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军海军的咸肉,拿破仑时代做的,克里米亚战争时候吃,水兵拿它做烟斗,吸起来有肉香味。长期的战争中士兵们无法靠咸肉和饼干维持健康,更不用说士气了(一天保证一顿热食是维持士气最好的办法,当然那绝对不能是煮咸牛肉)。

那种可怕的咸牛肉不要说吃,就是闻一下今天的诸位可能都要吐出来。那东西按照一名皇家海军水手的说法是“它一定是从天主创世之初就被放在木桶里了,当它被烧煮的时 候,你所能闻到的那种味道就像一具埃及木乃伊所散发的味道”。

它的别名叫做盐骨头,因为它很咸并且硬的像骨头一样,厨师们不得不用斧子和锯子来对付它。 它储藏的时间也超乎想象的长,1839年达尔普林船长在阿松森岛的仓库发现那些咸牛肉是1809年腌上的,这还不是最可怕的,1870年海军水手发现他们 吃的咸牛肉是1805年装进木桶里的。

有一片牛肉实在是太硬了,一名水手把它雕刻成一艘战舰的外形,用砂纸磨光,然后钉在战舰的横梁上。几十年后它撞破了很多忽视它存在的颅骨,自己却发出红木般的光泽。

很多人吃了咸牛肉后就会腹泻,大量的牛肉因此被扔掉,有的步兵团一天就会扔掉几百磅。即使有鲜肉,军需官也会用咸肉代替,因为“分发鲜肉太费事了”。对于军 需部门来说,分发鲜肉比分发咸肉麻烦,烤制新鲜面包比分发成袋的饼干麻烦,所以他们为了自己少点更省事而选择让几千人死于粗劣伙食。与蛆共舞——战舰上的伙食

说实话,远洋舰上水手的伙食实在是让俺这养尊处优的80后感到恐怖。 早餐,是永远不变的燕麦粥;午餐、晚餐要么是水煮腌牛肉+饼干,要么是水煮腌猪肉+饼干。偶尔会加你几块小奶油和发臭的乳酪,除此之外水手们就是依靠最受欢迎的豌豆汤来摄取那点可怜巴巴的维生素了。除此之外··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啥东西吃了。

因为时间的原因,船上饮用的淡水会很快变臭,所以船上的饮用水都会煮开然后用木桶一桶桶的存放(也就是凉白开)。即使这样在出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木桶里的水就会变的又臭又绿,所以远洋船上就携带了各种更便于长时间保存的酒。

在出海的前期,每个水手每天会配发大约4.5升左右的啤酒来当水解渴。等到一个多月的时候啤酒快馊了,也差不多喝光了。这个时候就会开始喝水,此时满是绿藻的饮用淡水已经变的又臭又粘难以下口,所以不得已只能在水里掺入朗姆酒。每天配给的朗姆酒往往会掺入饮用水中来掩盖那股臭味和绿油油的颜色。所以水手即使每天都有酒喝,但通常都喝不醉——除非你能忍受喝臭水而把朗姆酒留下来单独一次喝光。一般来说配发的朗姆酒和饮用水的比例大约在1:4 (不固定)

虽说水手们离了酒不行,但要特别注意的是——任何胆敢私下带酒上船的人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这条军规古今中外的军舰都是通用的。即使是军官如果醉酒上岗或者值班饮酒的话也会受到处罚,海军实习生的话有可能会被直接踢出海军。

虽然水手吃的很差,但这些东西基本比水手们以前在家乡吃的好多了。因为那时候正儿八经的“良民”是很少干水手的,远洋水手大多是些失地农民、无业游民等无产阶级。特别是到了战争期间远洋水手招募困难,有些战舰往往就是刚刚靠码头,舰副就迫不及待的带着水手长和陆战队去港口附近的**局去把那些关在里面作奸犯科的地痞流氓、强盗小偷、王八蛋流浪汉什么的统统带走“发配加勒比与龙虾兵为奴”

