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1977年,小屁孩的我跟随父亲及兄弟姐妹一起在电影院里看了前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可以说,当时小屁孩的我根本没有理解这部电影的含义。

后来在20世纪末自己家里有了影碟机,向朋友借来了《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观看,一遍、两遍、三遍……。终于,自己明白了里面的内容情节。

影片从开始介绍敌人的活动,到皮劳特(真瓦尔特)带领苏里出场,我们就知道苏里知道了皮劳特的真实身份,我们接下来就跟随影片一步一步问:到底还有谁知道皮劳特的真实身份?接下来我们看到有:伊万(被盖世太保打伤后,在医院里通过医生的掩护得以安全撤离);谢德(钟表修理店老钟表匠);还有的就是在吉斯照相馆那些游击队员假扮德国巡逻队。

熟悉影片情节的人都会记得德国人枪杀爱国青年后让市民前认领尸体、借机诱杀抵抗分子的一幕。老钟表匠谢德由于对女儿的深深的爱,第一个走了过。市民们在游击队员的带领下全部走上前,迫使德国人放弃了原有的屠杀计划。那一场面让人印象深刻。但是让我流泪的地方不是这里。

在得知了敌人冒充地下党员送来的是假情报之后,为了保护真正的瓦尔特,老钟表匠谢德毅然决定以身示警。他冷静地向徒弟交待了后事,送走了前来报警的线人,孤身前往清真寺前击毙了奸细。在他被埋伏的德军乱枪打倒的镜头中,一片白鸽飞起,仿佛带着他的灵魂飞上苍穹,圣洁而美好。但是让我流泪的地方也不是这里。

在老钟表匠谢德前往清真寺的路上,镜头随着他的脚步扫过萨拉热窝的街市。当那些店主和路人纷纷向路过的老钟表匠谢德问好、而他一一颔首回礼的时候,我突然感到有些湿润的东西涌上眼眶。我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支配了我的感情:同情、敬佩抑或是感动,但这种冲动不是简单的,而是深深触及内心的。

老钟表匠谢德不苟言笑,却彬彬有礼,在当地有着良好的社会地位和声誉,受到市民们的尊敬。连盖世太保知道他的地下党身份之后,都忌惮这一点而不敢立即下手除。一个人拥有这样的社会认同度,又身处险恶的环境,理所应当谨言慎行、保护自己。然而他同时又是一名地下党员,能够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同德国占领军作斗争,同游击队员们一起暗中保卫着萨拉热窝。而这些都是市民们不知道的。

老钟表匠谢德深知自己从事的工作十分危险,所以当他得知女儿参加了抵抗组织后,向女儿提出要送她解放区、告诫女儿不要参与地下抵抗活动。然而由于假瓦尔特的欺骗,老钟表匠谢德的女儿不幸牺牲。老钟表匠谢德忍受着巨大的悲痛,继续为抵抗运动工作。直到最后赴死之前,他还镇定自若地让前来报警的线人首先撤退,教导徒弟要学好手艺,取出暗藏的手枪,丝毫没有慌乱。

我不知道那些向老钟表匠谢德问好的人知道多少他的事迹,也许一点都不知道。但这并没有影响到老钟表匠谢德自己对于所投身的正义事业的信心,他也从来没有对认识的市民们宣传过什么。他参加的抵抗运动,正是为了保护和解放人民,让他们重新过上不用担惊受怕的生活。这难道不是可敬的英雄行为吗?他宁愿自己牺牲、也不愿让别人冒生命危险,即使是自己的女儿,即使她心甘情愿也罢。这是电影的立意高于同时代的革命电影的地方:牺牲是为了更多人的生,而不是更多人的走向牺牲。老钟表匠谢德不做“深明大义”的“英雄”父亲送孩子上战场,他用父爱诠释了什么是更伟大的生命之光。

老钟表匠谢德在清真寺对着假联络员连开三枪之后,还能从容地收起枪,转身准备离去……要是他能够迅速地寻找附近的掩体,也许他不一定牺牲,但是那样的话,敌人会更加疯狂地屠杀市民。

正因为此,老钟表匠谢德是孤独的,也是自甘孤独的。他愿意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战士,孤身赴难,从容离。然而,电影毕竟不会如此无情。当德军全城搜捕他用生命掩护的瓦尔特时,刚刚同他问好的那些铁匠们默契地开始工作,用敲击铁器的喧嚣掩盖游击队员撤退的声音,也在同时向牺牲的老钟表匠谢德致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