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乌克兰危机中,谁受到的震动最大?”最近几个月乌克兰危机牵动着许多国家,除了俄罗斯、美国以及欧盟这样的大国外,距离乌克兰很近的中亚国家受到的冲击波最大。瑞士国际关系与安全网称,乌克兰危机令中亚国家的强人感到惊慌,因为这些国家和乌有相似的国情。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中亚各国态度谨慎,有的保持沉默,有的发表措辞谨慎的声明:乌兹别克斯坦表示“对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表示担忧”;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称,理解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塔吉克斯坦比较含糊地呼吁各方“客观考量现状”;吉尔吉斯斯坦则表示,这些举动“旨在破坏乌克兰的稳定”。有中亚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称,这可以被视为是一种微妙的平衡策略,中亚国家一方面不想引火烧身,助长本国潜滋暗长的分裂主义苗头;另一方面尽量避免激怒俄罗斯,毕竟俄与中亚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经济联系。

俄称不会对中亚国家采取“克里米亚模式”

“失去了乌克兰,俄罗斯在打造一体化计划过程中会更重视中亚。”关于乌克兰危机对国际形势的影响,路透社认为,现在普京和西方都试图与中亚的政治强人们交好,包括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

自从乌克兰危机以来,西方国家和俄罗斯都十分关注中亚的反应。瑞士国际关系与安全网称,在世界其他国家媒体连篇累牍报道基辅、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其他地方局势发展情况时,距离乌克兰很近的中亚国家的官方媒体却多数奇怪地明显保持了沉默。报道称,对于该地区的很多民众来说,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贪污腐败与中亚国家的很多精英具有可比性,所以亲西方运动在中亚媒体上几乎没有报道毫不奇怪。但就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而言,中亚国家的领导人几乎没有一个人发表过正式的评论。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发表了简短的声明,但都没有提到俄罗斯。与克里米亚一样,五个中亚国家也有大量说俄语的人。乌克兰危机正给中亚国家带来深远而令人不安的影响。

俄罗斯《中亚》网站则称,克里米亚事件后,独联体和上合组织分别举行了高级官员会议,在会上俄罗斯向中亚等国表明了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以消除中亚国家的担心。专家认为,俄在中亚国家不会重演克里米亚模式。克里米亚与中亚国家形势完全不同。俄罗斯一直将在这一半岛上的俄罗斯居民视为自己公民,且他们占当地居民的多数。即使前苏总统戈尔巴乔夫都表示,合并克里米亚是纠正苏联时期犯的一个历史性错误。而中亚国家不存在上述情况。虽然当地也有许多俄罗斯族居民,但并不占绝对多数。因此,即使一些中亚国家与俄“离心”,俄也不会对他们采取克里米亚模式。

尽管俄罗斯一再向中亚国家作出保证,但中亚国家仍有顾虑。哈萨克斯坦新闻社称,在哈萨克斯坦民间,克里米亚事件引发了民众反对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浪潮。哈国反对派领导人科萨诺夫表示,俄合并克里米亚和建立欧亚经济联盟计划是俄罗斯帝国思维的标志。他们将整个中亚地区视为隶属俄罗斯的地区。甚至亲政府的政治家也对哈国面临的威胁表示担忧。

中亚希望经济与政治分开

在前苏联国家中,哈萨克斯坦目前实力仅次于俄罗斯,是中亚五国最富裕的国家,外交上靠近俄罗斯,且其国内俄罗斯族占很大比重,其立场具有指标性意义。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日前曾公开表示,乌克兰问题主要根源在于内部经济社会问题。他说,苏联时期,乌克兰曾是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稳定、发达的加盟共和国,而今乌克兰的经济总量甚至比哈萨克斯坦少了25%。对于乌克兰这样有5000万人口的经济体来说,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他说,国家发展应当“先经济,后政治”。

15日,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三国总理在莫斯科举行会晤,讨论欧亚经济联盟的相关事宜。哈萨克斯坦新闻社称,由于克里米亚事件,哈国精英们开始对与俄罗斯加强经济和政治联系表现出了担忧,因为一旦成立联盟,俄罗斯能通过这个重要杠杆向哈施压。不过,纳扎尔巴耶夫日前却公开表示希望欧亚经济联盟的进程将继续。他表示:“一体化能让我们消除关税壁垒,提升竞争力。因此,这对我们有着现实的利益,能帮助发展我们的国家,实现经济现代化。”但他也认为需要明白,哈萨克斯坦无意重新被莫斯科统治。

俄罗斯“纽带新闻网”称,从不久前联大就乌克兰问题的投票可以看出中亚各国的态度:哈萨克斯坦投弃权票鲜明地表明了对俄罗斯的理解态度。另外三个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则放弃参加投票,由此可见俄罗斯在中亚的影响力。

