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房价多年连涨:实体经济难抵“偷懒”经济

一、衣食无忧基础上,人们普遍会比以前更懒惰。

曾经有一个小段子,说的是在以前某西方国家,取利息如果一年跑一次银行的话,比每月取款再存进去要低一点(这相当于按月复利计息)。可尽管这样,很少有人利用这个漏洞,因为太麻烦。解释这种经济现象的理论,产生了一个名词“磨鞋成本”,意思是多挣的这些利息还不够磨鞋底子呢?但要知道,如果产生的利息足够弥补磨鞋底成本,甚至所有的交通费用,也不见得有人去做这个事儿。

再往下说,即使考虑到利息能弥补机会成本(即跑银行浪费掉的挣钱机会),也不见得有很多人去愿意挣这个钱。现实中不少出现这样的情况:比如,移动手机有积分,如果日积月累可以用积分换话费,有一个老板几年下来的积分可以换千元话费,但是他嫌麻烦就是不去办理兑换手续。


二、西方经济学的基础---理性经济人假设,这个假设本身可能并不“理性”。

当西方国家过节时,人们休假的动力远远大于工作的动力,尽管假期期间的工资是普通工作时间的三倍以上。解释这种经济现象,不妨称之为偷懒经济学,就是追求利润的动力小于追求生活安逸的动力时,他就不再是一个理性经济人,而是一个理性偷懒人。即生活无忧时,追求利润的动力下降,追求生活安逸的动力上升。

不知道西方经济学者有没有研究过类似“偷懒”经济学的问题。两针见血认为,越是经济发达的地区,人们越不愿意加班,即是偷懒经济理论的一个佐证。西方经济学中有过理性经济人假设,就是说人都是很“理性”地让自己利润最大化。这就面临着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很想让自己利润最大化,但是他很怕麻烦,不想费劲,光想偷懒,光想生活安逸,那么他在追求利润最大化时就没有多大劲头儿。如果这样的人很多,那么理性经济人假设就不存在了,因为它只是心里想着赚很多人的钱,但行动上没有跟着。


三、这种追求生活舒适的态度无可厚非,但要正确引导。

“偷懒行业”如果不管好,就会占有太多的社会资源,影响其他行业正常发展。微观经济主体的偷懒行为,反映到宏观经济局面,就是“偷懒行业”的过度繁荣。什么是“偷懒行业”?两针见血认为,就是对于人们生活安逸程度影响很小,而且还可以保证适当利润的行业。比如,美国股票市场,非常繁荣,人们只用在电脑上买股票,然后就可以分到红利,缺钱了卖掉股票就行,不象有些行业需要三天两头跑项目、分析市场、甚至顶风冒雪、辛苦劳累。

再比如,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房价高,有人说产生了泡沫,这个泡沫五年前甚至十年前就有预言要破灭了,但到现在还没破灭。这就要分析人们为什么买房,投机性的咱不分析,投机资本往往是顺势而为,即大多数人喜欢什么,投机资本就迎合、适当引导、利用人们的这种心理。那么大多数人为什么喜欢买房?首先是刚需买房,不买房没地方住,长时间租房子住在大多数国人心理上还不能接受,历史传统观念很难改变;再看投资性的买房,房地产不象汽车那样容易贬值,而且买房子管理成本低,租金尽管低点总算稳当,即挣了租金,也提前给晚辈们预置了生活必需品。


四、如何破解“偷懒行业”过度繁荣的难题?

首先,从微观主体入手,要让人们有这样的感觉:从事实体经济者不仅当下生活水平高,而且以后生活更有保障。这就要提高工资水平,提升普通劳动者社会地位,管好用好养老金在内的社会保障性质的资金。

其次,要让实体经济产生吸引力,就要从融资、税收、补贴等方面调节各行业占有的社会资源。比如对于投资房产而闲置的,就要增收闲置税;对于小微企业贷款难,就要税收优惠基础上再提供无息贷款支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