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的国防部长为何不穿军装?

国外的国防部长为何不穿军装?

这的确是个颇令人感兴趣的讨论,当身着八心八箭国防绿的常万全和范长龙面斥一袭西装的美国防长哈格尔时、当中年谢顶的澳大利亚防长像保险销售员般被全球媒体团团围住时、当强硬的日本防务大臣和富庶的英国国防大臣纷纷打上领带时,人们难免会拿这些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大叔和西亚北非那些身着迷彩手执AK一巴掌宽徽章护心毛的黑大哥们做比较——国防部长穿军装,甚至青筋暴起武装到牙齿,难到不是“常理”吗?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二战后至今,日本从国会到政府内阁,没有出过一个现役军人。而在20世纪的20次政变中,21位泰国总理组建了49届内阁,其中24届属于军人政府。两国的国力与政体之差异,哪怕不查各类指数,也可以用肉眼清晰分辨出来。当然,不能就此说明国防部长穿西装更有利于国家稳定,然而事实是,政治文明较为先进的国家,几乎没有穿军装的国防部长。

仅仅在美国独立战争结束一年之后——1782年,一些军官认为对于他们这些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说,政府给予他们的补偿不够充分。于是,意料中的旨在反抗文官政府的军队叛乱发生了。这个场面,如同中国历史上西汉开国那些年的光景:战功卓著的将军们在宫殿前大声喧哗、拔剑击柱,“屠狗辈”们念念不忘那句老话“负心多是读书人”。

为了获得他们的指挥官乔治·华盛顿将军的支持,这些军官聚集在纽约。但是华盛顿坚决地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不支持军队的叛乱,同时还呼吁解散陆军,并宣布继续效忠于文官政府。华盛顿将军的坚定的立场将这场叛乱消灭在萌芽之中。从此以后,美国军队领导人接受了文官治军。(与此相对的是,无论封建制还是郡县制,“解放军代表”从来都是中国内阁的重要成员)

在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出版的《民主的原则》中,专门拿出了一章谈“文官政府与军方的关系”。其中字字珠玑,我谨摘录几句——

1.需要由文官指挥国家军队和负责国防决策并不是因为他们一定比职业军人英明,而是因为他们是人民的代表;作为人民的代表,他们有责任进行这些决策并为之承担责任。

2.民主国家的军队是为保卫国家和人民自由而存在。它不代表或支持任何一种政治观点或任何一个族群和社会团体。它忠实于国家的更宏观的理念,忠实于法治和民主原则本身。

3.文官统率军队得以确保国家的价值体系、各项建制和政策是出自人民的自由选择,而不是军方的意志。军队的宗旨是保卫社会,不是塑造社会。

4.当然,军界人士可以像其他公民一样,充份而平等地参与国家的政治生活──但只能作为选民,以个人身份参与。军人必须在退役后才可从政;军队必须始终同政治分开。军队是国家的中立仆人,是社会的保护者。

“Civil-Military relation”是军事政治学的核心概念,即武装力量的组织和成员与社会的组织和成员之间的关系。“文”(civil)不仅指狭义上的文官或文人政府,而且指广义上的平民或民间社会。“武”指所有的武装力量。在上世纪60年代,全球有74个国家曾经经历过军人政府,随着上世纪70年代的民主化大潮,目前全球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依然保持着军政府形态,巴基斯坦撤消了紧急状态,穆沙拉夫脱去军装,连军人执政一向稳固的缅甸也出现了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阿根廷军政府时期,每周各个城市都有足球赛,奏国歌的时候大家只唱其中的一句“绞死独裁者”,其余时间都保持沉默。2010年,阿根廷军政府时期的最后一名执政者比尼奥内因反人类罪等56宗罪行,被判25年有期徒刑。这位将军兼总统戴着大盖帽行军礼的镜头,永远停留在了那张黑白照片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