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兴市场经济面临大规模资本流动逆转的压力,泰国等国政治动荡给经济增速下滑压力雪上加霜,世界经济头号优等生中国的一部分重要经济指标也出现下滑,致使唱空中国声浪上扬。可喜的是,与经济下行助推贸易保护主义的“常规”相反,大部分主要经济体选择了更大程度开放:

日本和澳大利亚完成了长达7年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谈判而最终达成协议;澳大利亚从“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梦中醒来,决心与中国加快双边自贸协定谈判……

最重要的还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第四轮谈判4月4日在广西南宁圆满结束,东盟10国、中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韩国、新西兰等16方展开密集磋商,就货物、服务、投资及协议框架等众多议题取得了积极进展,为2015年底前达成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和互惠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相应地,RCEP谈判也成为此次博鳌论坛热议话题。

区域内各国对RCEP谈判期望较高,理所当然。一方面因为RCEP是本地区规模最大的区域自贸协定,其成员国人口全球占比近50%,国内生产总值和贸易额全球占比均达30%,一个规模更大、统一性更高的市场将有力地促进区域内的繁荣,增强区域内各经济体抵御经济波动的能力,克服当前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筹划的谈判和运作方式较多地继承了亚太经合组织(APEC)协商一致原则强调灵活性、渐进性和开放性的长处,赋予了相关成员国较大的灵活性和自主权。

RCEP第四轮谈判圆满结束之后,博鳌论坛热烈讨论之时,美日两国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谈判再度梗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弗罗曼于10日离开日本东京空手而归,奥巴马4月下旬访日时解决美日TPP谈判主要分歧的期望似将再度落空,也显示了APEC方式与RECP的优势。

当然,RCEP谈判不会取代现存的亚太经合组织等其他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而是发挥与其互补、相互促进的效果。亚太经合组织方式的好处是避免了旷日持久的谈判和对各成员内部经济过大的外来冲击,但其不可避免的缺陷是各成员在实施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方面缺乏监督和激励,这一点尤为美国所诟病,也削弱了亚太经合组织内部的凝聚力。这种情况下,开展次级多边和双边自由贸易区谈判,开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让本区域内不同国家之间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不同速度的经济一体化组织,有助于刺激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克服道德风险,重启贸易自由化进程。

中国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的积极推动者,近年来中国与RCEP成员国双边贸易增长速度远远超出中国对外贸易平均增速,中国亲身感受到了东亚区域内贸易发展的巨大潜力,愿意与贸易伙伴共享增长潜力。

自2012年11月启动之日起,RCEP谈判就被一些人视为中国试图与TPP对抗之举。无需否认,RCEP与TPP之间客观存在的竞争关系,但中国坚持和平发展的意愿不变,以RCEP与TPP之间的和平经济竞争取代对抗,让区域内有关各国多一个选择,让无意卷入站队对抗的人们拥有一个可以避开纷争、专心谋求发展的空间,让两种贸易自由化路径在和平竞争中显示各自效率和可行性的高下,岂非善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