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 西洋镜

克里米亚“入俄”公投以96%的高票通过,相对于克里米亚人的“普大喜奔”,俄罗斯又是怎么看待克里米亚和乌克兰的?乌克兰危机是否会波及普通的俄罗斯人?

小夫妻为生娃分居俄乌两地

我所在的城市沃罗涅日毗邻乌克兰,自从乌克兰国内局势动荡以来,这里并没有感到像外部舆论说的那样俄罗斯与乌克兰火药味十足,这一切并没有打乱当地民众的正常生活。

沃罗涅日就像东北的特色菜“乱炖”,这里有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不同肤色的人。其中当然也包括很多来学习和工作的乌克兰人。

我的俄罗斯朋友马克思一年前跟他的女朋友索菲亚共同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索菲亚是名标准的乌克兰美女,婚后不久索菲亚就迎来了她与马克思的爱情结晶,这本来是件令人欣喜的事情,但却成为了他们俩的难题。因为根据俄罗斯的法律规定,乌克兰人不允许在俄罗斯人的医院生孩子,于是他们两个人经过商量后决定选择一起去乌克兰,在那里马克思生活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工作,他很无奈地对我们说乌克兰人不喜欢雇佣俄罗斯人。

半年后马克思只能独自回到俄罗斯,把索菲亚交给她年迈的双亲照顾。

目前马克思在沃罗涅日的一家公司上班,前不久他们期盼已久的小天使降临了。当索菲亚决定要回沃罗涅日与马克思重逢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新的难题,原本从乌克兰境内直达沃罗涅日的客车已经不通车了。她经过三次转乘汽车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沃罗涅日,与她日夜思念的丈夫马克思相逢了。

民众上街为在乌俄罗斯人加油打气

俄罗斯与乌克兰都属于斯拉夫民族,语言也没太大差异,就像俄罗斯的天然气一直输入到乌克兰境内一样,可以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这种特征在文化领域更加明显。

乌克兰籍的流行女歌手Ani Lorak今年4月将在沃罗涅日举行个人演唱会。她被誉为“乌克兰之花”,曾获得“欧洲电视网歌唱大赛”第二名,在俄罗斯十分活跃,曾获得“金话筒奖”,“金手风琴奖”,“年度歌手”,“年度人物”等一系列大奖。她共有五张专辑,每张专辑俄罗斯人都耳熟能详。

但是,在克里米亚正式加入俄罗斯联邦这件事上,俄罗斯当地的主流媒体和报纸上发表的文章和报道大多都是支持普京和他所领导的政府,鲜有质疑之声。

沃罗涅日虽然没有大规模的庆祝活动,但也能看到零星的组织团体拿着横幅,横幅上写着支持俄罗斯统一,支持普京。

自从乌克兰局势动乱以来,俄罗斯人为在乌克兰的俄罗斯人加油打气,纷纷走上街头。这个月初,在克拉斯纳达尔,当地民众举着“俄罗斯和乌克兰永远在一起”之类的旗帜游行。据说,约一万两千人参加了这次集会。

“我们心里克里米亚一直属于俄罗斯”

近期我也跟身边的老师和同学一起讨论俄罗斯在处理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看法。我所在的国际关系系,在课堂上老师也带领我们共同讨论了这个问题,在讨论中班里的老师跟同学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叶卡捷琳娜说:“我和我的家人每年都要去克里米亚度假,因为去那里俄罗斯公民不需要办签证,当地人都说俄语,在我们心里克里米亚一直属于俄罗斯。”

当我们讨论到乌克兰与俄罗斯是否因为克里米亚会发生战争的时候,班上的亚历山大说:“在现时期,我认为俄罗斯与乌克兰不会发生战争,我觉得政府会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这些问题,作为一个俄罗斯人,我也不希望乌克兰与俄罗斯发生战争,因为我们同属一个祖先都是斯拉夫的后代。”

课堂之余,我也了解一下我的研究生导师安娜弗拉基米尔洛夫娜的看法,她说:“我作为一名国际学院的教授,一直关注着乌克兰政治危机和俄罗斯在处理克里米亚问题上所采取的措施,俄罗斯应该谨慎地处理俄乌关系,同时我也不希望俄罗斯因为在处理克里米亚的事情上,受到国际社会的孤立,从而影响俄罗斯的经济复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