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2月份,41个工业大类中,11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下降42.5%,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下降9.9%,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26.1%,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10.5%。

曾经富得流油的有色、煤炭、钢铁等资源型企业,如今深陷亏损泥潭。在已公布年报的上市公司中,排在亏损前十位的有四家是资源型企业,包括云南铜业、锡业股份、重庆钢铁和酒钢宏兴。

更让人担忧的是,2013年的巨幅亏损可能只是寒冬的开始,在经济增速下滑、需求疲软、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2014年的资源品价格难以摆脱颓势。资源品的价格下跌,将加大这些企业的扭亏难度。

资源跌价施压企业扭亏

财政部的最新数据显示,1-2月,利润同比降幅较大的行业为国有煤炭、石化等。而国有交通、钢铁和有色等出现全行业亏损。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2月份,41个工业大类中,11个行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下降42.5%,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下降9.9%,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26.1%,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下降10.5%。

资源型企业成了股市中的亏损大户。Wind数据显示,在金融、非金属与采矿行业中,13家企业净利润累计亏损超过90亿元,其中亏损前五位的重庆钢铁、酒钢宏兴、云南铜业、锡业股份和豫光金铅分别亏损了24.99亿元、23.73亿元、14.2亿元、13.37亿元和4.92亿元。

对于煤气化、兖州煤业、云南铜业、中国铝业等这些资源类国企而言,2013年的巨额亏损似乎只是寒冬的开始,在今年煤炭、铜、铝等价格跌势难止的局面下,其业绩仍然不容乐观。

以铜价为例,近年来全球经济的动荡,尤其是占全球总需求四成的中国GDP增长放缓,铜价持续走弱,2013年下挫近9%。由于上一轮政策刺激时扩建的产能陆续释放,这种情况还在延续。

“全球市场已经进入‘供应增长强劲’时期,因为矿商将体现此前大量投资奠定的产能基础。”汤森路透旗下金属咨询公司GFMS日前发布的第五版2014年铜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今年2月,中国沿海城市保税区的精铜库存量接近1百万吨。作为衡量铜市场供需平衡的重要指标,中国的这部分精铜库存在全球最为集中,存量比三大金属交易所的库存总和还多一倍有余。如果中国经济恶化,这类库存可能大批抛售,加剧今年铜价下行压力。

受国际市场对中国增长放缓和铜融资贸易模式结束的担忧加重影响,截至目前国际铜价已跌10%,跌至每吨6675美元。GFMS的报告预计,铜价今年会遭遇两位数跌幅的重创,可能跌至每吨6000美元,创下自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

“目前,进入铜行业的企业仍不断增加,导致相关企业经营的压力不断加大,铜、金、银等金属价格持续低迷震荡,不断加剧这些企业的经营风险。”2013年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巨亏15.48亿元和14.96亿元的云南铜业在年报中坦言2014年将面临的困窘境地。有机构预测其2014年的净利润仍难摆脱亏损局面。

锡、铝等其他有色金属以及昔日有黑金之称的煤炭面临的情况如出一辙。目前,铝价持续在13000元/吨左右,这个价格基本上已经导致全行业亏损,“2014年将会是中铝最困难的一年,特别是铝板块,对上市公司来说是最艰难的改革之年。”中国铝业董事长熊维平说。

与此同时,在全球能源消费“去煤化”的趋势下,汾渭能源相关研究显示,目前,全国煤炭总产能过剩10亿吨以上,去产能遥遥无期。“与2013年相比,2014年动力煤价格将下跌120元,炼焦煤则将在5月底6月初探底,最多时可下跌180元,而2014年价格将平均下跌120元。”山西汾渭能源董事长常毅军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国际煤炭大会上对煤价后市继续看空。

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预计今年煤炭市场总量宽松、结构性过剩态势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企业的经营困难将进一步加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