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重庆警界前高官:打黑得势警察现在受到冷落

周渝自杀的洪崖洞大酒店装修豪华,是一家四星级酒店。

重庆警界前高官:打黑得势警察现在受到冷落

4月4日晚,重庆市北临嘉陵江的洪崖洞大酒店,45岁的渝中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周渝被发现吊死在房间内,当地警方称其为自杀。

2012年3月,重庆告别薄王时代,警界低调启动纠偏,一些受打压的警察在内部得到平反,另一些干部则被法办。部分打黑骨干如周渝等,原来的职务得到保留,继续为警界效力。

周渝之死,宛如投向平静水面的一粒石子。在打黑时期同样表现突出的沙坪坝分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熊峰,突然打破沉默开通微博追念周渝。熊峰留言:“爱我者恨我者无需挂念,一切安好!”

重庆警界一名前高级官员认为,打黑对警界参与者和被打黑者,都造成很深的心理创伤,“有的人能走出阴影,有的则不一定能。”

自杀

4月9日,重庆市渝中区洪崖洞大酒店,站在11层休息厅的窗前,可以俯瞰嘉陵江的江景。这家酒店依崖面江,典型的中式吊脚楼风格,与隔岸披着薄雾的高楼大厦形成反差。

洪崖洞大酒店是一家四星级涉外宾馆,6到10层都是客房,共有151间。4月4日晚间,在其中一间客房内,警察周渝被发现死在这里。

3天后,4月7日晚9时许,与重庆打黑有过密切交集的“前非著名律师,现著名非律师”李庄发微博披露此事。

李庄微博称:“重庆渝中分局经侦支队长周渝,曾任重庆希尔顿酒店董事长彭治民涉黑案专案组副组长,打黑二等功荣立者,于2014年4月4日晚在渝中区洪崖洞酒店客房内上吊自杀。今日上午在重庆江南殡仪馆火化。逝者安息。远离自杀,珍爱生命。”

对这则消息,重庆警方迅速作出回应。7日23时54分,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渝中通报:“4月4日晚,渝中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周渝被发现在渝中一宾馆内死亡。经现场勘查,周渝系自杀。”

据@平安渝中说法:“经调查,周渝患糖尿病多年,长期注射胰岛素并引发心脏病等多种并发症,近期又查出患有重度肝硬化,情绪低落,曾向同事流露出悲观厌世。”

尽管消息确凿,京华时报记者4月9日回访洪崖洞大酒店时,大堂副理和多名服务员均表示“没这回事”。

“功臣”

重庆警方内部人士介绍,渝中区为重庆市人民政府所在地,周渝所在的渝中区公安分局,因此在重庆警方各分局中具有别人难以比肩的重要性。

周渝一直在刑侦和经侦一线工作。接触过周渝的人描述,他的外貌特征是头大、耳长、脸胖、身板宽大。据介绍,周渝最初在渝中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担任刑警,后来调至较场口派出所当所长,此后又调回分局刑警支队。几年之后,周渝被调往分局经侦支队,担任支队长至今。

在王立军主持重庆打黑时期,周渝曾有突出的表现。2010年4月30日,重庆市公安局召开三项主导业务、打黑除恶、灭枪治暴表彰大会,渝中区公安分局等10个单位,周渝等20名个人获重庆五一劳动奖章。

周渝后来担任彭治民涉黑案专案组副组长。这个专案组是重庆091专案组的分支,由王立军的亲信王智牵头。

091专案组由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牵头。作为王立军的嫡系部队,091专案组参办了包括文强案、李庄案在内的所有打黑要案。该专案组得名于“2009年打黑第一号重要案件”,成员包括市局禁毒总队原队长王智、万州公安分局民警熊峰等人。

2010年6月20日,重庆市公安局091专案组决定对重庆希尔顿酒店董事长彭治民等立案侦查。2010年7月23日,彭治民因涉黑被重庆警方逮捕。2011年5月4日,彭治民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年年底,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驳回彭治民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彭治民二审时的辩护律师余晖介绍,去年6月,相关部门开始对彭家的资产进行返还,“资产虽然归还了,但企业托管期间增加了很多债务,另外,罚没的现金也没归还。”余晖没透露罚没现金的数额。

《中国经营报》去年11月报道,据相关公司内部人士说法,彭治民旗下主要资产高达70亿元,被抓前负债为10多亿元,资产返还时负债增加了20多亿元,总负债达到了近40亿元。

对于担任过彭治民专案组副组长的周渝,余晖表示,他代理彭案时与周渝见过数次,但并没有直接接触,因此印象不深。而被问及周渝其人其事,不少重庆警方人士称事情敏感,婉拒采访。

声援

周渝自杀的消息在网上传出后,网友对其打黑功臣的身份贬多褒少,特地站出来为其说话的是重庆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常务副支队长熊峰。

