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晒幸福]快乐童年——我要看打枪!

有人说:童年时光是最美好的!

我的童年,那是一段调皮捣蛋、无忧无虑的开心岁月。每每想起,都会有一种很甜蜜的感觉在心头萦绕。既然是在《射击版面》发文,我想:还是紧扣“射击”这个主题,聊聊我与武器有关的那段童年时光吧——

我生在六十年代、长在七十年代,那是一个物资上不太富足但精神上却很充实和满足的年代。回想起来:几乎是每天从早到晚,伴随着家属大院内外不时响起的革命歌曲,学龄之前的我都是和一群小伙伴在大院内外疯跑,做着一些招人讨厌又不算太出格的“恶行”。

当时,我和小伙伴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临睡觉前偷偷跑到家属大院外、马路边的商店门外去敲商店的夹板门,让里面守夜的老头一阵忙碌。然后,再顺路给国营饭馆已经封火的炉子里塞进去一支大炮仗,让它第二天早上没法起火炸油条;最后,当然不会忘记把街坊们摆在菜店门口排队买豆制品的砖块扔到一边,以制造一些发生在早间的混乱。

终于有一天,我们发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所在,那就是跟随着厂基干民兵们的身后,去看他们练刺杀、挖地雷、练投弹、学瞄准。每每在这个时候,我们先是会与他们保持上一段距离,然后,再慢慢接近,趁着民兵们不注意的时候冲上去在“56式”上摸上一把,然后,在民兵的追赶下丢了命般地狂跑……

[原创晒幸福]快乐童年——我要看打枪!

1、

或许是民兵对付我们的方法太过于粗暴,时常暴打我们之中一、二个腿短的伙伴,于是,我们便开始了针对他们的反制——利用他们结束训练后的时间,跑到他们的瞄靶卧位上撒上一泡童子尿,或者就是利用在他们身后学习到的挖地雷坑技能,给他们的必经之路的田埂上挖上几个不能躲开的陷阱……

就这样,我们不断被他们暴打,再不断用阴招回敬他们,陶醉在一种猫捉老鼠的痛苦快乐之中!

结果有一天,早早来到厂大门前等侯民兵列队走出的我们这群人发现:民兵们没有像往常一样穿行过家属大院来到农田中继续各种训练,而是沿着马路、喊着口号列队向南而去——

他们抛弃了我们这些对手和伙伴,到“南营房”(“桑泊渔翁蒋山樵夫”大哥当年所在部队)去进行“56式”实弹射击了!

一时间,我们全都有了一种被别人抛弃和愚弄了的感觉!

[原创晒幸福]快乐童年——我要看打枪!

2、

在愤怒、纠结和失落中,一个叫大头的小伙伴愤愤地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赶明,我们自己去‘南营房’看解放军叔叔打枪去!” ……

几天之后的一个中午,吃完中饭的我正在家门口和二个小伙伴弹玻璃弹子玩,远远地就见大头在宿舍楼的阴影地里双手摆动着向我打着招呼。于是,我赶紧跑过去,急迫地向总有点歪道道的他问道:“大头,叫我干嘛,有什么好玩的吗?”

“走,跟我去‘南营房’看解放军打真枪去。你敢不敢?”

其实,让他这么一说,我心中还真的是有点没底,因为,那里毕竟是距离我们家属区有大几公里的路程的地方,加上当时的我只有六岁,混混沌沌地很多事情还不大明白。再有的就是:野战军驻扎的“南营房”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地方,“翻过部队的铁丝网就会被枪毙”的谣言一直都在深深地影响着我。

但是,大头最后那句“敢不敢”刺激了我,因为,我小海的词典里就没有“害怕”这个词!

“怎么不敢,走,谁害怕谁是小狗。”

就这样,我们一行五个人晃晃悠悠地沿着乡间小道和灌溉渠,向着只知道大概方向却从没有涉足过的“南营房”走去。开始,一路走着我还有点在心中打鼓,害怕惹了纰漏之后遭到老爹的一顿暴打,但是,随着心情越来越好,这点担心很快就被快乐给冲散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貌似过了有几个小时一般(其实,可能只有一个多小时时间。现在我开车从当年的家属院位置到达“南营房”所在的“海军士官学院”校门口只需要不到十分钟时间),就在我们都开始后悔之际,突然,就听到身边的大头发出一声惊叫:“看、坦克、坦克呀!”

[原创晒幸福]快乐童年——我要看打枪!

