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主权领土,这是铁定的事实。俄罗斯的做法无疑落下一个分裂主权的事实嫌疑。在国际道义上很难得到众口一词的认同,反而让俄罗斯陷入孤立,被动的地位。二:最重要的一点:克里米亚的回归,到底能够给俄罗斯带来些怎样的现实和长远国家利益呢?这是俄罗斯做出决策前,最要要深思的问题,经济,安全,地位?克里米亚是否回归对俄罗斯不构成任何的经济和安全影响。克里米亚的出海口和战略地位是一个重要因素,但退一步考虑,目前俄罗斯即不推行对外争霸,也不实行海洋战略,俄罗斯目前不具备这样的国家实力,如此克里米亚的战略价值又有多大呢?即使克里米亚不回归,俄罗斯依然可以使用克里米亚军港,这是乌克兰无力阻挡的事实。三:西方和美国固然可恶,但俄罗斯通过强力手段接纳克里米亚,等于是把自己的战略底牌和手段打的一干二净。再没有任何手段和力量去制衡西方和乌克兰。自身在和西方的博弈中陷入被动。四:乌克兰毫无顾忌的彻底倒向西方,意味乌克兰彻底和俄罗斯为敌。这局面是将来几十年,上百年都改变不了的现实。当然,从一个中国人的角度看待,俄罗斯的做法对中国是有益的,因为俄罗斯和西方关系根本的倒退,意味着中国的权重得到极大提升,中国在俄罗斯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得到空前提高。这从普京的讲话中也可得到印证,显示出普京的无奈。而俄罗斯却失去了在中国和西方之间进行战略权衡的砝码。发展,巩固,强化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成了俄罗斯唯一的出路。但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看,俄罗斯的发展之路将更加艰难。] ——铁血网友观点

自近期乌克兰政治变局的发酵演化,俄罗斯以连串的内政外交举措从乌克兰主权版图上干脆利索地收归了克里米亚半岛。东欧此一地缘政治格局改观于俄罗斯长远的前途而言,其中的利弊得失尚难定论,但以历史与现状的逻辑而论,显然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鄙人在此与持上述观点的水友作一番探讨(逐一对应地进行商榷)。

一:克里米亚原先是乌克兰的主权领土,这固然是铁定的事实,但克里米亚如今已被纳入俄罗斯的主权控制之下,这一点同样也是铁定的事实,何况更早先苏联时期,克里米亚本属俄罗斯这一层渊源也是事实。当时的赫鲁晓夫将其划归乌克兰乃是基于加盟共和国之间的兄弟情义,虽然九十年代初苏联解体、兄弟分家,毕竟尚存情义,俄罗斯未曾向乌克兰追讨克里米亚的主权回归,而今非法上台的乌克兰当政者(此节至少在俄罗斯看来不容置疑)欲完全背弃在能源、财政方面照应有加的斯拉夫老大而投靠西方,这当然令俄罗斯难以容忍。既然看来恩断义绝,俄反制措施自然也就不留情面。欧美当然可以说俄罗斯分裂乌克兰的主权是事实,但在国际道义上俄罗斯此举未必全数理亏,况且普京针对西方的指责而援引科索沃事例,欧美不见得在道德上能占尽论述优势,因此也可说是俄报了“十年不晚”的一箭之仇。后续西方的初期对俄制裁也未让俄罗斯感觉有多少伤痛,欧美并不敢逼俄太甚,终究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也攸关着自身的重大利益,先前西方愿与俄罗斯打交道不可能是外交上单向的一种恩赐。此外,由于欧美掌控了国际的舆论宣传,所谓“众口一词”的非议不过是欧美的“众口一词”,然而公道自在人心,欧美的道义当然不等于国际道义,联大相关的议案声明表决中赞成、反对及弃权的意见分歧虽未能完全反映出各国的真实态度,但足以说明了问题。相对于西方,某种程度上俄罗斯原本通常处于孤立、被动的国际地位,克里米亚主权易手这一事件仅仅是驱散了掩盖着真相的虚幻表象而已。

二:俄罗斯收归克里米亚是对乌克兰(尤其是西部地区)社会中有着脱俄入欧倾向的、非法上台的执政当局的一种严厉惩罚,受惩罚者显然清楚地意识到乌克兰的国家历史将会得出结论——非法政变导致乌克兰丧失了克里米亚的领土主权,那么问题来了,乌克兰国内政治变局中何方政治势力应受到问责?虽然克里米亚回归并不能明显提升俄罗斯的经济利益与防务安全,但作为面向黑海的战略安全的门户,俄将其置于自己的主权名下总比在他人名下来得可靠安心、支配自由。谁能保证如果北约成功东扩并入驻乌克兰后不会排挤乌主权范围之内俄罗斯的军事存在?虽然目前俄罗斯并未推行争霸外交,也未大举实施海洋战略,因而克里米亚半岛的战略价值并不显著,但克里米亚若落入作为超级军事组织的北约掌控,那么俄的国家战略安全在心理层面上还能安稳么?二战之前相当长时期内,大英帝国为维持法国北部比利时、卢深堡等低地国家的中立地位而不惜代价协防任何欧陆强权染指,显然也不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而是出于帝国的英伦港口航线及大不列颠本土的战略安全考虑。

三:网友所言“俄罗斯通过强力手段接纳克里米亚,等于是把自己的战略底牌和手段打的一干二净。再没有任何手段和力量去制衡西方和乌克兰”,据鄙人看来这一结论太过草率,只问一句:难道俄罗斯制衡西方和乌克兰的战略选项中均只有克里米亚这一张牌?

四:乌克兰不可能彻底倒向西方,更不意味着彻底与俄为敌,欧盟或北约也不可能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全盘接收乌克兰。失去了克里米亚的乌克兰其社会政治经济生活中复杂的的矛盾冲突依旧存在,地区发展的不平衡远非短时期就可基本化解,欧盟若义无返顾地接收乌克兰,虽然自身经济发达,但其成员国也各有盘算,各国难以达成为乌克兰经济输血的有力措施。想想前几年即使是针对同为成员国的希腊的债务危机,作为欧盟核心的法德等国是何等态度?莫非是无条件的慷慨大度?特别是针对乌克兰东部地区,西方也会毫无保留地一视同仁予以惠及么?乌克兰的政治经济烂摊子较希腊更为糟糕,欧盟即算加上美国收拾起来反而能吃得消?如果欧盟三心两意地兜受乌克兰,乌克兰又怎么会彻底倒向西方呢?就算是乌克兰建立起了完全亲西方的政权,但其东部地区在骨子里依然与俄罗斯贴心,代表了这一地区的政治势力又怎么会与俄罗斯为敌呢?“乌克兰与俄彻底为敌”之说显然不成立,即使是完全亲西方的乌克兰政府也很明白,俄罗斯依然拥有足以改变东欧地缘政治形势的实力,近日乌东部地区的三大城邦公然上演的政治独立诉求即是针对乌当局的警告,俄罗斯并未明确表态支持并实质性介入已是给乌当局留了情面余地。彻底与俄为敌的外交政治后果是乌克兰的领土主权再度分裂,哪个乌克兰的政治强人能够承担并愿意承担历史的问责?

结语:发展并强化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虽然是俄罗斯的最佳出路,但并非唯一,普京欲打造欧亚经济联盟初期虽局限于原苏联势力范围之内,但也是一个不错的战略安排。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看,俄罗斯的发展之路虽艰难,但欧美同样也不轻松,中国所面临的内政外交课题则更是纠结难解,地球村之中没有哪一家的经是好念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