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帝国大屠杀死亡平民:2亿。

蒙古帝国大屠杀死亡平民:2亿。 这次屠杀空前绝后,已载入世界吉尼斯记录。 估计中国直接死於屠杀的有3000--4000万。连同中亚西亚和东欧共死亡约2亿人。 1122年全国人口9347万,到元初1274年,人口887万。损失率高达91%。 蒙古人灭花剌子模,屠寻思干(撒马尔罕)城约百万人口;灭西夏,屠八十余万。蒙古人数次西征,凡有抵抗即屠城,共屠数百城,包括屠杀了巴格达的数十万人口,整个中亚一片废墟。 忽 必烈屠杀了中国人1800万人,中国北方90%汉族平民惨遭种族灭绝。四川在蒙古帝国屠杀前,估计有1300-2000多万人,屠杀后竟然不满80 万人,几乎成了无人区。在蒙古人杀 戮和统治下,中国丧失了7000多万人口。蒙古帝国在中国境内的种族灭绝,作为世界记录放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 1985年版。 蒙古人统治下的汉人、南人是贱民。杀蒙古人偿命,杀回民罚银八十两,杀汉人罚交一餐头毛驴价钱。汉人村裏新媳妇的头一夜一定要给蒙古保长,中国人甚至连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期为名,不能拥有武器,只能几家合用一把菜刀。 西元1215年,铁木真攻陷金国都城中都(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对城中居民进行了长达一个月之久的大屠杀,超过100万人为此殒命。

再说初夜权,由于屈辱的初夜权,所以当时的汉人结婚后都是把第一胎摔死,这就是摔死第一胎的来历,我们的祖先就是用这么无奈,但又坚决的方法来维持着血统的纯净。

蒙元末年,汉族人终于忍受不下去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蒙古人全占了,所以汉族人恨透了蒙古人,红巾军起义的时候,有先期到达河南的红巾军人员秘密到每个村庄作宣传,定于当年中秋节一起造反迎接红巾军,于是每个村庄流传着“八月十五杀鞑靼”的秘语。到了八月十五那天,真的动手了,遗憾的是,红巾军没能按时到达河南,盘踞在县城和增援过来的蒙古军队对参加造反的村庄进行了疯狂的屠杀,“所剩者十之一二”。

明朝初建,朱元璋为了恢复中原地区的经济,要从未经战乱的地区向河南迁移人口,最主要的就是从山西、陕西地区向河南迁移,在那时候,没有银行,更没有存款,老百姓最重要的财产就是房子和土地,要他们离开,就像现在宣布剥夺某个人的全部财产性质是一样的,没人愿意走。于是官府就把需要迁移的人员用绳子绑上串起来,需要方便了,人们会向负责押运的管理叫道“把我的手解开”,到后来就直接喊“解手”,于是又发明了一个新名词——“解手”,在明代以前的书籍里你是看不到这个词的。人们拖家带口,依次从山西一个必经路口路过,这个路口有一个大槐树,于是年长的就告诉年幼的,“记住这个大槐树吧,回到这儿就快到家了!”,大槐树传说由此而来。

据周作人说:“又浙中有闹房之俗,新婚的首两夜,夫属的亲族男子群集新房,对于新妇得尽情调笑,无所禁忌,虽云在赚新人一笑,盖系后来饰词、实为蛮风之遗留,即初夜权之—变相。(《谈龙集集[初夜权]序言)”。周作人还引录了《越谚》卷上的一首元初童谣:“低叭低叭(唢呐声),新人留歹(歹读如da,语助词),安歹过夜,明朝还俉乃(“俉乃”系“乃”——你们之缓读)。”反映了元朝时蒙古贵族曾对汉人施行过初夜权之事。周氏的看法颇有见地。闹房确实留有古代蛮风的痕迹。

蒙元是一个征服王朝,蒙古人是汉族和中国内地各少数民族的征服者,蒙元的四等人制度是不折不扣的种族隔离制度。汉人、南人在蒙古人的屠刀下过的是牛马不如的生活,蒙古人禁止汉人、南人习武和拥有金属刀具,蒙古制度规定十户为一保,由蒙古人或色目人担任保长,这十户的财产和女人蒙古人可以随意取用,十户人共用一把菜刀,每家娶新媳妇的头一夜是一定要给蒙古保长的,即是所谓的初夜权占有制。

今天当我们讨论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候,不得不回顾我们民族的历史,去追记那其实相当血肉模糊与奇耻大辱的往事,找寻我们民族衰亡的转折点。

这个转折点,始于南宋,而成于蒙古征服,历尽数百年,其深重之破坏力于我民族之精神与血脉文化,沉积于中华大地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仍随处可见。

大家都知道“蒙元”是由蒙古人建立的一个疆域辽阔的征服王朝,不少人还津津乐道于成吉思汉的辉煌战功。然而大家可能有所不知的是蒙元的征服王朝对以汉人为主的中华境内各民族的残暴统治与肆意摧残。今天我们都牢记日寇南京大屠杀的耻辱,那是因为那场大屠杀中尚有幸存者,而蒙古人在中原江南,湖广四川的血洗因其残忍发指之程度,及岁月久远,已无人愿去提起触及。而在现行的所谓“民族政策”下,这一惨痛历史更成了大家讳莫如深的禁忌。

然而我要说,历史是客观的,当我们今天抗议日本当局篡改侵华史时,是不是也该回身自顾,看看我们自己的教课书里少了些什么。

在蒙古人征服时期,汉人和其他各少数民族百姓里每家新媳妇的头一夜是一定要给蒙古保长过的,因为他们是在蒙元征服王朝中,是最下等的阶层,可以任人使唤欺躏。蒙古人曾一度要杀绝中国人,让良田尽为牧场。若非耶律楚材劝说,使他们意识到中国人还有“纳税”这一功能,当今天下,早就没有中国人的痕迹。尽管如此,蒙古人仍然曾经实行过屠杀几个大姓的政策,在四川也曾屠杀过数百万人口。蒙古人统治对中国社会也是极大的摧残,汉人、南人是贱民,财产可以任意夺取,妻女可以任意糟蹋,生命可以任意杀戮。中国人甚至连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期为名,不能拥有武器,只能几家合用一把菜刀。在蒙古人杀戮和统治下,中国人口急剧渐少。一二二三年(南宋嘉定十六年)南宋有人口七千六百八十一万,加上金国的人口,总人口超过一亿。而离一二七八年南宋灭亡已经十二年后的一二九零年(元至元二十七年),面积广大得多的元朝的人口才五千八百八十三万。可以想像杀戮之惨烈。中国的文化由于蒙古人的入侵和统治而衰落。

蒙古人还曾一度于山东沿海一带每年夏秋之际,往海中扔抛成村的汉人以控制汉人人口增长。

从汉人的新婚妻子一定要被蒙古族保长**的元朝,到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清兵入关,从日寇杀光全城的旅顺口惨案,到南京大屠杀,每一次浩劫中,都是年轻壮丁被杀,美貌女子被强奸,所有幸存下来的人会麻木不仁,自私苟且。这样的人种基因的惨重损失,与文化精神的遗患,是深重异常的!游牧民族的嗜血好杀,贪得无厌、不劳而获的习性对汉民族传统精神的破坏也是致命的。当今中国社会的诸多问题也与此有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