靠岸补充补给,即使不靠码头当地的商人也会纷纷划船来做生意。每一位要想保住士兵水手们健康和战斗力的船长在靠近码头的第一件事就是补充新鲜的淡水和向当地的商人购买大量新鲜蔬果和各种食物酒水。这种工作通常由补给官来完成。 在船上,酒绝对是好东西。两个水手因为制作了敌舰的模型而受到杰克船长奖励,军官常常用酒来打赏有功劳的小兵。比别人多一份朗姆酒是会让水手高兴半天的,也绝对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酒是海上最好的奖励手段。

相对“下三滥”的水手来说,有单独伙食的船长和舰上军官的食物相对来说就好多了。此外军官们的薪水让他们可以自己掏腰包购买一些食物,给自己改善生活。比如说合伙买羊、牛和母鸡什么的,来保证自己有新鲜的肉和鸡蛋可以吃。通常那些牛会关在船舱里的畜栏里和水手们睡一块,羊通常会拴在甲板上的角落,下蛋的母鸡养在救生艇的笼子里。 “伙食平等”在那时候是根本没有那一说的。而作为日常饮料,军官们会喝茶或者更不容易醉的葡萄酒。

除此之外有时作为“公司经理”的舰长还会在自己的船舱宴请下面的“主任们”来联络感情或者饮酒作乐陪他解闷(我觉得可能后者可能性比较高一点)当然如果不这么做下面军官们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作为最高长官舰长要时刻保持自己的威严,不能与下面的人掺杂太多私人感情。所以就像上头说的,没有太多厉害关系的医生通常就是船长的“好朋友”,医生只要治好病就行了,不会对船长的工作造成不方便。

被称作“海军面包”的饼干上的象鼻虫。上到船长,下到初级水手,船上每个人都是对这小东西无视的。因为这玩意实在太多了!有水手甚至会说:“黑头蛆吃起来凉凉的、肥肥的,不像象鼻虫吃起来那么苦”

军官们在集体用餐坐在“上岗”的是船长(中外都一样啊),船长两手边的是舰副和医生,这在西方长餐桌代表着是和主人最亲密的人(就好像中国的“主宾、副宾”位置,我山东人,不知道你们那有没这些穷讲究)其次的就是航海官、尉官、陆战队长(随舰陆战队的头儿)和海军实习生们这些“准军官”了。 军官聚餐的时候身后都会一个抽调的水手来充当侍者。要注意的是船长的侍者是他自己带上船的仆人,海军是不给开工资。而作为陆战队队长,为他服务的是自己陆战队士兵而不是水手。说 起这个饼干,也是一种奇物,大家注意过怒海争锋里船长宴会上那从饼干里爬出的虫子么?

硬饼干上的象鼻虫和蛆是整艘船上最公平的,它对不论船长还是水手都不 会厚此薄彼。饼干经常为几十代象鼻虫和蛆提供住所,水手们想出了一个消遣来清除那些虫子,他们把饼干放在袋子里,里面放上一条鱼,这样那些蛆就会爬出饼干 爬到鱼上,把鱼扔掉饼干里的虫子就会少点。 最糟 糕的是这种可怕的食物,陆军士兵得到的还不足,塔罗其做的调查显示,英国水兵日常口粮28.5盎司,黑森雇佣兵中32.96盎司,克里米亚英国陆军士兵只 有23.52盎司,这食物量还不如同期苏格兰监狱里的犯人,他们每天得到25.16盎司,而且其中包括面包、蔬菜、鱼、牛奶,更重要的是他们不需要在那么 恶劣的气候下露宿并作战。

士兵们几乎完全是靠朗姆酒和饼干活下来的,因为咸牛肉会导致肠炎,有人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调查委员会得出结论“1854年10 月1日至1855年4月30日,克里米亚英军死亡35%,这样大量的死亡并非是由于特别恶劣的天气,而是由于在寒冷的天气里劳累过度、暴露于潮湿和严寒 中、不合理的食物、不充足的衣物…….”。