在中亚一些国家的媒体和民间议论中,对于“克里米亚模式”在本国上演的担忧的确存在。哈俄两国地缘相近,有共同边界,共同边界长约7000公里。哈萨克斯坦境内俄罗斯族人占总人口的1/5,这在中亚国家中是比例最高的,他们主要居住在靠近俄罗斯的哈北部地区。苏联解体后,哈萨克斯坦的民族构成逐渐发生变化。独立初期,哈境内的哈萨克族人仅占总人口的40%,与俄罗斯族人口大体相当。随着部分俄罗斯族人的迁出、居住在境外的哈萨克族人的迁入,加上哈萨克族相对较高的出生率,目前哈萨克族人占哈萨克斯坦总人口的65%,俄罗斯族人仅占22%。

哈萨克斯坦国际问题专家图列绍夫对《环球时报》记者称,不可否认,克里米亚事件对于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来说确实是一个消极的信号,但过多的担忧是没必要的。哈萨克斯坦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拥有哈萨克族、俄罗斯族、乌兹别克族、乌克兰族等100多个民族,独立20多年来各族共同生活、相互磨合,形成了较稳定的社会生态。

路透社援引当地分析称,克里米亚的俄罗斯族人从未把自己当成乌克兰公民,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族人跟他们有着很大的不同,“当地的俄罗斯族人认为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人,有不同想法的人已经离开了”。哈萨克斯坦政治分析人士萨力姆认为,“在这个地区,我国与俄罗斯有长约7000公里的共同边界,所以在哈萨克斯坦,只要是头脑清醒的人,没人会说不与俄罗斯合作。但问题是如何合作,以什么样的条件合作。”

在中亚,乌兹别克斯坦是少数公开谴责俄的中亚国家。乌兹别克斯坦议会曾通过决议呼吁俄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乌克兰问题。议员们担心这种局势未来对自己国家也存在潜在的威胁,因此呼吁俄罗斯维护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乌兹别克斯坦国防部发表声明呼吁,俄罗斯在恢复对前苏国家影响力时不应违反国际法标准。俄罗斯“市场领导者”网站4月12日称,在联大投票时,乌兹别克斯坦还是投了弃权票,目的是避免与俄罗斯发生公开冲突。由此可以看出乌兹别克斯坦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是十分谨慎的。

美国欧亚新闻网称,在正式脱离莫斯科的控制22年之后,大多数中亚国家的经济仍然与俄罗斯经济联系在一起。哈萨克斯坦通过经济同盟与俄罗斯紧紧地绑在一起,而中亚最穷的两个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在很大程度上更是依赖到俄罗斯打工人员的汇款。如果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给俄罗斯的经济带来影响,那么就会波及到中亚国家。估计有超过100万塔吉克斯坦人、100万吉尔吉斯斯坦人和数百万乌兹别克斯坦人在国外工作,其中大部分人是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根据世界银行的最新数据,在塔吉克斯坦,外出务工人员的汇款占到了GDP的47%。此外,俄罗斯在吉、塔分别设有一处军事基地。随着俄罗斯重塑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这些国家可能向俄罗斯靠拢。

欧洲想建中亚油气走廊

克里米亚事件后,西方也在加紧拉拢中亚国家。负责南亚和中亚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彼斯瓦尔4月初访问了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意在强化克里米亚事件后美国对中亚国家继续支持与合作的立场。彼斯瓦尔说:“我们仍不清楚欧亚经济联盟的条款。我们的哈萨克斯坦朋友……明确表示不认为这是一个排外的组织,他们打算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他们希望增加与美国、西方和南亚的贸易。”

“德国之声”称,欧盟正企图开辟以中亚为起点的油气“南部走廊”,以摆脱对俄天然气的依赖。欧盟通过开辟里海及中亚的油气供应和输送渠道,可以进一步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几年前,欧盟就同阿塞拜疆、格鲁吉亚等国签署了一项联合声明。所谓南部走廊,就是绕过俄罗斯,从里海地区直接进口天然气。而纳布科管道项目是其中的一个重点项目。该管线起始于里海地区和中亚,穿过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匈牙利通到奥地利,全长3300公里。然而涉及该项目的多个重要国家,如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仍然有顾虑。欧盟希望与中亚的合作,同时也可以解决地区冲突。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哈萨克斯坦2013年最大的五个石油出口对象国分别是意大利(占哈石油出口总量的27%)、中国(17%)、荷兰(13%)、法国(9%)和奥地利(7%)。除中国外,对欧洲4国的出口量占到其出口总量的56%,但其出口路径大多通过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油气部长卡拉巴林7日表示,西方对俄罗斯可能实施的制裁或将影响到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出口。

德国新闻电视台称,中亚地区对欧盟重要性越来越大,欧盟早就制定了与中亚建立新伙伴关系的战略。对于俄罗斯来说,中亚的支持,可以避免目前因克里米亚危机面临的孤立状态。中亚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大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争夺的要点。对于中亚的精英来说,多方争夺该地区的地缘政治,短期来说可以获得经济和政治的回报。但长期来说也具有风险,偏向任何一方,都足以带来副作用。中亚不想要克里米亚的结局,就得与西方合作,但西方又不能给予十足的保障。如果偏向俄罗斯,又可能走向前苏联的结果。

德国《德土新闻报》14日则称,实际上,中亚诸国更希望成为“中间角色”,在俄罗斯、美国、欧盟和中国之间起到平衡作用。因为这里的未来仍不可预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