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打过的那些枪之四(参赛)


老兵我在野战炮兵部队干了15个年头,又在地方人武部干了整9年,几乎接触了我军当年全部轻武器。这些轻武器,有的是连队装备有的,有的是在战场上和到地方人武部接触到的,其中有的还亲自打过,多数打得很好,个别的打得很不理想。下面一一说来,不足之处请行家指出,先表示谢谢了!

前几天发了之一、之二和之三,下面请看之四 54式手枪

1978年10月1日中饭前,我接到通知已于9月15日被师里破格提干,成为加农炮2连的1排排长。饭后,在侦察班和炮1排同志们的欢送和欢迎下,搬到了炮1班宿舍。刚铺好被褥,老乡、文书兼军械员郑养元就将手枪及附件和排长指挥作业包送来了。从此刻起,我告别了56-1式冲锋枪,改配54式手枪了。也从此时起,大凡出操、训练、集体活动,就都得左肩右胁的背着这把“鸡腿”(老兵油子对此枪的戏称)。

[原创] 我打过的那些枪之四(参赛)

1979年1月初,部队紧急扩编。8日下午,我被调往团侦察股当参谋,交了这支手枪,却又换了支同型号手枪。临战训练时,由于我成天忙于整理《敌情通报》,编制那本《越(南)老(挝)边境公路沿线兵要地志》折叠册,没有参加手枪训练和实弹射击。所以,直到这年的3月5日中午,才第一次用它放了两枪。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3月3日我们前进指挥组脱离446团归建,回到了团指挥所,清理完个人卫生,饱饱的吃了餐热饭菜,一觉睡到5日早晨。下车洗漱完毕,吃了早饭,就溜达到了指挥所——一个山嘴下的防空洞旁,看见刘三号同作训股的冉懋怀股长在议论着事情。原来是榴弹炮3连连长张金明带领的观察所断粮了,要求后方送干粮和蔬菜罐头上去,正不知派谁去好。我一听,就自告奋勇说:“我去吧,在什么地方?”“在七号桥。”冉说。刘三号说:“你不一定亲自去,只要弄点干粮和蔬菜罐头交给过路的驾驶员带去就行了。”这倒是个好办法,我们那么多老乡在执行前运后送任务,说不定一会就有老乡驾车从这里过。我赶快找到“汤圆”(机关食堂司务长,大名袁作新),拿来一桶压缩干粮和什锦菜、嫩黄瓜罐头各两筒;为了驾驶员好带,就把干粮取出一些,再把四筒罐头装进去盖好。我这人办事太认真,心想还是等同乡战友路过时带上去比较妥当,就坐在路边等待。

谁知车子过了一辆又一辆,就是不见老乡开的车子经过。过了十来分钟,我想不能这样等下去了,得另外找车带去,就起身拎着干粮桶往指挥所方向走。快走到指挥所时,一辆车从身边经过,在前边十来米的地方减速换档准备上坡,便赶快跑过去,还离着几米远时,那车子“呼”的一下开跑了。正懊丧着,让冉懋怀看见了,他凶巴巴的熊起我来:“干啥子吃的,怎么还没送上去?”我也知道自己耽误了时间,就嗫嘘着说:“我本想托我们老乡里的驾驶员带上去,又是本团的人,不会弄丢了。”他不容分辩,马上上纲上线地训斥起来:“什么时候,还搞老乡观念!”我本来是一番好意,却被他扣上了“搞老乡观念”的帽子,火气冒了出来,就冲他说:“耶,我给你当通讯员还当错了吗?”他大为光火,就狠狠地望着我,准备继续训我。这时刘三号出来打圆场,对我说:“刘参谋,少说两句,错了就改么。这样,你去找指挥连让摩托班派人带你送上去,快去!”我挺感激地望望刘三号,就去找摩托班。到指挥连说明来由,连里马上叫摩托班长温开焕驾驶三轮摩托送我。

温开焕倒是挺精明的,他又叫了个战士带支冲锋枪一起去。这样,温开焕驾车,那个战士操着冲锋枪坐车斗里,我则骑在后面。为应付突发情况,我将手枪拎在手上,又把保险绳套在腰带上,除非我人炸飞了,手枪才会丢掉,否则决不会弄丢的。我们一路飞奔,不到20分钟就到了七号桥南边我们3日呆的那地方。下车往四周看了一遍,连张金明他们的影子都没瞧见。我不甘心,就又问了几个干部模样的步兵同志,都说不清楚。我想他们大概转移到前边去了,肯定不会往回跑,因为我们一路来没有碰见他们。找了一圈没找着,我想得学乖些了,就拦了辆军车,把那桶食品交给驾驶员,并向他交代了有关事项,托他送给张金明他们。车子开走了,我松了口气。

正要回去时,却内急起来,就跟温开焕他俩说:“我自从进入越南境内就没解过大手,现在急起来了,你俩等一会啊,解手以后再一起回去。”然后,顺着山坡上了山包顶上,看见也有个直上直下的土洞,很想在这洞边解手算了。但又怕洞里躲有越南人,心想到战场上来后还没有打过手枪呢,不如就冲这洞里开上两枪,里面如果有人的话,肯定吓得半死,我也能安心解手。于是朝着洞底“乒、乒”两枪,除了响声较大外,没什么反应,倒是把周围的步兵吓了一大跳,以为越南鬼子打来了。我赶快跟他们解释,才平息了恐慌。当把那在肚子里存了好多天的,象手雷似的便坨坨拉下洞,心里还在想着:嘿嘿,手榴弹下来了哈!顺利解了手。下了山包,招呼温开焕往回开。回到指挥所,向刘三号做了汇报,就算完成了一项任务,也使冉股长不再怨恨我。

后来每次打这种枪,都没打好过,子弹倒是打了不老少。不知怎么回事,弹着点老是偏左下。我自己找原因,觉得应该是右手大拇指短一小截的缘故。我在困难时期不是还小么,肚子饿得慌,就和小伙伴们一起跑到田里抠胡萝卜吃,被死蛇骨头刺到了,后来就生了疔疮。那时穷呀,家了没钱给治,娘亲撕条青布,挑点化鸡屎在上面当土方,包在患处……再后来,右手大拇指就比左手大拇指断了将近一公分,当年当兵体检时,要不是耍了点花招,就可能当不成兵了,也就没有后来这些事了。

当年的手枪射击教范规定:右手握枪,虎口正对枪轴线,大拇指紧贴手枪左侧,食指第一节正对虎口压扳机,边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瞄准,边调整呼吸,边预压扳机,直至打响。我那短了将近一公分的大拇指,势必造成弹着点偏左下的现象。尽管修正后,有时也能打中八、九、十环,但多数时候仅能及格,以至于很没信心。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