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酒还会是“珍品”吗?


1959、1960、1961三年期间,茅台酒合计产量为2,079吨,其中出口139.86吨,1,939吨为中国人自饮。在那个年代能饮茅台酒的当然不是普通百姓。根据茅台酒厂历年使用原粮统计,这3年实际用粮是2,260万斤,其中高粱1,085万斤,小麦1,175万斤,换算合计1.13万吨。

毛1958年让周林把茅台酒年产搞上1万吨的情景,在箴元的文章中也两次提到。箴元着有《周林传略》,叙述“上万吨”这个事情的理由是:“茅台酒产量太少,供不应求”。1959年,周林指示茅台酒厂说:“要保证茅台酒的生产,既要抓钢铁生产,又要抓茅台酒生产”,“对于你们(茅台酒厂)来说,钢铁是元帅,茅台酒是皇上。”

在散步时偶然一句话的指引下,各级政府积极调粮支持酒厂“献礼工程”,使1959、1960年茅台酒的产量分别达到820吨、912吨,真正实现了产量的“大跃进”。

此后十几年,茅台酒产量大都在二三百吨徘徊,直到1978年,产量才超过1千吨。而大跃进时期的“陈酿”后来一直无人问津,反倒是早先私人酒坊的酒成了茅台中的“珍品”。

最终,到了2003年,茅台酒年产量才达到万吨。但这些万吨茅台酒还会是“珍品”吗?答案不言自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