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时值乌克兰处于“风暴中心”之际,3月25日,乌克兰代理国防部长伊格尔·捷纽赫向议会递交辞呈,把职位交给58岁的米哈伊尔·科瓦利上将。捷纽赫称这一调整对于保持“最低限度国防力量”至关重要。

对于科瓦利上台,乌克兰议员布雷基涅茨说得更为直白,此前因乌克兰拥有克里米亚半岛,由海军出身的捷纽赫任防长有利于掌控黑海方向的“话语权”。现在随着克里米亚加入俄联邦,缺少海岸线的乌克兰已不太需要海军,由陆军名将科瓦利任防长更合适。

空降部队初露峥嵘

翻开科瓦利的履历,“冒险”和“担当”是主要的关键词,他敢于从事充满危险的军事训练科目,也习惯在矛盾的风口浪尖承担责任。

1979年,科瓦利毕业于前苏联卡缅涅茨-波多利斯基高等军事指挥学院,之后长期留校任教。不过,喜欢冒险的他多次请求前往充满挑战性的王牌部队,甚至表示愿意去阿富汗前线的第40集团军,这在当时受到享乐主义腐蚀的苏联军队中难得一见。上世纪80年代中期,科瓦利如愿进入有“蓝贝雷”之称的空降兵部队,在驻扎于基辅军区的第98空降师担任中级指挥员。

众所周知,冷战期间规模居世界第一的苏联空降兵是克里姆林宫手中仅次于核武器的战略王牌,其中又以第76、98、103和106等4个师的战斗力最强,可以在下达命令后的48小时内抵达千里之外作战。

据一位曾与科瓦利共事的老空降兵回忆,科瓦利善于组织和谋划多兵种合成的空降突击演习,特别对人员与装备车辆同区域投送演习尤其在行。有一次,科瓦利参加第98空降师所属加强营的紧急演练,搭乘伊尔-76运输机前往陌生地域。可是飞机升空后,大家才得知真正的降落地是顿河深处某机场,而那里也只是中转基地,最终目标是夺取一处“蓝军”武器仓库。当时目标地域气象条件恶劣,地面风速达到12米/秒(执行空降任务时通常要求地面风速不超过10米/秒),但科瓦利与诸多战友坚持在恶劣气象条件下跳伞,并在之后的战斗中快速进攻,打得假想敌无力招架。

也许是得益于在空降兵部队的优异表现,科瓦利被保送到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1990年,科瓦利从伏龙芝毕业后转入普斯科夫的空降兵训练中心。然而,正当他想要大展拳脚之际,苏联解体,苏军官兵都不得不选择新的效忠对象。科瓦利决定加入乌克兰国防军。

曾经“智取”俄军设施

1997年他在乌克兰国防部的军事进修班完成培训,全盘接受美国和北约的军事理论考核,这也是当年乌克兰外交上“全盘西化”的体现,目的是体现乌克兰在军事上全面与西方国家合作的“政治诚意”。

1997年至1999年,科瓦利担任乌克兰北方军区司令。1999年至2001年,他转任拥有最强部队的西方军区司令。2001年至2002年,科瓦利出任内务部队第一副司令。

之后直到2013年,他担任边防部队第一副司令。在此期间,科瓦利最著名的“军事行动”莫过于2008年“奇袭”驻克里米亚的俄黑海舰队岸上设施。当时,围绕黑海舰队驻军地位问题,乌克兰总统尤先科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之间的矛盾激化。科瓦利受命对克里米亚的俄军设施采取“断然行动”。鉴于俄黑海舰队在克里米亚拥有雄厚实力,并得到当地居民的支持,科瓦利决定用“智取”代替“强攻”。2008年3月17日,一批化装成游客的乌克兰强力部门成员夺取了俄黑海舰队位于格尼切斯克市的“火星-75”号导航站和水文站大楼,随即将其转归乌克兰交通运输部所有。这也是乌克兰政府首次成功没收俄国防部管辖的军事设施。

然而,科瓦尔再有本事,在如今克里米亚公投加入俄联邦、亲俄自卫队完全控制当地形势的背景下,要想重演昔日“奇袭”的成功,实在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陆军名将强硬亲美

俄政治分析师谢尔盖·马尔科夫向俄《观点报》表示,“科瓦利是前总理季莫申科的人,是乌克兰主要的亲美人物之一。更重要的是,科瓦利长年在乌克兰边防部队工作,这股力量长期受美国情报部门的影响,而科瓦利对此持宽容甚至支持的态度”。基辅议会任命科瓦利担任代理防长,势必进一步加强乌克兰的亲美集团力量。

马尔科夫甚至担心,由于具有强硬的反俄背景,科瓦利有可能挑起与俄罗斯的冲突。他表示“科瓦利有丰富的边防勤务经验,擅长地面作战,他是能让半岛形势陷入危险的人,因为他可以利用美国提供的资金,在美国和波兰情报机关的帮助下培训破坏分子,在克里米亚从事破坏活动”。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罗杰斯公开扬言,针对俄罗斯的“扩张威胁”,美国应该考虑为乌克兰提供“医疗、无线电设备或其他防卫性武器系统”,以便“让乌克兰自己保卫自己”。马尔科夫强调,虽然乌亲美力量无法战胜俄罗斯,但可能引发更多流血事件。

俄战略局势中心主任科诺瓦洛夫指出,科瓦利和基辅领导人已流露出邀请美国和北约在其境内部署反导系统的打算,以期逼迫俄罗斯让步,不过这一设想并不现实,首先乌克兰形势尚不稳定,美国和北约都清楚基辅政府的能力脆弱;其次,很多欧洲人反对接纳乌克兰加入欧盟,把它看作是需要投入大量金钱的萧条地区,是“不必要的添头”。

对于科瓦利乃至基辅决策层期待西方军援的问题,科诺瓦洛夫认为,北约不会为了乌克兰而与俄罗斯严重对抗,许多北约国家也不希望看到乌克兰加入北约,因为此举只对美国有利,却会让欧洲充满火药味。乌克兰只是可利用的“棋子”,一些国家可能会投入少量资源,然后期待获取一些利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