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见二楼哈,复制不上去,这是俺老早写!当年,我祖母和我外婆是一个村里的姑娘,不过祖母也就一平常村姑,而外婆则是方圆几个村里出了名的美女。模样好,做事利落。家务事,田里活儿,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尤其麦尽秧生之际。田头喊一段栽秧号子,清亮甜美,引得多少小伙子朝思暮念,魂牵梦萦。

大姨是外婆的第二个孩子,最大的女儿。曾看过一张卷边泛旧的黑白照片,修眉入鬓,眼含秋水,单容貌而言,比其母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关于大姨的故事,都是平时听外公外婆舅舅姨娘们一言半句敷衍而来,或者有误传,但大差不差。

据我老娘说,当时他们兄弟姊妹几个怕大姐甚于老娘。做错事,老娘吼两声,打几下就完了。若是大姐沉下脸,心里能内疚好几天。就连外公外婆也从不以儿女态度对之。

那会儿大姨夫还不是大姨夫,只是外婆家的邻居。幼时家贫,丧母,父未再娶。外出做工之时,常将大姨夫托付给我外婆看管。大姨夫在外婆家长到十八岁,体健貌端,勤劳能干还不多话。外婆心里着实喜欢,虽是外姓旁人,也当成了自家孩子对待。

农忙时节,大姨和大姨夫经常一起下田回家,村里人皆打趣说:这俩孩子倒像是小俩口一样。

大姨红了脸,大姨夫顾左右不搭话,而外婆则笑而不语!

孰料,某年大姨夫之父突然一病不起,没多久就去世了,这下只落得他单身一人。清锅冷灶半年后。不顾外婆一家再三劝阻,义无反顾去当了兵。临行日,大姨彻夜未眠,替大姨夫把什么都准备妥当。送别后几日,下了苦力干活,外婆看着心疼,但也不好说什么。

之后,每每大姨夫来信,大姨就背着人拿点零食点心,将已经上小学的三舅哄到一边,白字先生念情书,半是猜测半是乱编。

一年未归,信,也从一月一封,渐稀渐淡……

三载不见,几断音讯,而大姨已经快过婚嫁之年。

一日忽闻喜报,大姨夫提干了,衣锦荣归。外婆忙了半天,做了一桌好饭,大姨则换上唯一的一件压箱底的好衣裳。

夕阳落山不见人,大姨默默脱了新衣,重又换上平常服饰,外公外婆面面相觑,不敢细问。

直到第五日,亲戚家转了一圈的大姨夫才姗姗来访,外婆重新又做饭。大姨却借故出门,单等大姨夫人走了,才回家。

入夜,外婆背着人询问,大姨没解释什么,只黯然道:妈,我二十四了,该嫁人了。

这话一传出,提亲的人踏破门槛。挑挑拣拣,终于定下一邻村小伙儿,一样勤劳能干,本分内向。那人知道要娶大姨做老婆,喜不自胜。

日子很平常,转眼年底,外婆已经替大姨准备好嫁妆,年后就要成亲了。腊月中旬,一辆军用吉普车停在外婆家门口。大姨夫顶着风雪进了门。

外公外婆老俩口虽然惊讶,但还是热情招待。这次,大姨并没有回避,态度变得像从前一样。甚至更亲昵了一些,只是那位准女婿神色相当不安。

大姨夫恭喜了大姨,并未提及其他,随后就坐下吃饭。几年在部队见了世面,人也沉稳老练了许多。席间推杯换盏,喝得满面酡红。

当晚各自歇息,第二天大姨夫天没亮就走了。因这次来得古怪,外婆一家正猜测,不料下午却发生一件更叫人费解的事儿。本来要跟大姨成亲的男方家忽然派人过来要悔婚。外公急问其故,原亲家只说:我儿子配不上你家姑娘。

久思而不得其解,大姨心中疑惑,背着人找到那小伙儿仔细盘问。那人犹豫再三,终于说了实话。原来那夜下半时,大姨夫把他叫出来,说大姨是个好姑娘,跟自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希望那小伙儿以后好好待她。说道动情处,居然还眼泛泪光,这其中暗示之意,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了。

大姨听了这番话,当即脸色煞白,只对那小伙儿丢下一句:咱们相处快一年了,你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回家后,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草草收拾了行李就要去大姨夫的驻地找他理论。外公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这一去,大姨夫真的成了大姨夫了。

