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看:加拿大的道歉法

2008年,加拿大总理斯蒂芬·哈珀向历史上旨在同化土著居民的寄宿学校受害者正式道歉。

加拿大有“道歉法”?的确有。

作为联邦制国家,加拿大最早一部省级“道歉法”,是2006年通过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道歉法案》,此后各省、地区相继通过类似法案,截至2013年4月,全国10个省、3个地区中已有8个省、1个地区相继通过了“道歉法”,这8个省分别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阿尔伯特省、萨斯喀彻温省、马尼托巴省、安大略省、新斯科舍省、爱德华王子岛省、纽芬兰省,1个地区为努纳武特地区,尚未通过“道歉法”的省,是唯一法语省份——魁北克省和东部小省新不伦瑞克省,尚未通过“道歉法”的地区,为育空地区和西北地区。

目前仅有的两个无“道歉法”省份之一——魁北克省,省议会和司法界关于“道歉法”的讨论十分热烈,由于魁北克省历史上曾为法国殖民地,成立加拿大联邦时被允许保留和其他省份迥异的大陆法系,因此通过“道歉法”的程序将会较为复杂。

近年来,一些司法界人士和政治家也试图在联邦层面通过全国统一的《联邦道歉法》,但迄今尚未成为现实。

“道歉法”在加拿大各省、地区中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如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那样,通过专门的《道歉法案》,另一种则是在某项法案中增加专门的道歉条款,如2007年萨斯喀彻温省就采用在《证据法案》中增加《道歉效力专门条款》的形式,解决增设“道歉法”的问题。

制定“道歉法”的目的,在于“省讼”,即鼓励民事纠纷当事人通过责任人道歉的简单方式解决纠纷,避免动辄兴讼、增加纳税人负担、激化矛盾和延误问题解决的后果。

之所以要如此,是因为北美是“善讼”的社会,人们倾向于通过司法诉讼解决民事纠纷,而在这种“善讼”体系下,当事人的任何言论,都可能被对方律师当作呈堂证供,用于界定法律和赔偿责任,这让许多律师建议当事人以“同情”替代“道歉”,以免被对方当事人或其律师以“道歉即确认过错、确认过错即需承担责任”为由,在法庭争取有利于本方的裁决。如此一来,许多当事人宁可保持沉默至对簿公堂,也不愿轻易道歉寻求“私了”,导致许多原本鸡毛蒜皮的纠纷,被无事化有,小事化大。

正因如此,加拿大各省的“道歉法”,主旨就是将“道歉”和相关不当行为事实间的责任切割开来。如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道歉法案》就规定了“道歉法三原则”:道歉不构成对事件过失或责任的承认;道歉不能作为事故责任确定或赔偿的依据;法庭不得将当事人对另一当事人的道歉,作为确认过失、责任的证据,如一方当事人将这类道歉作为证据呈堂,法庭应不予受理。

按照新不伦瑞克大学法律系专家、新不伦瑞克省能源和公用事业局法律顾问埃伦·德斯蒙德的解读,“道歉法案”并非加拿大首创,在北美、拉美约20个国家和澳大利亚,“道歉法案”以某种形式存在已有一段时间,但这些地方的“道歉法案”多数设置了“但书”(指条文的同一款中包含有两个或两个以上意思的条款),如美国有5个州存在“道歉法案”,但法案规定,“道歉不作为呈堂证供或责任追究依据”的条款仅在部分民事诉讼领域内适用,而在加拿大,目前“道歉法案”在理论上适用于一切司法领域。

加拿大司法专家认为,“道歉法”在解决医患纠纷和交通事故纠纷等方面起到很大作用,医护人员和交通事故当事方在发生纠纷时可以坦然道歉以缓和矛盾,缓解对方对立情绪,便利纠纷解决,而不必担心出于好意的道歉和安慰,日后成为对方追究事实上并不存在责任的“铁证”。

但也有人指出,“道歉法”过于宽泛的界定,也正产生一些副作用。

卑诗省总检察长在总结2006年(即《道歉法案》生效当年)相关案例和效果时曾指出,如果有人在法庭上公开道歉,但随后公众发现此人实际上无需为自己的道歉承担法律责任,社会对法律的信心会因此受到影响;一些分析家指出,“道歉法”出台后,一些精明的社会人物和企业,会巧妙地将“道歉”当作公关艺术来处理,从而廉价地回避责任。此外,一些司法界人士还指出,相关立法应明确“道歉法”的“道歉免责”原则不适用于刑事或重大恶性刑事案件。

正如德斯蒙德等加拿大司法界人士所言,“道歉”或同情仅仅是民事纠纷中当事各方达成妥协的一个桥梁和工具,“道歉法”有助于界定“道歉”和“追责”间的界限,让“对不起”变得更容易说出口,但并非一切纠纷都能因一句“对不起”而烟消云散。

此外,加拿大的“道歉法”是建立在北美法制建设完善、公民法律意识健全前提上,而在法制建设不完善、公民法律意识不健全的国家,“道歉法”能否如愿发挥“省讼”作用,而不至沦为某些人推卸法律责任的工具,则需要认真探讨、设计。 陶短房

来源:羊城晚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