。至于山地坦克,使用迫榴炮,个人已经在相关文章中有相关说明(链接:h t t p ://blog.sina.com.cn/s/blog_828e677901018xgw.html)。

除了坦克以外,像突击炮、空降战车等轻型车辆也可采用迫榴炮作为主战武器。

[b]2014年4月16日于沈阳

[/b]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