熊峰是重庆打黑明星,原本是万州区公安分局的一名普通刑警。在2010年4月30日重庆市公安局的表彰大会上,熊峰等60人获得重庆市优秀青年卫士荣誉称号。

2010年2月底,重庆召开全市打黑除恶表彰大会,熊峰被记一等功。王立军曾在公开场合称其为“警界50年难得一遇奇才”。此后,他被提拔为沙坪坝区分局刑警支队常务副支队长。

重庆结束打黑后,有媒体报道称,熊峰被指刑讯逼供,且因办案手段残酷,被称“万州熊”。熊峰对此从未公开回应过。

4月9日上午11时30分许,熊峰突然通过微博账号“警察熊峰”发言:“‘你要战,便作战!’——成吉思汗。黑恶乱舞,小丑张狂,正道沧桑,良知何在!今日开通微博,爱我者恨我者无需挂念,一切安好。正告藏奸使诈、祸害法纪之徒:我是警察,你若立于我对面,注定冷寒!”

与熊峰保持联络者向京华时报记者证实,该微博是他本人所发。

“警察熊峰”在第2条微博中追念周渝:“怀念战友:打黑期间,与周渝同志共事多日,他是一个正直之人,是一个率性之人,是一个在与黑恶势力战斗时不破楼兰终不还的人。逝者庄严,生者珍重。”

京华时报记者注意到,“警察熊峰”开通数小时后,所发的两条微博悉数删除,只留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的个人简介。熊峰关注的账号有50人,其中有2名记者,1名律师。到11日,新增的关注对象包括孔庆东、吴法天和张宏良等。到昨晚,其粉丝达到15000多人,但在删博后熊峰未再发声。

记者多次拨打熊峰电话,均被挂断,向其发送采访短信后,熊峰表示:谢谢关心,暂不接受拜访。

关注重庆的一名北京学者曾与熊峰通过一次长达半小时的电话。电话中的熊峰给这名学者留下的印象是:熊峰并不像外界一些人想象的那样惶恐,他对那段打黑历史有自己的看法和坚持。

“有人认为熊峰感受到了威胁,开微博是为了自保。我不这样看,我觉得周渝的死对他刺激很大,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真实的一面,微博说的正是他的心里话。”上述学者说。

压抑

2012年2月6日,王立军潜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此事成为重庆结束唱红打黑的分水岭。

2012年3月起,重庆市警方高层变动,新任局长何挺低调启动警察队伍纠偏纠错工作。一些受打压的警察在内部得到平反,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等一批干部则被法办。

纠偏已有两年多,至今进展如何?重庆警界一名前高级官员杜松(化名)表示,很多打黑骨干并没有被追责,职务也被保留,一些被处理甚至被判刑的警察,一直申诉,但并无下文。此外,当年被打黑的一批民企,资产归还的还是少数,很多还不见动静。

“以前打黑时冒尖得势的警察,现在很多受到同事和朋友的冷落。”杜松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因为承受不了外界眼光的落差,有些警察现在都很压抑,而周渝之死,宛如扔进水面的石子,引起这个群体很大波动。

另据重庆警方内部人士介绍,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郭昆生,在春节前遭遇车祸身亡。对此,坊间将他和周渝的职务归纳联想,认为两人的死有其他可能性。

杜松表示,据他所知,郭昆生遭遇车祸是因酒驾,“我相信周渝自杀是他自己选择的。疾病方面的原因不至于那么大压力,更多来自心理的压力。当然也可能来自其他压力,比如,有可能准备调查他。”

周渝自杀后,遗体被送至重庆南岸区江南殡仪馆火化。4月7日早上,渝中区公安分局的领导为其主持了遗体告别仪式。11日,江南殡仪馆胡副馆长介绍,周渝的骨灰仍停放在该馆,等候家属的处理意见。

警方内部人士介绍,悼词对周渝评价不错,称他对工作尽心尽力,积劳成疾。周渝和妻子离过婚,有一个11岁的女儿。

资料显示,周渝生于1969年4月10日。他选择离开的日子,距其45岁生日只有6天。

杜松说,尽管一段时间后,重庆警界可能忘记周渝这个名字,但不排除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打黑对重庆警界的参与者和被黑打者,都造成了心理创伤,影响的时间也会很长。有的人能走出阴影,有的则不一定能。”

上述北京学者则认为,重庆现在做的“无声平反”,只是组织性的纠错,具体的参与者并没有反思,也没有新的认识,致使当年积极参与薄王唱红打黑的人,坚持自己的理念,而被打黑的人即使得到平反,也怨气难消。

“这使得重庆尤其警方内部暗中对峙,都憋了一口气,又都说不出来。这种情绪压抑过久肯定会爆发。希望重庆能进一步开展细致入微的反思工作,让双方把话讲出来,解决矛盾,消除隐患。”这名学者说。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