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戏说“农民工”

今年“清明节”,我回老家去给爷爷奶奶和爸妈祭扫,爷爷葬在垸子旁边,给爷爷上坟必定经过垸子,爸爸姐弟五人,如今只剩下一个82岁的老叔健在,顺便给老叔买了两瓶酒孝敬他。老叔有两个嗜好,一是喝洒;二是吸旱烟。我走进老叔的家门,他正坐在门内小凳子上吸旱烟。老叔有三个儿子,巳是“四世同堂”儿孙满地了。也许,我是家族中唯一一个吃皇粮的,一生沉默寡言的老叔见我回来了,主动向我打招呼,我把酒提袋塞在他手中,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来,老叔双手抱着酒满脸堆笑热情地和我说话,当我问三个小弟的情况时,老叔告诉我说:“老大去了哈尔滨,老二去了嘉兴,老三去了乌鲁木齐,现在都是“农民工”,老二、老三全家都在外面打工。

“农民工”一个新名词从一个82岁老人口中脱颖而出,我也感到有一份新意。

老叔又说:“老二、老三已没有责任田,举家外出搞建筑,现在都建了新房,孩子也跟着身边。老大沒读过书,在家种田是把好手,为了维持三个孩子上学费用,接收了同垸村民抛荒的30多亩耕种,近两年农村兴起“种田大户”,他把30多亩田以每亩600元租给“种田大户”耕种,加上种田补贴每年坐收2万元,自已跟着姨夫上哈尔滨做工,每年收入5万元,比自已种田花得来。听老叔这么一说,他三个儿子真的都成了“农民工”了。

我生在农村,当过“知青”,也应是农村的人民。按照“工农商学兵”中国各阶级分析,农村从事耕种的、放牧的人应是农民,现在放弃耕种、放牧的那部分人去了城市务工、经商的的人是“农民工”。

在中国已有的词汇大典中找不到“农民工”一词,有人说“农民工”是改革开放后在中国社会泛起的一种新名词,从农村中离开责任田地走出来的务工、经商的农民,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脚步而兴起的一种社会力量。“农民工”顾名思义就是这样来的,“农民工”在当今社会上,不仅已是一个专用名词,而且成为一种已存在的社会阶层,或者社会力量。

老叔说:他三个儿子,四个孙子,二个孙女,除开一个孙子读中学一个孙子读大学,巳没有人再种田了。我想他们虽在外地城市务工经商,但他们还没有脱退农民成份,应该还是农村农民。

老叔说:中央三农政策好,种田不交税,国家还有种田补贴,但垸里农田减少了,种田的都是50多岁的农民,由于缺少劳动力,种田多是以机械代劳,多施化肥农药的懒汉方式,投入大,效益少,一亩田才收300元左右,“种田大户”也是以多取胜,租种几百亩才行,越多越好,反正都是机械化种田。而一家一户的人才四亩责任田,只能供口粮而巳,不外出务工是无法供孩子读大学的。

改革开放后,中国城乡差别己不是用缩小来描述的,而是倒过来了,过去的工人老大哥在改革的浪潮中工厂破产倒闭下岗,如今都是退休阶层,尽管得到“胡温组合”关照退休金提高了,生活得很好。但与有地农民老二比较却是不如,在农村农民手中有土地,特别是那些经济发达地区以及城郊拥有土地的农民,已成为靠土地显富一族,日子明显地比工人老大好多了。

中央号召建设新农村,走进农村,确实感到面貌一新,新修的水泥路从县城连到乡镇,又连到村垸,新建的楼房整齐地排列在水泥路两边,农民家家电视机、冰霜,有的有空调机、摩托车,有的还有汽车。最近下乡看到镇上发生了巨大变化,一大片的田地新建起了新街区,建起了新街道,盖起了新楼房,还有一大片田地新建起了工厂厂房,没建起的也被围墙圈了起来。历史上的良田顿时变成了工厂街道。一个堂弟说:一些外出务工经商的农民如今富起来了,手中有钱了都转向回农村征地建厂,变相地从国家手中套买田地,如今理财最好的方式是套买土地。而能回故乡征地建厂的却是过去外出务工经商的“农民工”。

是的,农村是变新了。故乡新农村面貌一新,让人瞩目,但前些日子去了一趟舟山群岛,更让人吃惊,车过跨海大桥进入舟山岛,高速公路两旁的农村新建的中殴混合式的楼房一栋接着一栋,栋栋装饰一新,豪华亮丽,远远地超过殴美各国,就是美国人、德国人看见也会自惭不如。

新农村变化让人高兴,但当我走进垸子看到人少猪少鸡少,楼房上锁的情景时,不免心生感叹,“农民工”的新生,预识着农民大量减少,新生的农村人不愿种田地了,而进城去当农民工了,一旦当老农民离世后农村的田地又该怎么种呢?

田地流转,新生种田、种地大户,一种新的种植模式的产生,产业农民的出现,那时种田地的己不再是农民,而是工人了。到那时农民工不再是“农民工”,而是农村失地游民了,在《毛泽东选集》中可读到的一种农民无产者。

为了保护种田人的积极性,国家是否要给种田地的人派发工作证了,一个公务员一样的身份证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