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中国飞机巡航钓岛与日军机仅距百米 能看清对方脸

孙利平接受飞机巡航钓鱼岛的任务,这令他感到无上光荣。

孙利平的电脑里存着一份留给家人的嘱托,他写完后,再也没有读过,因为“看了它别扭”。

在年轻同事看来,孙利平像一位长辈时刻关心着他们。而孙利平的儿子孙羽中却希望常年在外的父亲“早点回来,爸爸烧的饭菜好吃”。孙利平听了,心里发酸。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今年51岁的孙利平从事航空执法16年,像一只雄鹰一样翱翔在祖国的蓝天,守护着祖国的领海。他有一个特别的中国梦、海洋梦。

“从空中亲眼目睹钓鱼岛,太幸运了”

“我们明天要执行一次特殊任务。”中国海监总队航空管理处副处长丁秀全在东海航空支队舟山基地会议室,传达着上级指示。

“此次任务由蒋博文担任组长,孙利平担任副组长。一定要注意保密,注意安全。”丁秀全强调。

东海航空支队支队长蒋博文向执行任务的队员提出要求:“我们肩负着祖国和人民的重托,任务光荣而神圣,必须充分做好准备,确保万无一失地圆满完成。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分头准备吧。”

随着蒋博文一声令下,东海航空支队支队长助理、执法队队长孙利平立刻安排相关人员进行飞行前的各项准备。孙利平与机长仔细研究飞行航线与应对特情方案,执法队员滕达等同志准备保密通信设备和照相机、摄像机,机组地勤仔细检查飞机,并加足燃油……

2012年12月13日,晴,多云。这是一个令人心情愉快的天气。早7时30分,两架“运-12”海监执法飞机从舟山普陀机场起飞。升空后,“中国海监B-3837”飞机和“中国海监B-3806”飞机向位于东海海域的钓鱼岛方向飞去。

孙利平坐在“中国海监B-3837”飞机的中排,手里紧紧握着照相机,身旁放着摄像机,眼睛通过观察窗始终紧盯着海面。

9时40分,“中国海监B-3837”飞机进入钓鱼岛海域上空维权巡航。

这一天,是南京大屠杀75周年祭日。上午10时,为悼念被侵华日军屠杀的遇难同胞,警醒世人,南京拉响了防空警报。

同一时间,“中国海监B-3837”飞机飞抵钓鱼岛上空,捍卫中国领土主权。

孙利平坐在飞机上,透过机窗望着脚下这片神奇的海域,“内心犹如海上的波涛,汹涌澎湃”。湛蓝湛蓝的海水闪着宝石般的光芒,将钓鱼岛及附属岛屿围在里面,就像碧蓝的大宝石上镶嵌了颗颗珍珠。在钓鱼岛领海内,中国海监50、46、66、137船编队会合,正在巡航。

孙利平举起照相机,“咔”地拍下第一张航拍的钓鱼岛照片。而后他又扛起摄像机,拍摄下一段具有历史意义的珍贵的视频资料。

“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从空中亲眼目睹祖国的钓鱼岛,真是太幸运了。”孙利平回忆说,“代表国家行使权力啊,那一刻,我觉得使命无上光荣,自己也蛮伟大的,呵呵。”

“中国海监B-3837”飞机在圆满完成钓鱼岛海域维权巡航任务后开始返航。

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发现中国飞机后,曾通过无线电发出“警告”。但是,中国海监飞机的回答是:“这里是中国的领空,我们是在自己的领空巡航。”

“每一次升空,都当作最后一次飞行”孙利平电脑里,一直存放着一份留给家人的嘱托。自从写完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过,“因为航空工作风险时刻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用上了,看了它心里别扭。”

“每一次升空,都当作最后一次飞行”,已经成了孙利平的习惯。

2004年11月的一天,某国一艘核潜艇偏离航线。在返回途中,被某国舰艇跟踪。此时,孙利平接到一项特殊任务,立即紧急起飞,赶往东海海域侦察情况。

当时,天空乌云密布,高空有某国战斗机盘旋,海面有两架反潜直升机吊着声呐悬停监视着,附近还有四五艘驱逐舰虎视眈眈。孙利平从来没有见过那种阵势,“心里有些慌”。但孙利平仍然镇定地指挥飞机,来回飞行50分钟,把现场的情况准确记录下来。

完成任务安全返航后,孙利平抹了一把冷汗,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海上巡航的16年时间里,孙利平飞行了8000多个小时,执行过各种各样的任务,黄岩岛巡航、海岛调查、海上维权巡航、追踪肇事逃逸船舶等等。他在空中遇到的情形五花八门,受到干扰、被跟踪、气候影响等数不胜数,甚至还曾被日本、美国等国的战机近距离干扰过。仅仅日本P-3C飞机,孙利平他们每巡航两三次就能遇到一次,最近时两机距离约150米,“连对方的脸都可以看清楚”。

东海海岛航空遥感数据采集是又一项艰巨的任务,计划到达8931个海岛,用时3年,飞行任务重、周期长。

孙利平有时候和同事执行海岛监测任务时,总会带上一件军大衣。好奇的朋友纳闷地问:“这么暖和的天,还带什么棉袄?”