3、

我们驻足一望,不错,远远地在一条公路对面,一辆灰白色的坦克出现在那里。这时候,我们全都雀跃起来,发了狂地一般大喊着向着那辆坦克冲去。奔跑中,我还在寻思着:这辆坦克怎么是灰白色的呢?电影和画报里看到的都是军绿色的呀。

气喘吁吁地跑到近前,隔着一道铁丝网和壕沟我们看得仔细了才发现,这不知真坦克,而是一辆一比一比例的水泥坦克。但是,如果涂上伪装色,还真的让人真假难辨?当时,我就在心里感慨:解放军真的是厉害,这假坦克都做得跟真家伙一样。

原来,这样坦克模型是用于步兵反坦克爆破演练的。(不知樵夫大哥在这处驻扎的时候,有没有用这坦克练习过爆破,哈哈哈哈哈哈……)

“砰、砰、砰——”

就在我们专注于这辆坦克的时候,远处传来了清晰的枪声。于是,大家都回过味来——看坦克不是主戏,看打枪才是重头戏呀。

于是,我们开始研究起该如何进入这处军营来。当即发现:前方不远处就有一个简易的营门,但是,一左一右二个哨兵荷枪实弹地站在那里,怎可能让我们随便进入?于是,我们便随着大头沿公路和铁丝网向东,寻找着可能出现的进口。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这段铁丝网的中段,有一个不是很大的缺口,刚好可以允许我们这种小身材通过。于是,我们顾不上多想,也忘掉了那“翻过部队的铁丝网就会被枪毙”的谣言,高度兴奋地随着大头钻过铁丝网、跳进壕沟、攀上泥巴墙,伏低身体,借着蔬菜地的掩护,向着前方那二座靶山中一个发出枪响的所在跑去。

当我们满头大汗地跑到近前之时,才发现射击正在结束,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正在那里整队集合、准备带回。就这样,我们眼巴巴地看着他们高喊着口号向东侧的营房走去……

“小海,你还愣在哪干嘛?快来捡弹壳呀。”大头向看着远去的解放军队伍有点出神的我大叫道。这时候,我才突然反过神来,开始捡拾起掉落在菜地和水沟里的弹壳来。

“谁叫你们来的,不准捡!”突然,有人发出了大喊。

我们停止动作回身看去,只见,四个农村小孩来到了近前。他们仗着自己是附近村子的原因,对我们这些外来户开始吆喝起来。

看到对方只有四个人,本来就大我二岁的大头当然不拿他们当一颗葱,几句话下来,就见大头和他们打了起来。见此情形,我也顾不上捡拾弹壳了,汇同其他小伙伴一道对几个地头龙开始了反击。

很快,四个家伙被我们打得落荒而逃,一路跑还一路叫着:“你们等着,有种别走……”

看着他们逃跑时的怂样,我们都开怀大笑起来。大头抹了一把流血的鼻子骂道:“跟老子打架,哼!别走,看我怎么打死你……”

[原创晒幸福]快乐童年——我要看打枪!

4、

打跑了竞争者,就在我们忙活着捡拾子弹壳、我的蓝布裤子的口袋都快装不下之时,突然,就听到又有人大喊道:“那几个小孩,谁叫你们跑到这里捡弹壳的?”

我们扭头一看,这下不得了,是二个带着红袖章的解放军正在快速地向我们几个人接近,看二人那呈半圆形包抄的队形,好似一定要将我们抓获一般。

见此情形,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赶紧跑哇!”于是,我们全都撒开了脚丫子向刚才钻买入的那处铁丝网跑去。奔跑中,我就感觉二边裤兜里的子弹壳实在是坑爹,严重影响着我的奔跑速度,有心把它掏出来扔掉吧,一是实在舍不得,再就是一点的时间也没有。

就这样,我们五个人一路狂奔,总算在解放军追到之前,跳下壕沟攀上泥墙钻过铁丝网来到了公路上。接着,又是一路亡命般的狗喘,消失在了农田深处。

当我们确定身后再也没有追兵的时候,几个人都快瘫倒在了田埂上。我们躺在草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评说着别人一路奔跑时的丑态,开心地大笑起来……

这就是我第一次到南营房看解放军打靶是的情景,虽说有点小小的遗憾,但却是无比的开心!

[原创晒幸福]快乐童年——我要看打枪!

5、

回到家属院,家长们还未下班,于是,我们便开始显摆起了各自冒着“生死考验”捡拾来的战利品,直羡慕得身边那些没能前往的小伙伴直言口水,一个劲地跟在我们身后说好话,就想多得到几个子弹壳。

第二天,大头悄悄地找到我:“小海,过几天我们再去捡子弹壳,也去挖些子弹头来,装在弹壳上那才叫子弹,你敢不敢去?”

“敢!”

……

(请继续关注“我的童年军营趣事之——捡弹壳、挖弹头、偷军帽、偷萝卜、打野架、等各自成章的系列小故事。谢谢!”)

======推荐一部情节生动发人深省的小说——《三代人》=======

为了生存和正义,他们与奸猾的西洋商人拼命抗争。

为了国仇和家恨,他们与东洋日倭周旋并血战到底。

在旧社会,官场黑暗、尔虞我诈、国家羸弱、民不聊生。

有人乐善好施,有人奸猾吝啬,

有人欺男霸女,有人斩妖除魔,

有振兴祖业的,也有好色吸毒败家的……

而天道轮回,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原创晒幸福]快乐童年——我要看打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