也不 能说后勤部门从未考虑过给士兵们提供蔬菜,1854年11月4日,150吨蔬菜被先驱号运到巴拉克拉瓦,但是当船离开博斯普鲁斯时没有弄好符合英军标准的 文件,结果官员们为账单和标签争吵到食物腐烂丢进水里。从11月到3月,英国士兵每个月只能得到两个土豆和一个洋葱。拉格伦勋爵曾经命令给士兵们每天分发 两盎司大米,以对抗坏血病,但是军需部门宣称尽管有大米,但是没法分给士兵,因为士兵们没有容器携带这种非常规补给。

在巴拉克拉瓦英军有大米、土豆、豌豆 和大麦,这些会给士兵健康带来很大好处的食物被军需部门拒绝,他们告诉拉格伦勋爵,这些不在他们的条例上。

坏 血病如此严重,但是却被军需部门的愚蠢行径进一步加剧,1854年12月10日爱斯基摩人号带来了278箱近两万磅酸橙,这本来是治疗坏血病最好的药物, 但是从12月10日到2月的第一个星期,这些酸橙在爱斯基摩人号上一动未动,因为军需部长菲尔德认为告诉军队酸橙已经到了不是他的职责。

塔罗其的报告中称:饼干对患有坏血病的士兵尤为残酷,他们只有忍着牙龈发炎的剧痛来吃饼干。面包可以再巴拉克拉瓦的居民手里买到,但是其价格超过普通士兵的承受能力。

菲 尔德的蠢事还有的是,他命令将生咖啡豆运到克里米亚,因为生咖啡豆不容易在运输中受潮和发霉。但是士兵们怎么对付这些东西呢?第一燧发枪团的团长这样说: 定量配额的生咖啡豆被分发下来,这只是所有不幸的笑柄。没有东西用来烘烤咖啡豆,没有工具来研磨,没有火没有糖,除非我们像马吃大麦那样生吃它。除了他们 已经做的:把它扔到泥土里,我实在想象不出士兵们还能用它做什么。

决不能责备士兵们缺乏创造力,他们用炮弹来碾碎咖啡,用咸牛肉做燃料烘烤,不过随军医生 说,那些粗糙加工的咖啡实际是一种对士兵身体有害的不洁混合物。对了,菲尔德的仓库里还有2700磅茶叶,他把它们忘记了。后勤部门称根据女王授权制定的服役条例规定,士兵每三年配发一次军大衣和靴子。刚开始英国士兵们看到土耳其盟军从死尸身上剥下靴子 甚至抢劫墓地里的死人时吓得目瞪口呆,但是不久后他们面对穿不穿掉底儿鞋的选择时也很快加入其中。伊夫林先生当时还是一名军校学员,他花了10先令托一名 水手到墓地去找些俄国人的靴子,并对找到的东西很满意。

当 士兵们在克里米亚登陆的时候,士兵们被告知将背包留在运输船上,结果当士兵们登陆以后登陆船开走了,六个星期都没有再回来,于是士兵们六个星期都没有换洗 衣服。在潮湿的环境中士兵们穿着整天湿漉漉的衣服,裹着大衣躺在毯子上,毯子直接铺在潮湿的地面上,没有任何东西来阻止潮气对身体的侵害,几千张草垫运到 克里米亚后却没有干草填充,4万件加厚大衣和靴子随着王子号在11月14日沉没,到11月底有1.2万件大衣运到巴拉克拉瓦,但到次年1月,仅仅发放了 3000件,9000件军大衣呆在仓库里,士兵们却在寒冷中挣扎。小块地毯倒是不断运到,到1月就有2.5万条,但是没有人把它发给部队,仅仅有800条 供给了各指挥部门,因为那是给军官们使用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