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的台湾,吃我的公款


去过几次台湾,明显感觉台湾人对大陆人的态度有了显著的变化。两个月前,在台北一个夜市里,一位老板告诉我,因为那些“自由行”的大陆年轻的背包客以及大陆在台湾读书的学生,他改变了对大陆人的印象。在他眼里,这些年轻人和那些口音浓厚的大叔大妈旅游团看起来像是来自两个不同的地区。

这种评价让作为年轻人的我耳目一新,但很快在从台湾经香港回大陆时,心情又回到了原点。红磡火车站里,因为已经没有火车票,我找到一处大巴售票处。服务生用极为轻佻的语气,用儿化音没有一处用对的普通话告诉我已经没有票了,然后转过头和另外一名服务生相视一笑。不远处维港对面的中环,正被愤怒的人们占领着。因为奶粉等风波以及圣诞等节假日动辄上千万人次的人流量,香港零食业者与普通市民对内地客的观感有着天壤之别。以至于一位香港母亲在丢弃自己已经死去的婴儿时,为避免责罚,她找到一个让许多香港人笃信的理由——她好心帮助两个操着内地口音的年轻人指路,转眼发现婴儿车里的孩子丢了。事后,警方的调查替那两个压根不存在的内地人贩子洗清了罪名。内地与香港的关系开始成为一些台湾舆论讨论的话题。他们担心随着越来越多的大陆人可以到台湾旅游,必然会出现土豪抢奢侈品、奶粉等现象,若未来两岸走得更近些,允许大陆人来台湾买房,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而且越来越多的香港人移民台湾,因为香港变得很“陌生”,根据11月份台湾“移民署”统计,往年香港来台居留的人每月不到百人,但到今年前三季度,居然暴增了6倍。

台湾人的这种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

大陆土豪的出现更加剧了这种担忧。最高级的土豪当属一些官方参访团,以2010年为例,大陆一些省市参访团,总人数动辄高达数千人。如江苏省委书记率领的参访团接近3000人。而且江苏下辖的13个地级市书记、市长也陪同访台。时任海基会董事长的江丙坤开玩笑说,“江苏省委都可以在圆山开会了。”人数多以外,大陆团的采购能力也相当强,这些年来的大陆参访团下单都是以亿计算。

台湾一些地方政府未见过这阵仗,加上台湾社会对政府预算有着严格的监督,其公关预算只占很小比例,一些大陆团几乎把整年度的公关预算吃光。最早被爆“吃空预算”的是南投县政府。由于大陆旅行团开放来台,日月潭是必游景点,大陆团通常会顺道转到南投县政府拜访,县府2010年500万元新台币的接待预算仅过4个月已花掉400万元,为此,县长李朝卿宣布“筛选接待”大陆团。这种理由当然不会在对岸客人那里过关,“只要你们把排场摆下。客,你们请。钱,我们出!”。

“客观的说,今年好多了,你们那出台了八项规定后,参访团少了很多。”一位台湾公务员朋友告诉我。

土豪减少的同时,因为旅游法的出台,一些购物游的赴台旅行团也减少了许多。这一度让一些台湾个体户老板很担心。“团体游的客人是减少了,但是来的背包客更多。这些年轻人接过食物时会有礼貌的回答谢谢。”老板说。

这大概是我听过最为别扭的赞美——两年前,我和一位长相和蔼可亲的同行前辈一同逛高雄夜市时,因为大哥谦逊和彬彬有礼得一塌糊涂,以至于那些老板坚定认为他来自新加坡或者香港,哪怕大哥的普通话十分标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