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個兼任的大學老師,

過去幾週不太敢在課堂上發表對於318以來的看法。

這不是因為我沒有立場,而是因為我知道學生們大多在想什麼,

所以我頂多用全球化的角度,請他們思考十年之後,

他們希望自己在做什麼?然後應該用什麼方法達成夢想?

而服貿通過與否,對他們十年後的大業有什麼影響?

不過還是曾遇到學生發問,問題包羅萬象,

但不出一般反服貿的論述:

1. 大陸會有很多人來搶工作,到時候我們連22K都沒有;

2. 出版業登台會消滅言論自由;

3. 大陸人可以在台居留,濫用或破壞我們的健保制度;

4. 老師,你到底支持服貿還是反對?

......

我從他們的眼中,看到的是對社會的不信任和體制的絕望,

我能夠體會也能認同,因為我自己就是整體經濟衰敗的受害者,

好不容易從美國念了一個博士回來,結果發現學術圈的遊戲規則越來越難,

少子化的衝擊、普設大學的系統性崩壞,還有只問I和產學合作案的審查過程,

對新手教師來說都是嚴峻的挑戰。

目前我在臺中與臺北之間流浪兼課,月收入不超過15K,

2月開學至今,學校還沒支付我薪水。

我對臺灣教育政策之腐敗,有深刻的體悟,也懷抱強烈的憎恨。

就這點,我對政府滿腔怨懟。

(P.S. 有人可能納悶美國博士幹嘛還教書?

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就是想教書。我念人文藝術,博士論文寫西方馬克思哲學,

我是認真喜歡求知的。

當然,我畢業前就知道學術圈的遊戲規則越來越失控,

但是以理工科系的 I 做為評判人文領域的學術表現優劣,不僅不公平,

而且根本是不可能。我光是要準備資格考,就要念幾百本原文書,

寫論文三百頁也是一字一句嘔心瀝血,完全出自自己對原典的理解和重新詮釋,

沒有圖表,沒有統計,我不知道這樣要怎麼弄到 I,但未來我會努力。)

可是我沒有去衝立法院、教育部,我也沒有霸占校長室,

因為我知道學術圈的遊戲規則早已經變了,而且不是我可以決定的,

要嘛就是看破它,然後加盟博士雞排或轉戰其他領域,

要嘛就是進入它,然後努力爬到高位後徹底改變它。

這是我一貫的想法,說明白了,

我現在無權無勢無名,衝進體制裡鬧一鬧或許還能博得幾個版面,

然而對於長久的體制改造,成效鐵定不彰。

在課堂上我是這樣告訴我的學生的。

我說他們之後都是國家的棟樑,社會的中堅份子,

要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就要努力充實自己,讓自己成為中流砥柱,

才有能力、權力和資源從事結構性的改革。

隱藏在這些美好鼓勵話語背後的,其實是我無奈且無力的諷刺:

小朋友,你要不要墊墊自己的斤兩?

你沒有出過社會、沒有讀清楚服貿、不知道臺灣在世界的政治與經濟處境、

不了解服貿「黑箱」怎麼來的、不清楚ECFA或WTO,

連票都沒有投過(有些是大一、大二,未滿20歲的年輕人),

憑什麼自詡公民,然後衝進體制說三道四、認定自己是替天行道?

更莫名的是,只憑這一股滿腔熱血,號召朋友同學搭遊覽車去立法院聲援,

最後還要向老師請求金援贊助。

小朋友,你的立足點在你步出校園前就已經搖搖欲墜了。

上課睡覺、滑手機、聊天、看漫畫、吃便當...這些我都看在眼底。

我不會怪你們,我也當過學生,

這些行為反映的是我的教學很無聊,得不到你們的認同,

所以我每一週都更努力地把課程設計得更有趣,符合你們的需要與口味,

但換來的卻是更無禮的對待:缺席曠課、憤怒的眼神、集體聊天逛網站,

我想問你們:等畢業之後你們還是要以這種態度去工作嗎?

如果你都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還振振有詞地說因為打工很累不想上課,

那為什麼還要賴在校園裡辜負「大學生」的身分,

為什麼不趕快出社會找一份真正的工作?

為什麼要抱怨這個社會不公平,卻不反思自己擁有多少資本,

足以跟整個世界一爭高下?

有人從立院悻悻然地回來說:老師,他們只聽台政清交的學生發言,

我們講的話都沒人聽!

我真心為你們難過,因為階級無所不在,

而這麼寫實的科層經驗不該以這種方式降臨在你們的身上;

但我也因你們生氣:

就是你們這種求學態度,難怪在學歷上早就矮人一截!

偏偏還不懂得利用學生身分,多充實自己的才能,

以「去立法院」之名行翹課之實,期望燃燒自己的青春換來社會正義,

最終,請問社會正義是什麼?要輟學投入社造嗎?

要拋棄大學生的身分,然後幫底層發聲嗎?

還不是得回來上課?

我不是沒有立場,我的立場甚至因為這幾週來變得更為堅定,

但老師沉默是不想讓你們受傷(也不想看到自己被拖出去斬首)。

學生的特權就是永遠都被鼓勵探索,而老師就是要保護你們探索的權利與管道,

但是我過去三週一直對自己的身分感到痛恨和懷疑,

所謂的以身作則根本無效,老師的寬容也被鄙視,

雖然我面對的學生中還是有理性者,

但多數的行為舉止卻讓我對社會的未來感到擔憂:

當一整個世代的絕大多數都選擇性地接收他們想看想聽的詮釋(上課的態度也是),

而不願意就事論事時,

我感覺到的,除了是對整體文明的堪憂外,

也深深無奈自己的處境與身分。

感謝這世界上還有政黑。

我的同學、朋友和老師,過去三週來都一直洗黑我的FB,

實在是莫名的精神霸凌。

==========

對了,看到交大校長出來為發言道歉,我只有背脊發涼的份。

我一直都認為,知識份子的情操就是隨時清楚自身的社會位置,

因此永遠都知道自己的界線,於是保持謙卑的態度。

交大校長的言詞(沒有把學生教好,感到很抱歉)其實就是表達某種知識份子的反省,

她不會去責怪學生,因為學生總是在學習並將所學運用到生活上,這是正向的;

做為真正的知識份子,她一定責怪自己:

是不是自身教育失敗,沒有體察到學生的心情,使得他們的苦悶無處宣洩?

(就像我總是反省: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

所以學生都寧可上課睡覺滑手機?)

但對社會的抱歉卻引來各界撻伐,把她的話解讀成指責學生,並要求她對學生道歉。

這個社會的價值觀真的是集體性的崩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