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山深处看梨花

在石家庄的人们,每到春季观赏梨花,多喜欢到赵县的范庄,因为那里有上百亩的梨园,还有上百岁的梨树。有看不完的梨花,有闻不尽的花香。然而,去赵县拥堵的车流却把看梨花的人害惨。去年的这个季节,为一睹雪白的梨花,我携好友去范庄,在路上堵了六个小时,只好打道回府。梨花没看上,午饭饿肚子,趁兴而去,败兴而归,那个心情简直没法说。

今年吸取去年的教训,决定到山里去。其实,到山里去,也有看不完的风景,观赏不完的鲜花。

恰逢星期,开个破车,也没有目标,只要是向西的路,管他是什么地方 ,为了心中的美丽风景,一路向西。

从蟠龙湖畔西侧的侯村折转向西 ,是一条蜿蜒如蛇的乡级公路,打开车窗,一股喧闹的都市中没有过的情新沁人肺腑,似花香,似草香,又似泥土的芳香,用鼻子仔细找找,似有似无。路不是太宽,车不能开得太快,就像漫步徜徉在树丛和绿草之中 ,让这似有似无的清新伴我西行。

翻过当地山里人说的十八盘的险峻山路,到一个叫羊圈的地方,下车询问路旁的老农,哪里有可观赏的梨花。老农告知,此处向北八里,有一桃园小村,山坡广植梨树,又有新载的桃李。可路不好走,都是山路,只能行拖拉机。

听完,内心狂喜,也许人不长至的地方就是不被人不所知的世外桃源。

折转向北,路确实难走,很是颠簸,有石头不时托住车底。还好开个破车,小心翼翼的驾驶 ,凭借驾驶技术过硬,慢慢的前行。

离桃园小村还有距离,路两旁已是姹紫嫣红,用不规则的石头垒砌的房子被白的梨花,粉红的杏花,大红的桃花掩映在深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找块平坦的地方驻车。提着相机就进了路旁的树丛。

梨树不是经年老树,树龄还处于青壮年。树不是很高,但在树枝头,梨花晶莹似美玉。透过树叶缕缕阳光下,白雪朦胧如河汉。倘若一阵轻风来,梨枝缓摆,颤巍巍粘露欲湿,真有“自在花落轻似梦,花瓣飘飘洒洒,款款飞如蝴蝶”的意境。于是,满径香雪,花落满头,也似风情万种佳人,美不胜收。扑鼻而来的是带着丝丝甜意花的气息。偶遇行人,“无人不道看花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梨花在印象中是一种安静的花,总是静静地开放在一角,花期与桃花、杏花相同,在桃花、杏花的灿烂中,很容易被忽视。然而仔细品味,却觉得颇为不俗,花色洁白如雪,亭亭玉立,幽雅高洁。从古至今,映照着无数诗人文人的心境。像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宏大气势,也有“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的意境。一树梨花,一段风月,一处农舍,一处风景,每一缕春风,都有一段故事,都有一颗心灵,就那么静静地凝固在春天的意境里。

梨花的花语是纯情,纯真的像爱一辈子的守侯分离,文人骚客用来表示最浪漫的爱情。梨花冰身玉肤,凝脂欲滴,妩媚多姿,是柔的化身。梨花,抖落寒峭,撇下绿叶,先开为快,独占枝头,是刚和柔的高度统一。

兴浓之时,不免发狂,高声朗诵: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 常思南郑清明路,醉袖迎风雪一杈。引来荷锄老人的驻足惊讶。

不虚此行,后悔没携好友,一同领略此处风光。

特撰文胡乱记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