后来的事儿是从外公口里得知。那会儿他们一到驻地,谁见了大姨都叫嫂子。大姨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及至见了面儿,任凭大姨如何急赤白脸,大姨夫就是不给个痛快话,还嬉皮笑脸,态度暧昧。最后实在没办法,大姨只得软下态度,希望他回去跟人家说清楚,大姨夫倒是很干脆地回一句:工作忙,去不了。

外公一旁心头暗喜,当晚上跟大姨夫共宿一房,忍不住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着未来老丈人,自然毋需隐瞒。大姨夫说那几年自己的确是变心了。城里姑娘花枝招展一时迷了眼。相亲不计其数。手里的照片跟扑克牌似的。左选右选怎么也定不下来。

就在前几天,几位同事还有上下级,聚在大姨夫房间里闲聊谈天。有个家伙东翻西翻,忽然拿过一张照片说:哎呀!这姑娘多好看呀,太漂亮了,这样儿的你还看不上啊?电影明星也不过如此吧!

大姨夫一瞧,那照片是大姨在他当兵第一年寄来的。他自己都忘了,也不知道那人从哪儿找出来的。

众人纷纷过来看,都问:这是哪家的?难怪你小子这也看不中那也看不中,原来藏着个这么好的。

大姨夫不在意道:乡下姑娘,呆头呆脑的,有什么好看。

一位老领导盯着照片细看了一回,笑着埋汰:说你是个土鳖,还别不服。乡下丫头不会做样子,好看的才是真好看。城里的小娘们那大眼睛是画出来的,白脸蛋儿是抹出来的。你这位,不往大里比,光我们在场这几位,老的少的都算上,跟她一比,回家都得闹离婚。

晚上大姨夫就把所有照片拿出来排在桌上,研究了一晚上。第二天他就请假回去了。

闻听此言,外公却冷静了,淡淡地说:哦~~原来是这样。这女人就算生得再好看,终有一天还是会老的。一两年不要紧,可两口子是要过一辈子的。你光看人样子,叫我怎么放得下心。明儿我们还是回去吧,在乡下找个本分的庄稼人,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大姨夫呆了半晌,忽然翻身给外公跪下:叔,我错了,那天回去看到她,我才知道这几年耽误了她。长相倒在其次,想到那些年她怎么待我的,我再不能辜负了她。我一定要娶她,以后,会一辈子对她好的,你就成全我吧!

第二天,大姨知道了原委,自然是不依,外公有心要帮大姨夫,苦口婆心道:你看这闲话也传出去了,那家这么一闹腾,将来找个不如意的你甘心吗?我看算啦,他现在的确也是回心转意了,男人嘛,哪儿能一点儿不犯糊涂。他在咱家也多少年了,人品怎么样你比我清楚。

思虑再三,到底想着姑娘家的清白,虽恨大姨夫招儿阴损,也没办法,别别扭扭的同意了。后来等审查通过,各类手续齐了。完婚之后,大姨就随军去了。

没看过年轻时候的大姨,等真正有所接触的时候,她已经是五六十岁的人。看上去依然是美丽的。虽衣着简单朴素,却气度雍容,容长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笑意,态度亲切随和,一点儿架子都没有。每每从外地回来。给家里的大大小小都准备了礼物。一到外婆那儿也不闲着,跟其他姨娘舅母一块儿忙里忙外,从不以客人自居。

在部队,也有很多农村来的家属。城里的媳妇们很多都看不起她们。但唯独对大姨另眼相待。大姨没上过学,愣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反复练习背诵。后来终于能读书看报。逐渐改掉一些农村的习惯。全力支持大姨夫的工作。尤其是到了一些特定场合上,懂得察言观色,待人接物更是有礼有节。不但容貌出众,在一帮家属当中,也是首屈一指的贤妻良母。

记得有一次,大姨夫曾经很得瑟的显摆:很多同僚私下都羡慕,男人娶个漂亮老婆,一辈子也算值了。

大姨听了没好气地回道:我现在老了,你可以接茬当你的陈世美去。其时已年过花甲的大姨夫被刺激得老脸通红。

没有见过那张在这场婚事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照片,不过完全可以想象:

美丽的大姨,正值双十年华,对着镜头肯定不自在,一定会换身衣服,紧张地拢拢头发,然后像个木偶一样直直的站在那儿,硬露出一个略带羞怯的微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