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辽宁”舰汗血前传:锅炉太大 破开甲板安装

1985年12月4日,订单№105(“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号航空母舰)下水几分钟后,订单№106(“里加”号航空母舰)的首批蒸汽动力装置送到底部分段的船台,并进行了印象深刻的开工仪式。

原标题:在黑海造船厂建造的第六艘航空母舰

1984年1月,苏联海军发放了建造1143.5型第二艘舰艇(工厂编号№106)的订单。黑海造船厂及时订购并获取了大型设备,其中包括基洛夫工厂生产的齿轮传动式涡轮机组。同时,黑海造船厂还及时生产了8座КВГ-4型锅炉,因而使得锅炉、涡轮和其他大型设备在船台前平台上开工建造的底部分段上能够顺利安装。当时有关№105订单(“第比利斯”号)和№106号订单(“里加”号)采用核动力的问题一度引起了专家们的热议,但最终被认为是不合理的选择。首先,该舰艇的设计不易达到这些目标;其次,黑海造船厂尚未做好应对组织管理问题、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所带来的一系列复杂工作。

往前追溯一段时间,我们可以清晰地回忆:黑海造船厂的造船专家们在1981年的3月正式获得№105号订单,但是该订单的技术设计却在1982年5月才获得批准。第五艘重型载机巡洋舰船体第一个部件于1982年9月份在船台板上正式开工建造,但是工厂在1983年2月23日才正式上船台开工。在№104号订单(“巴库”号航空母舰)下水和№105号订单开工之间出现了整整一年的断档期。由于1983-1984年间才顺利采购到大型动力设备,而为了将这些设备加装到航空母舰的船体中,必须打开一百多个结合处,有时还必须经过7~10层甲板,因此导致出现了巨大的浪费。

1985年末№105号订单的舰船下水之后,事情出现了重大变化,黑海造船厂展示了快速成功打造现代化中型航空母舰的能力。第五艘航空母舰的船体完工要比之前的航母快一些,船体工作中的效率几乎提高了一倍。当舰船还在船台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进行电缆安装。因此,第五艘航空母舰进行最复杂的下水工作不存在任何问题,而下水前夕在船台前的平台上早已准备好将№106订单的几个重达1500吨的部件安装到船台上。这时,№105号订单上所没有的齿轮传动式汽轮主机和主锅炉也早已安装在了№106订单的底部分段上。可以料想的是,第六艘航空母舰的船台周期与先前的航母相比将更为短暂。

“辽宁”舰汗血前传:锅炉太大 破开甲板安装

订单№106的建造工作正在展开,船台上是装有4座КВГ-4型锅炉的底部分段(1986年春)。(资料图)

“辽宁”舰汗血前传:锅炉太大 破开甲板安装

船体组件被搬运到船台的情景,这些组件的重量为1000~1500吨。(资料图)

1985年12月4日,第五艘航空母舰下水之后,№106订单的开工仪式正式举行,这艘航空母舰最初被命名为“里加”号。“里加”号航空母舰在1988年11月25日正式下水,同时准备程度已达到18%的1143.7型“乌里扬诺夫斯克”号核动力航空母舰也在这一天开工建造。

第五艘航母和第六艘航母的下水都采用了传统的倾斜船台下水法,尽管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造船厂在倾斜船台上建造这种尺度的舰艇。重达30000吨左右的船只最后一次从倾斜船台下水出现在20世纪上半叶的英国。当时“玛丽女王”号和“伊莉莎白女王”号客轮下水实际上是一次事故——底部板架受损。鉴于此,美国的情报机关甚至把工厂的船台称之为船坞是不难理解的。

此处我们并不是说美国人的头脑中没有关于倾斜船台的概念,我们重点要说明的是俄罗斯造船专家们为船台装备了非常巨大的吊车,并在倾斜船台上建造了当之无愧的航空母舰。航空母舰从倾斜船台下水时,巨大的下水重量会产生很多问题,因此需要保证舰船底部的局部强度和极限允许油脂压力。由于这个原因,两艘航空母舰都是沿着四条滑道下水。同时苏联技术人员还设计了独一无二的无铰接艏柱装置,可以使舰首焊接支柱的下方曲线面沿着支柱的支承梁橡木贴边滚动。滚动组件中则使用了挤压衬板。为了降低系缆绳的负载,技术人员设计了具有“零浮力”的专用滑轨。因此最后下水的时候,两艘航空母舰行进得非常平稳,没有出现特殊状况。

