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7月7日,缅甸克钦邦,密支那,一家收容艾滋病患者的天主教收容所中,23岁的Thi Darwin正在安慰39岁的Mye Nyo(右)。这两名艾滋病患者都是被她们的丈夫感染的,她们的丈夫都是死于艾滋病的海洛因吸毒者。专家说,缅甸北部海洛因的广泛可用性助长了这一地区艾滋病的流行。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4年3月3日,缅甸仰光,一名艾滋病阳性患者正在Medecins Sans Frontieres荷兰诊所中输液。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8月6日,刚果民主共和国,戈马,Don Bosco Ngangi社区中心,一名年轻人正在玩耍的过程中腾空跃起。该社区中心成立于1988年,收容了超过3000名被遗弃的孩子和艾滋病感染者。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12月1日,泰国, Lopburi,一名艾滋病晚期病人正在寺庙的艾滋病收容所中休息。寺庙艾滋病收容所是泰国最大的一种艾滋病收容所,其为艾滋病阳性患者提供住房及为那些处于疾病最后阶段的患者提供姑息治疗。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4月23日,肯尼亚,内罗毕,12岁的Fanice Cecilia Nyansiaboka正站在他家门前等待拍摄,Fanice Cecilia Nyansiaboka是基督会Upendo项目的参加者之一,她和父亲两人住在Kangemi贫民窟的小屋中。在过去的几年中,Upendo项目已经支持了数百名被虐待及疏于照顾的孩子,在这些孩子中,有许多人的父母是艾滋病患者。Upendo项目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并在其间为他们提供了教育和娱乐活动,同时其还对孩子们进行艾滋病的宣传辅导以及为他们提供每日三餐。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8月3日,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问乌干达坎帕拉的Reach Out Mbuya诊所时, 一群艾滋病患儿抱着他们的毛绒玩具正在诊所中欢迎其到来。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Marialena,42岁,其是一名无家可归的艾滋病患者和一名曾经的吸毒者, 目前其正在施行美沙酮康复计划。2013年5月15日,雅典市中心的一座桥下,Marialena推开了试图帮其清理伤口的男朋友Dimitrios 。Dimitrios,51岁,其曾是希腊民间舞蹈团的著名舞蹈演员, 不过,在三年前,其失去了工作,变得无家可归。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艾滋病患者Woodrow "Woody" Barron,69岁,来自新泽西,普莱恩菲尔德。2012年5月9日,新泽西,百老汇持续治疗中心,Barron正在与他的助理护士 Halema合影。百老汇持续治疗中心是新泽西唯一一家收容艾滋病人的专业护理中心。自从1986年,Barron就得了艾滋病,在1997年时,他住进了这家护理机构,其是在与一个吸毒者共用针头后感染上的艾滋病。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5月26日,缅甸,仰光郊区,一家艾滋病收容所中挂着一张艾滋病阳性患者的胸片,该收容所是国家民主联盟的一名成员创立的。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5月26日,缅甸,仰光郊区,一名胸前饰有恶魔纹身的艾滋病阳性患者正在艾滋病收容所中沐浴。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5月26日,缅甸,仰光郊区,艾滋病阳性患者 Ma Jam正在艾滋病收容所中睡觉。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7月7日,纽约东城贫民区,共同目标性感团体(SWAG)的成员们正在纽约艾滋病服务中心合影。SWAG社团是由一群年龄在19-29岁之间的艾滋病男性患者构成的,该社团旨在通过推广,一对一街头活动及个体识别等活动,教育和支持潜在的艾滋病危险个体及尝试阻止艾滋病的传播与感染。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1月29日,喀布尔,一名吸毒者正在Nejat 戒毒中心等待就诊,Nejat 戒毒中心是由一个旨在提高艾滋病意识及减少危害的联合国组织投资建立的。 极少的资金注入及没有可替代药物,使Nejat 戒毒中心一直处于最基本的治疗状态,而三十多年来到冲突战争也造成了整个国家的极度赤贫。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11月30日,尼加拉瓜,马那瓜,艾滋病阳性患者Karla Hernandez正坐在Manolo Morales医院的病床上休息。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11月30日,瓜地马拉市附近,沙卡德贝格,孩子们正在圣何塞收容所的卧室中玩耍。约有68名感染了艾滋病的患儿在该收容所中获得了免费医疗,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在市场,教堂,消防站,医院及在某些情况下被遗弃的,还有一些是由于家庭无力负担医药费而被送来至此的。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11月30日,圣何塞收容所,这是给艾滋病患儿们盛放药品的容器,且每个容器外还贴着孩子们的名字。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11月30日,瓜地马拉市附近,沙卡德贝格,一名护士正在圣何塞收容所中举起了一个孩子。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12月1日,艾滋病日,孟买,一名戴着面具的艾滋病患儿正在参加艾滋病意识竞赛。