外行人不知道,飞机拍摄海岛的最佳高度是2000米左右,但是每上升1000米,温度就会降低五六摄氏度。即使地面温度达到10度,到了空中也会降到零度以下。

在夏天,飞机上油味熏天,机上人员大汗淋漓,燥热难耐。几个小时下来,飞机转几圈,人都被转得晕晕乎乎,恶心得直想吐。

最让孙利平郁闷的是,有时飞行采集回来的照片、数据等不合格,甚至天空中突然飘来的云影响了整条航线,需要重新飞。但是,好天气时,往往受其他飞行器的限制,又不得不在空中避让,只好在夹缝中寻求时机。

海岛航空拍摄之后,还要进行“一岛一档”整理。孙利平执行任务后,与同事们认真地填写登记表,标注好海岛名称、经纬度、无人岛或者有居民岛、植被情况、是否开发等。有一次,海岛调查拍摄了1000多张图片,光是对照地图标注这些数据就用了好几天时间。

2011年~2013年,在孙利平的带领下,东海航空支队已掌握了东海区8912个海岛的航空遥感数据,其中领海基点所在海岛,被列入第一批开发名录、整治修复、保护专项等重点海岛的遥感数据覆盖率达到100%,海岛航空监视监测任务取得决定性胜利。

几年来,东海航空支队为地方挽回的经济损失难以统计。有一天凌晨5时,一艘货船撞了渔船,造成翻船事故,渔民死了6个人。孙利平接到应急飞行通知,立刻协调各方面,紧急起飞追寻肇事船舶,根据获救渔民描绘的肇事船舶特征,孙利平判断肇事船为危险品运输船,沿航线搜索发现了该船,及时将该船相关信息通报有关方面后,用高频对其进行喊话:“××船,我是海监飞机,你船涉嫌肇事逃逸,请立即停止航行,接受有关方面检查。”

经有关方面登船检查,确认该船正是肇事逃逸船舶。

为了表彰东海航空支队的功绩,舟山市市政府赠送锦旗一面。

回家就像是出差

2012年5月23日晚,东海航空支队舟山基地的队员们聚集在舟山一家饭店会餐。

尚未开席,队员滕达惊讶地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生日蛋糕。“难道……”滕达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此时,孙利平开始发言:“滕达,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特意买了蛋糕,祝你生日快乐!”

滕达一阵感动,自己2011年8月参加海监工作,来到执法队不到一年,周围的环境还没有特别熟悉,对同事也还不是特别了解,孙队长居然记着自己的生日,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入职后的第一个生日竟然如此温馨贴心!

看着周围的同事们微笑的面庞,听着生日快乐歌,滕达一下子有了“家”的感觉。

孙利平就是这样细致,像关心亲人一样关心着每一位年轻队员。

2012年4月,王冰第一次随船赴钓鱼岛参加定期巡航。海上风浪较大,王冰晕船晕得厉害,每天抱着马桶,连水都不敢喝。孙利平见此情景,把床让给王冰,自己打地铺睡觉,并宽慰王冰说:“打地铺比床上还舒服。”

队员柳于思的父亲患了肝癌,2013年到了晚期。孙利平请示支队让柳于思尽可能多回家照顾父亲。同时,孙利平还多方了解各种缓解肝癌的良方妙药。听说灵芝粉可以缓解疼痛,孙利平通过网友从广西、云南买了一些野生的灵芝送给柳于思。让柳于思带回家给父亲服下,“希望能有效,或者是缓解痛苦,延长寿命”。

孙利平对同事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致,而他却觉得亏欠家人太多。

1998年,孙利平岳母去世。爱人金香担心影响孙利平的工作,直到开追悼会的前一天才告知他。追悼会之前的所有事情都是金香自己处理的。

别人的孩子读小学时,都是父母接送。孙利平的儿子孙羽中上学时,却只能靠他自己。开始时孙利平放心不下,悄悄尾随了儿子一个星期,直到确认没什么问题了,才安心地出差。

每年,孙利平在舟山基地出差平均200多天,最多一年达到了335天,回家就像出差一样,待不了几天就要去单位。每一次回家,孙利平总是猫在厨房里。“为家人做一顿家常便饭”是孙利平补偿自己对家人亏欠的唯一办法。

有一次,孙利平的儿子和他告别时说:“爸爸早点回来,爸爸烧的饭菜好吃啊。”孙利平听了,心里发酸。

春节期间,孙利平总是坚守在岗位上,把回家的机会留给年轻人。而每当他留守时,都会在除夕下午巡航一下管辖海域,飞越每一个石油平台时,他就通过高频向石油平台工人拜年:“我代表中国海监向你们问好,新春快乐!”

拍照取证既是孙利平的工作,他也非常喜欢摄影。

“我有两个心愿,一是能在巡航中亲自拍摄我国钓鱼岛的照片,一是亲手拍摄中国人自己制造的航母在海上航行的雄姿。前一个心愿已经实现,后一个仍在期盼中。这算是我的中国梦、我的海洋梦吧。”孙利平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有时候在想,日本什么时候来一场超级地震……

不管真假!什么时候有中国部队驻扎,什么时候部署武器,什么时候看不到倭寇的任何东西!这钓鱼岛才是属于中国的!别的都是扯淡

夏天油味油味熏天,机上人员大汗淋漓,燥热难耐...再苦也不能苦了执法一线人员,真的是冒生命危险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