“辽宁”舰汗血前传:锅炉太大 破开甲板安装

船体组件被搬运到船台的情景,这些组件的重量为1000~1500吨。(资料图)

“辽宁”舰汗血前传:锅炉太大 破开甲板安装

船体组件被搬运到船台的情景,这些组件的重量为1000~1500吨。(资料图)

建造工作临近结束的时候,“瓦良格”号航空母舰顺利安装了14500种工业产品,而原本它计划要安装15000种工业产品。航空母舰的士兵舱和各个住舱中已经开始安装家具,而在进行系泊试验之前最后需要做的仅仅只是完成电气设备的安装,以及对系统和武器装备进行调试。

在所有工作都停下来时,“瓦良格”号航空母舰的总技术准备程度已经达到了67.77%。一般而言,其技术准备程度每月都可以提高1.5%,而只要此技术准备程度达到75%时就应该可以开始进行系泊试验。“瓦良格”号航空母舰的建造工作强度非常高,它在开工建造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就可以下水,而舰上的主涡轮和锅炉则早在船台上的时候就安装到了船体部件中。1989年和1990年期间,黑海造船厂开足了马力投入生产建设——在苏联舰船建造历史上,它首次同时建成了两艘航空母舰,即订单№105和№106。同时,新型船台(1143.7型)上已经开始建造第三艘舰艇——核动力航空母舰(订单№107)。在黑海造船厂的车间内,已经开始全力生产此航空母舰所需的核蒸汽发生装置。

航空母舰具有非常高的军事经济效果。根据苏联方面的计算,一艘未来型的重型载机巡洋舰相当于15~19艘1144.2型核动力导弹巡洋舰,与发展传统级别的舰艇所投入的资金相比,作为舰队核心的航空母舰,其建造资金的投入几乎可以达到前者的15~20倍。

“辽宁”舰汗血前传:锅炉太大 破开甲板安装

“辽宁”舰汗血前传:锅炉太大 破开甲板安装

“瓦良格”号航母上的所有工作早已停止,这艘未建成的巨舰前景堪忧(1997年3月14日)。(资料图)

苏联解体是“瓦良格”号航空母舰命运转变的决定性因素,因为随之而来的就是政府的怠工阶段。一直到1992年初,黑海造船厂的厂长Ю.И.马卡罗夫才以密码信的方式向莫斯科介绍未建成的航空母舰的命运问题。马卡罗夫也曾寄希望于通过电话的方式与政府沟通,但无论是俄罗斯总统、总参谋部、海军总司令部,还是任何一个政府官员和军方人员都未能向他做出明确的答复。1992年1月20日,Ю·И·马卡罗夫被迫下令暂停订单№106的建造工作。

大致在一年以后,即“协议缔结双方”都积极表明在黑海舰队分配问题上绝不妥协的时候,俄罗斯表明了将“瓦良格”号航空母舰建造完成的意向。

在俄罗斯,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瓦良格”号航空母舰走向毁灭之路,他们都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尽量挽救这艘巨舰。大众媒体几乎每天都最先报导有关“瓦良格”号航空母舰悲惨现状的信息。比如,著名的电视台记者弗拉基斯拉夫·利斯季耶夫在自己罹难前的数天内一直将自己的《尖峰时刻》电视节目献给“瓦良格”航空母舰题材。新闻记者阿列克谢·丹尼斯和鲍里斯·科斯坚科在电视节目《俄罗斯世界》中就“瓦良格”题材制作了一部非常好的电视片。太平洋舰队的海员们也积极参与,并试图为俄罗斯挽救未建成的航空母舰。苏联解体前从未在黑海造船厂进行修理的“明斯克”号航空母舰,其舰员被组建成了“瓦良格”号航空母舰的御用舰员队伍,并且海军上校弗拉基米尔·维索茨基还被任命为“瓦良格”号航空母舰的第一位舰长。同时新航母的印章也已经制作完毕,而舰员们则已经准备好转移到尼古拉耶夫市,在新建造的航母上定居。但是, “明斯克”号和“新罗西斯克”号航空母舰的前途问题被同时解决后,“瓦良格”号航空母舰的编制很快就被取消,舰员们则被解散分配到其他各艘战舰上。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