为了保护孩子们的身份,参加本次活动的孩子都是戴着面具的,组织者说,在印度,人们认为艾滋病是一种极大的耻辱。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5月 27日,缅甸,仰光郊区,人们正在艾滋病收容所外等待着他们的艾滋病病毒测试结果。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4月17日,乌克兰首都基辅,乌克兰感染了艾滋病,肺结核及肝炎等疾病的患者们正在乌克兰内阁部长的府邸前就治疗中缺乏药物的情况举行抗议集会,他们认为国家应该购买这些药物,并且免费发放给患病人群。抗议者们认为,由于国家缺乏医疗保障,一旦患病,他们就会很快死亡。据世界卫生组织称,乌克兰是欧洲艾滋病病毒及艾滋病流行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6月27日,纽约市艾滋病服务中心,24岁的Pierre Lynch正在一个工作会议的休息间隙拍摄肖像照。Lynch是SWAG社团的一名同志教育者。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7月6日,纽瓦克,前NBA篮球运动员兼艾滋病患者Nate Granger,56岁,正在其位于 JbJ Soul House Genesis 1的公寓外拍摄肖像照。 JbJ Soul House Genesis 1是一个低收入者和特殊需要人群可负担得起的社区,且其间还提供支持服务,即百老汇持续治疗中心提供的急性艾滋病护理设施。Granger在2001年是被诊断患有艾滋病的,且在其中风后,其体重仅为165磅,当时,其每天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也不会说话,而为了抵抗病毒,其每天还要吃18粒药。而如今,其住在自己的公寓中,每天只吃一粒药,且体重也达到了250磅。他说,艾滋病患者也可以有存活的机会,而其自己就是活生生的证明。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12月1日,泰国, Lopburi,一名患者正在以自己的方式通过Wat Prabat Nampu寺庙收容所。寺庙艾滋病收容所是泰国最大的一种艾滋病收容所,其为艾滋病阳性患者提供住房及为那些处于疾病最后阶段的患者提供姑息治疗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4月17日,赞比亚, Matero镇,这是一名艾滋病患者在护理者拜访其家时拍摄的照片。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4月18日,赞比亚,Singonya村外,家庭护理员Helen Hachipuka(左一)正在观看艾滋病患者Sikabenga检查她家农场中的肥料堆。基督会家庭护理团队的护理员们正在进行一项家庭层面的授权项目,即在作物生长和动物饲养等方面提供培训和协助,以及牧师关怀和监督艾滋病患者的抗逆转录病毒的治疗。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4月22日,肯尼亚,内罗毕,Kangemi贫民窟,一名女子正在试戴一条项链,这条项链是其同事在Uzima珍珠工作坊中制作的。 基督会Uzima项目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很多服务,包括提供支持小组,咨询服务, 预防艾滋病的母婴传播,以及增加收入的活动,如珍珠加工业,且这里生产的珍珠产品还远销意大利和比利时等多国。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2年5月26日,缅甸仰光,27岁的艾滋病阳性患者Zihinmar Nwe正在艾滋病收容所中洗澡,他的丈夫也是死于艾滋病。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4月15日,多哥,Agoe-Nyive,Loyola文化中心,一名学生正在教室的黑板上写字,Loyola文化中心是西非基督会组织Loyola希望中心的一部分。该中心为那些失学孩子提供教育,且还会对他们进行艾滋病教育。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8月6日,刚果民主共和国,戈马,一名工人正在 Don Bosco Ngangi社区活动中心准备食物。该中心创建于1988年,收容了超过3000名被遗弃的孩子和艾滋病患者。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11月30日,卡拉奇,巴基斯坦社团的一个活动中心,艾滋病患者正在午后祈祷前实行净身礼。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4月19日,布隆迪,一个孩子正站在泥屋的门口观望,这间泥屋是Service Yezu Mwiza (SYM)项目为帮扶一个寡妇而建造的,SYM是基督会运营的一个项目,该项目旨在防止艾滋病传播及减轻感染者的痛苦。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11月30日,卡拉奇巴基斯坦社团,26岁的艾滋病患者Lowrince与他的妻子27岁的Noshi正坐在床上哄他们10个大的儿子Raymond,Raymond的艾滋病病毒呈阴性。巴基斯坦社团是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康复中心。Lowrince是一名艾滋病患者,他的妻子Noshi,在与其结婚后也感染了艾滋病。不过,由于怀孕时采取了得当的预防措施,所以他们儿子的艾滋病毒呈阴性。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12月1日,缅甸仰光,一名艾滋病患者正在艾滋病收容所中接受治疗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Inkera Jordan是在1995年感染的艾滋病,其是纽约艾滋病服务中心的一名同志教育者。图为2012年7月7日,其与SWAG(共同目标性感团体)的成员们举行联谊交流活动的场景。

一瞥艾滋病患者的生活[35P]

2013年11月30日,几名艾滋病患者正在巴基斯坦社团中休息。图为艾滋病患者的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